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2020年08月01日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横跨乌鲁班丹河的裕廊铁路火车铁桥。(叶孝忠摄)

作者 叶孝忠

发,沿着铁路,总有远方在尽头等待。

在外国旅行的时候,最喜欢的交通工具就是铁路和火车。轰隆隆的,很有出发的仪式感。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苏格兰高地Jacobite蒸汽火车犹如直接从哈利波特电影里驶出来。(互联网)

电影和艺术里所刻画的火车或火车旅行,也总是浪漫的。那慢悠悠的节奏,就能容许旅行的想像。走在铁路旁,我们会带着象征远行的吉他。

新加坡也有过铁路旅行的时代,英殖时期的铁路大部分已经拆除,保留了火车站、部分的铁轨铁桥,并逐渐改造成长约24公里的绿色走廊(Green Corridor)。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武吉知马铁路桥如今成了新加坡人运动和打卡的好去处。(roots.sg)

这段铁路曾经由新加坡南部的丹戎巴葛火车站出发,穿过郊区、次生林和泥沼,直达马来西亚的新山。

铁轨初建于20世纪初,连接了马来半岛上的主要城市,也将马来半岛的锡和橡胶送往新加坡港口,直到2011年,铁路和铁路沿线的部分土地还属于马来西亚铁道公司。随着土地交换协议的签署,马来西亚铁路的终点站被迁到了兀兰,而新加坡也重新取得铁道沿线的土地。

除了横跨南北的新马铁路,新加坡其实还有一条鲜为人知的裕廊铁路(Jurong railway),全长约19.3公里,启用于1966年,那是独立后经济开始大展拳脚的时代,铁路由武吉知马分支延伸到西部的裕廊码头及工厂等。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裕廊铁路(Jurong railway)。(叶孝忠摄)

这条主要作为运输原料的支线,可是建国时代的重要的经济动脉之一。随着裕廊铁路的启用,马来半岛的原料就能通过火路线送往裕廊的工厂,并进行加工等,而裕廊生产的货品也能通过铁路北上到半岛并出口到世界各地。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裕廊铁路主要作为运输原料的支线,可是建国时代的重要的经济动脉之一。(叶孝忠摄)

然而,后来随着陆路交通逐渐完善,这条铁路也渐渐失去光环,并于90年代中停驶,并逐渐废弃闲置。目前大部分的铁道已经拆除,但还好有一小部分的铁路及铁桥依旧保留了下来,作为昔日交通业的见证。

裕廊铁路所经过的路线,由武吉知马往西入金文泰、武吉班让并直达裕廊,不少已经被茂密的绿林所吞噬,要沿着铁路路线慢慢探索,变得并不容易。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被茂密的绿林所吞噬的轨道。(叶孝忠摄)

然而倒是有几处,我们依旧能拍摄到裕廊铁路的寂然身影,如横跨乌鲁班丹河上的火车铁桥,造型依旧古朴结实。

桥墩上长满了流浪的植物,像是一个被人遗忘的时代纪念碑,河水静幽幽的流淌著,失去了火车的铁桥,让时间静止了,还是消失了?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桥墩上长满了流浪的植物,像是一个被人遗忘的时代纪念碑。(叶孝忠摄)

如果我们愿意给它们一点时间,好好去注视一下,原来这些昔日的时光都还健在,躲在角落,默默的说着自己的故事。

我试图沿着火车铁路,寻找它的路径,轨道经过夕阳道(Sunset way),那么有感觉也很契合主题的地名。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新加坡的铁路不止迎来了黄昏,还遁入了重重的夜幕,逐渐让人遗忘了。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叶孝忠摄)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叶孝忠摄)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被岁月冲刷,文字早已模糊,但记忆中依然清晰。(叶孝忠摄)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昔日的武吉知马火车站。(叶孝忠摄)

在寻找铁路奔赴武吉知马的方向,发现铁路跨过金文泰路的路段,竟然有个已经整修过的火车隧道,铁轨和枕木都保留得完好。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整修过的铁轨和枕木都保留得完好。(叶孝忠摄)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隧道十分上镜,尽头有光有翠绿,绝对有潜力成为网红打卡热点。(叶孝忠摄)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叶孝忠摄)

隧道也经过修葺,銹迹斑斑的铁轨,老老实实的枕木,点点的绿意恣意爬行,两端通往的却是莽莽绿林,这个隧道十分上镜,尽头有光有翠绿,绝对有潜力成为网红打卡热点。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叶孝忠摄)

这个隧道口,虽然位于大马路边上,但由于没有清楚的标识,所以并不容易找到,我也不打算清楚的告诉你,有心人就能找到,这不是会更添加旅行寻幽探秘的乐趣吗?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有心人就能找到。(叶孝忠摄)

重新发现新加坡:鲜为人知的西部铁路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