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卸下部长职位后挑战 黄志明吁再检讨公平考量框架

2020年08月18日

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接受专访时说:“检讨公平考量框架可更好地保护本地PME,确保新加坡人能从事条件好的工作,但我们同时也继续借助全球顶尖人才的才华。”他早前曾指出,应正视如何“在入境人数和吸引最杰出人才到新加坡来之间,精确地平衡”。

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呼吁政府再检讨现有的公平考量框架,特别是针对专业人士、经理和执行员(PME)方面,透过政策的调整和技能培训,让PME“能够应对新经济环境的挑战”。

黄志明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检讨公平考量框架可更好地保护本地PME,确保新加坡人能从事条件好的工作,但我们同时也继续借助全球顶尖人才的才华。”

公平考量框架旨在要求雇主公平考虑所有求职者的机会和条件,黄志明并没有具体说明他希望政府对这框架做出哪些调整,但他早前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指出,工作准证和S准证的申请门槛已收紧,接下来应正视如何调整外籍PME所持有的就业准证,“在入境人数和吸引最杰出人才到新加坡来之间,精确地平衡”。

聚焦PME需求是职总未来重点

新加坡劳动队伍中,有近六成居民是专业人士、经理、执行员和技师(PMET),聚焦PME的需求是职总下来的一个重点,职总也打算设立一个组织来保障PME利益,详情有待日后公布。

政府今年2月才调整了公平考量框架,加重违例雇主的惩处,涉及的歧视行为如果恶劣,雇主甚至可能被罚24个月禁止聘用外籍员工。

尽管如此,这个包括要求雇主在申请就业准证前先在MyCareersFuture.sg求职网站刊登招聘广告的框架,仍备受诟病。舆论认为,框架重视的不外是形式,没有具体约束力,也因此常有人要求为雇主设立配额,限制他们可雇用的就业准证持有者。

黄志明受访时说:“确保新加坡人在求职时不受歧视,我们设了公平考量框架,在防范工作无故流失方面,我们则推出了公平裁员框架,我们必须让这两者如何相辅相成,全面地保障劳动队伍中的新加坡核心掌握最好机遇。”

劳资政协作伙伴早在2016年就制定了《劳资政冗员管理和负责任裁员指导原则》,职总上月再推出公平裁员框架。两个框架的一些条款重叠,例如呼吁企业在裁员过程中避免歧视本地员工。

针对此时再推出新的框架,黄志明坦言,这么做是要大家聚焦于裁员——这个经济下行时不得不关注的课题。

他强调,与之前劳资政原则不同的是,新框架旨在让人记得三大原则:捍卫新加坡人核心,但同时欢迎外籍员工以强化劳动队伍;及时干预以保住工作,降低成本以保障就业;以及提供就业援助,包括提供合理的裁员福利和帮助员工配对新工作。

他也说,推出新框架也并非基于本地已出现许多不合理的裁员行动。

上月底,服务之鹰亚洲公司(Eagle Services Asia)进行两轮裁员行动,被指未与相关工会取得共识,就单方面裁退员工。

黄志明随即授权工会进行秘密投票,让员工决定是否应该对这家由飞机引擎制造商普拉特·惠特尼公司(Pratt & Whitney)和新航工程(SIA Engineering)合资的公司采取合法劳工行动,投票结果显示工会获得员工大力支持。幸好后来双方达成协议,新加坡才不至于在相隔34年后,再次发生合法罢工行动。

对此,黄志明说:“如果说裁员是下策,采取劳工行动就是下下策。那上策是什么呢?就是使用职总公平裁员框架,在困难的环境中协助公司持续营业,尽量保住工友的工作,防范不愉快的裁员过程。”

他也说:“作为秘书长,不管是哪一方面我都要做好准备,包括做好心理准备。在做决定前,我得自问有没有好好考虑到各个解决方案,劳工行动是下下策,因为结果必定是两败俱伤,往后的日子,我们与公司管理层还能如何制造双赢局面?”

谈卸下部长职位后挑战 黄志明吁再检讨公平考量框架

大选尘埃落定,职总秘书长黄志明全心全意扛起疫情中“保工作、保生计”的重任,承诺竭尽所能为员工谋福祉。

黄志明:不是内阁部长也会尽全力推动工运

7月24日,离大选尘埃落定不过短短两周,率领四人团队到盛港集选区应战但败北的职总秘书长黄志明,即推出公平裁员框架,以行动证明大选结束,他已全心全意地扛起疫情中为工友“保工作、保生计”的重任。

职总今年2月成立的就业保障联盟(Jobs Security Council)已为2万名员工配对新工作,加入联盟的公司从6月初的7000家增至目前的超过9000家,比原本设下第一年吸引1500家企业加入联盟的目标,多出了五倍。

黄志明说:“这个机制奏效固然让人欣慰,但这样的成功配对率也反映出本地经济所承受的冲击。”

诸多计划要执行、诸多解决问题的方案要制定,原是总理公署部长的黄志明在满满的工作议程中,是否曾遗憾自己不再是内阁的一员?

对此,黄志明坦言:“与企业交流时,当部长自然有一些好处,但就如报章所刊登的读者来函所说的,秘书长不再是政府的一分子,让工运更能有表达独立观点的空间。”

他也强调:“就算我已经不再是内阁部长,我仍会竭尽所能做工会头应当做的事,这跟我是否担任其他职务无关。再说,我是由工会代表推选出来的,不管我是不是阁员,我对工运仍有我应尽的责任。我会继续致力于为工友谋福祉,特别是继续扮演劳资政伙伴的重要角色,推进三方的协作。劳资政协作始终是新加坡经济取得成功的不二法门,这个信念我不曾动摇过。”

被询及至今有没有资方因为他不再是阁员而改变态度,黄志明笑说:“我还没碰到,有的话,你要告诉我。”

跟职总“同居”而不结婚 疫情期间逾百中小企业设工会

冠病疫情推高中小企业设立工会的意愿,过去约八个月里,已有超过100家中小企业完成设立工会的实质安排,让它们所雇用的约8000名员工可享有工会会员的福利与援助。

职总秘书长黄志明日前在本报专访中,透露更多中小企业设立工会的趋势。职总助理总干事杨木光随后受询时说,这样的成绩让职总得以放眼到年底能有150家中小企业设立工会。

杨木光把这个增加趋势归功于黄志明愿意打破思想框框,不拘泥于设立工会的安排一定要具法律约束力。

企业更愿意透过劳资政网络强化能力

他解释说,中小企业多年来就是担心被法律绑手绑脚而不愿意设立工会,之前甚至有企业愿意为所有员工缴付会费,让员工享有职总提供的福利,但前提是不要设工会。

杨木光形容,目前的安排有如职总跟中小企业签署“同居协定”而不是结婚证书,但双方都不排除假以时日签署结婚证书的可能性。“虽然没有结婚证书的约束,却有结婚之实,个别工会还是努力把双方拉得更近,工会为中小企业提供的服务与其他企业没有两样。”

至于为何有更多中小企业要与职总“试婚”,杨木光认为,主要是因为劳资关系跟过去已经大不同,企业更愿意透过劳资政网络,强化资源与能力。

例如,一个卡拉OK业者眼见迟迟不能复业,希望借助工会为员工培训,加强员工能力。这个业者也要同时物色合适的工作岗位,为打算离开的员工配对工作,并且探讨如何透过职总推出的“商业与科技运作蓝图”(Operations and Technology Roadmap),了解能如何重塑企业。

商业与科技运作蓝图与一般为员工提供培训的做法不同,职总会先向企业了解它们的业务需求和转型目标,再探讨企业所需的科技、程序与人才,再与诸如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等机构合作,弥补企业在科技方面的不足,并为员工提供合适的培训。

职总发言人受询时说,冠病疫情暴发前,已有不少公司在探讨转型与提升问题,包括探讨怎么协助操作员转型为技工。疫情蔓延后,随着不少公司裁员时,先裁退外籍员工,商业与科技运作蓝图的当务之急,是如何使这些工作“在地化”,也就是重新设计这些工作,吸引新加坡人去做。

记者:何惜薇

摄影:李健玮

摄像:严宣融

剪辑:涂汶声

编导:陈劲禾

谈卸下部长职位后挑战 黄志明吁再检讨公平考量框架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