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A货杀手

2020年08月20日

假货和仿冒品一直是世界性的难题,其中又属中国是山寨大国。

但假货的危害真的不是一点点。

不止让消费者受骗,损失钱财,假货害死人的新闻也是屡见不鲜。吃了假酒假药危害健康,用山寨手机更是安全事故频发。

所以打击假货的意义,是保护我们每个人的幸福和安全。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在新加坡似乎就很少见到假货。所以,新加坡打假和保护品牌有什么秘密武器吗?

01.在这卖假货,后果很严重

目前市面上假货的重灾区主要是高端服装皮具和电子产品,这两类产品售价高,让造假者有利可图。

但是,要想在新加坡卖假货,可没有那么容易,因为后果很严重……

新加坡执法部门一般是怎么打假的呢?

第一招,突击检查。把造假者打个措手不及。

2019年3月,新加坡刑事侦查局在实龙岗Nex以及裕廊坊这两个购物中心同时展开了突击执法行动,逮捕年龄介于32岁至42岁的两名女子和一名男子,并起获了3392个背包、钱包及衣物等仿冒商品,市价估计高达23万9000元。

新加坡:A货杀手

去年12月,新加坡警方开始严厉打击山寨机的行动,对当地的电子商场森林广场突袭,起获市价32万新元(约合人民币158万元)的盗版电器商品和山寨机,逮捕15人。

新加坡警方发表声明指出,刑事侦查局人员12月2日上午突袭森林广场12间电器零售店,查获大批触犯版权法的仿冒电器商品和手机,以及伪造的认证标签、知名品牌商标贴纸和知名电器产品文件等。

新加坡:A货杀手

警方表示,这些知名品牌的仿冒手机主要来自海外,尤其是中国地区,调查工作还在进行中。

第二招,一旦造假售假被抓,重罚!

根据新加坡法律,非法持有侵犯注册商标的物品(也就是造假),并用来生产或贩卖用途,一旦判刑确定,每件盗版品将可罚款1万新元(约合人民币4.9万元),以10万新元为上限,或最长五年监禁,或两者兼施。

如果不是初犯,那么后果就更严重了。今年8月15日,新加坡警方抓获3名嫌疑人,他们涉嫌在Carousell上售卖二手假货。虽然此次涉案金额只有9800新币,但是因为他们并不是初犯,这次将面临最高10年监禁的超严厉处罚。

所以,对比新加坡就会知道,中国为什么会成为山寨大国。

道理很简单,因为制假售假处罚力度太小了!

中国的《产品质量法》诞生于1993年,其中规定“产品质量检验机构、认证机构伪造检验结果或者出具虚假证明的,责令改正,对单位处50000元以上100000元以下的罚款,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10000元以上50000元以下的罚款”。

时间过去了24年,罚款标准仍停留在5万元标准。相比制售假者获得的暴利,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新加坡:A货杀手

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门曾经披露过,2016年全年,共排查出4495条销售额远超起刑点(5万元)的制售假线索,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比例不足1%。

200万的案件罚款20万,5万以下没有刑事责任,5万以上最多7年。这些处罚条款对比收入所得,是不是犯罪成本实在太低了?

新加坡:A货杀手

再以美国为例,联邦法律规定:制假售假初犯者将面临10年以上的监禁,重犯者将面临20年以上监禁和500万美元的罚款,因假货造成死亡后果的个人将会被终生监禁。而对于公司处罚就更加严厉,罚金高达1500万美元。

所以造假的后果,要么是倾家荡产,要么是半辈子牢饭。重刑之下谁还敢犯?

所以马云就曾经公开呼吁过,中国政府应该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假货。

新加坡:A货杀手

02. 被山寨大户:小CK

虽然在新加坡,假货很难生存。

但是新加坡却有一个被山寨大户,小CK。

小CK指的是创立于1996年的新加坡快时尚品牌Charles & Keith,称呼中的“小”字是为了和美国时尚品牌CalvinKlein作区分。

2011年小CK在上海成立中国总部,其官网信息显示,目前该品牌已在全国各地开店291家。即便疫情让线下零售遭遇沉重打击,小CK依旧保留着开新店的节奏。店里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在中国,小CK一直是社交媒体上的大热门,在种草平台小红书上有13多万篇相关分享。

和快时尚巨头H&M、Zara相比,小CK价格更低。主营的包、鞋等配饰价格多为200-500元,受众群体广泛。小CK的产品也沿袭了快时尚品牌一贯的追求潮流、设计感的风格,尤其受还在校园,或是刚工作的年轻女孩喜欢。去年,小CK还请了古力娜扎担任品牌代言人。

新加坡:A货杀手

人气高,麻烦也就来了。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陆续有全国各地的消费者在逛街时遇到高仿小CK。这些店铺的门店设计、Logo设计和小CK一模一样,有些是驻扎在商场外的快闪店,有些还开在商场内。

根据消费者反映的情况来看,这些店几乎一直在打折,商品摆放得很密集,款式看起来和小CK的没有不同。很多人开开心心买了一堆回家后,仔细查看标签才发现自己买的是“Chanrs & Keath”、“Cherlss & Keich”、“Chanes & Kelth”、“Chermas & Kaeth”、“Chetoes & Kaith”……

新加坡:A货杀手

正牌小CK的名字是由两个创始人CharlesWong、Keith Wong的名字组合而来,而高仿只抓取了两个首字母,然后像是随意选取了一些不存在英文词汇一样,来混淆视听。

“当时真是脑子进水了!”一个小红书用户这样写道,“看到店就进去买了,没想到是假货。”

新加坡:A货杀手

如果仔细查看票据,还会发现上面写着“离柜概不退款”。有消费者表示,在被柜员拒绝退货之后,自己打了12315投诉、又找了商场管理员,才得以维权。但也有人称,打了12315也没办法。

许多人提到,被这些高仿门店混淆的重要原因是它们很多都开在知名商场和商圈内。例如万达、上海龙之梦、上海田子坊、成都春熙路、南京大洋百货、南京新街口、厦门中山路、广州时尚天河等等。一些店甚至与正牌小CK距离仅有几百米。

界面时尚从接近小CK人士处了解到,品牌早就在处理这件事。

2019年8月28日,小CK的上海子公司桦洁商贸有限公司发布声明称,已发现这一不正当竞争行为,并严正声明自己是Charles & Keith品牌在大陆地区独占许可使用人。

新加坡:A货杀手

然而将近一年过去了,小CK的高仿店仍没有消失,继续高调地出现在人们视线中。界面时尚近日在上海多个热门商场都看到了小CK高仿店的身影,店内客流不绝。

在所有高仿店中,出现较多的品牌是“Cherlss & Keich”和“Chermas & Kaeth”。

在网上还能搜到Chermas & Kaeth的加盟信息。该品牌称自己为“新加坡快时尚新锐设计师品牌,专注鞋包饰品行业24年,从走出新加坡,一跃成为国内外炙手可热的轻奢品牌”。

新加坡:A货杀手

03. 怎么保护品牌与创意?

小CK山寨店在中国大行其道,还是因为钻了监管的空子。山寨品牌只要使用高仿商标和高仿名就可以免于惩罚,但是其高仿程度已经足够误导消费者了。

这也反映出,中国目前打击假货还是停留在打击同品牌名的层面,而没有深入到真正保护设计和创意的只是产权本身。

那么新加坡这边是怎么做的呢?

配合世界知识产权日,新加坡知识产权署重点宣传他们最新推出的“设计注册计划”,目前共有30多名本地设计师加入计划,申请注册设计权,并在政府的帮助下扩大他们设计的宣传。

本地玉饰品牌Choo Yilin创办人朱依琳(37岁)将保护品牌的知识产权(IP)比喻为“看牙医”

“很多设计师和商家觉得申请保护IP和聘用知识产权律师是很麻烦的事,就像人们很怕定期看牙医,等到牙齿蛀烂了,才找牙医也只能拔牙,于事无补。”

新加坡:A货杀手

朱依琳在2009年自创玉饰品牌Choo Yilin,树立现代时尚玉饰的标志,打破玉镯是只有奶奶穿戴的刻板形象,成功吸引了许多年轻消费者。她目前的计划是把品牌带到国际市场,在新加坡知识产权署(IPOS)的建议下,拟出一套保护品牌IP的策略,“咬牙”一次过注册商标,申请保护品牌IP,同时还在海内外聘请专管IP的律师处理产权的法律事务。

她说:

“我是从惨痛的经验学来的——这五六年来,不少忠实顾客充当我的‘线人’,通知我有哪些品牌推出跟我相似的玉饰,我才知道被侵权了。有许多走出海外经商的朋友劝我一定要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因为海外的抄袭者比本地还魔高一丈。”

新加坡知识产权署的专利、设计、植物品种注册司长叶致健(Alfred Yip,39岁)说,去年世界知识产权日推广商标注册的意识,今年则聚焦在本地设计师。新加坡为了支持本地设计与创意工业的发展在2018年10月30日修改设计注册法令,共有四大方面的更新让设计师能更容易地保护他们的设计和创意。

首先,法令加强设计师的拥有权,任何受委任的设计,设计权自动属于设计师。第二,法令扩大设计权所保护的范围,以往同一件设计要生产至少50件才有资格注册设计权,但现在连手工艺品,甚至没有实体的虚拟设计也能申请知识产权保护。

以往备受争议的颜色也可得到设计权的保护,叶致健说:

“单是颜色的保护不被允许,该颜色必须出现在特定的设计上,譬如OFO共享脚踏车的黄色必须应用在自家的脚踏车设计上。”

另外,新加坡也把注册设计权的宽限期延长到一年。当今很多本地设计师会把新作品带到海外展销,叶致健说:

“不管他们在何处展出,仍能在12个月内申请注册,这是给予设计师和品牌足够在市场探温的时间。”

新加坡:A货杀手

最后,只要是在同一个系列或类别中,设计师和品牌能在单一的申请中同时注册高达50件设计。玉饰设计师朱依琳说这对首饰、服装和家具设计师尤其方便:“我们只要能证明同个系列中的设计源自同一个灵感和设计理念,就能同时保护整个系列的IP。”

新加坡:A货杀手

叶致健透露,和10年前相比,知识产权意识在新加坡不断提高,商标注册至今取得45%增长;专利注册和设计注册的增长则是13%和17%。他说:“知识产权意识在本地仍是萌芽期,我们现阶段相等于40年前的美国。我们要鼓励本地企业和设计师把保护知识产权的策略融入品牌的经营和建设中。

Dyson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设计工程师詹姆斯戴森在1983年研发首个无尘袋吸尘机后,就坚信独一无二的设计和专利能大大增加品牌的价值,才有日后衍生出的无桨叶风扇等。”

在注册知识产权之前,叶致健建议商家和设计师透彻地审核品牌和产品有哪些IP资产;哪些IP是能推动品牌业务增长和销售的;哪些无形资产是让品牌与众不同,能够增加竞争力的。

换句话说,肯定知识产权也即是对创造力和原创性的肯定,辨别自己有什么地方比别人独特,然后极力地维护这个原创和独特性。

新加坡:A货杀手

为了消除公众对知识产权的误解和畏惧,新加坡知识产权署定期举办系列讲座和一对一“诊所”,免费帮助品牌和设计师进一步了解IP策略,同时也提供收费的法律咨询服务(IP Legal Clinic),以及“IP价值实验室”(IP Value Lab),帮助有需要的企业和设计师发掘和经营自己的无形资产。本地人也能透过新加坡知识产权署接洽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了解如何在其他国家注册知识产权。

除了一些成熟品牌,新加坡的手作品牌也受到保护。

有了设计注册新法令,不只是要进军海外,有一定规模的本地品牌,连小型的手作品牌,如Tiny Supply也开始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喜爱陶土手工的刘嘉琳(31岁)和妹妹刘瑞琳两年前创办了这充满童趣的品牌,用陶土制造和手绘出各种动物,如独角兽、猫咪和狐狸造型的碗盘、饰品等。

刘嘉琳说:“我们希望制造出实用又好看的艺术品,把快乐和欢笑带给使用我们产品的人。”然而,她们从一个被侵权的本地首饰设计师的恐怖遭遇中了解到,这欢笑和品牌的创意是如此不堪一击。

新加坡:A货杀手

刘嘉琳说:

“我们了解到有个在社交媒体上售卖自制首饰的女生,因为没有注册商标而被无良人士剽窃她的创意,对方用了一个跟她品牌很相似的名字和商标,因为他们付得起钱在网上打广告,业务蒸蒸日上,导致客户分辨不出她和这个抄袭者有何不同。最终她必须改头换面,重新来过。”

为了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两姐妹立即注册自己的商标,“保护我们的品牌和促销策略,阻止别人用跟我们相似的名字、商标和业务概念,在网上蹭原品牌的热度。我们本以为自己是小咖,没去想到有被侵权的可能。但现在我们有意扩充业务,就更应该认真思考IP,所以当IPOS找我们加入‘设计注册计划’时,我们觉得这正是注册IP的好时机。”

知识产权是创作个人和企业所拥有的无形资产,大致上可分为能注册和无法注册两种:可注册的主要包括商标权、设计权、专利权和植物品种等。在新加坡,著作者的创作只要以有形的形式存在,他们便自动享有版权保护,无须注册。

另外,品牌独家的秘方也无法注册,但新加坡知识产权署会奉劝品牌限制某阶层的员工能获取,并设定保密协议来保护这些机密资料。

新加坡:A货杀手

所以可以说,新加坡目前对保护品牌创意和打击仿制假货是双管齐下,同时借助有针对性的立法,让假货在新加坡无所遁形。

资料来源:

1. 天下网商:中国制售假货犯罪成本太低,法学专家呼吁加重刑罚

2. 中国经济网:马云呼吁“像打酒驾那样打假货” 多名两会代表委员响应

3. 早报:保护品牌与创意 知识产权知多少?

4. 界面新闻:真假小CK终有一战 这个新加坡快时尚品牌正面临高仿的威胁

5. 每日头条:千万别在新加坡卖A货,后果很严重!

6. 早报:三人涉卖价值23.9万元假货被捕

-END-

新加坡:A货杀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