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2020-06-17     990

新加坡以其风格迥异的多元文化以及独特的殖民历史成为一个东西方文化冲击交汇之地,在这里不同族群和平共处,中西合璧、土洋混杂,使得新加坡成为一个很“啰扎”的地方。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新加坡眼)

这里的“啰扎”(Rojak)是新加坡的一种街头小吃,是将花生碎与豆芽、绿叶蔬菜、豆卜、油条、菠萝及黄瓜放入发酵的虾酱混合搅拌而成的一种结合华族和马来族风味的小吃,由此引伸而来的新加坡俗语“啰扎啰扎”就是指很多元素混搭掺杂在一起的意思了。

纯粹经典的欧式建筑

在南洋岛国新加坡,就有这样一组纯粹经典的欧式建筑——赞美广场,英文名CHIJMES,它是位于新加坡市中心维多利亚街和桥北路之间的一组建于1840年至1841年之间的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欧式建筑群。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新加坡眼)

建筑群以一座宏伟的哥特式大教堂为中心,周围环绕一座宽阔的内庭院,其中还有一个下沉式庭院广场以及内庭院周围的二层和三层的欧式建筑,建筑群平面呈长方形院落式布局,院落有两面是以单层的西班牙式建筑围合。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去哪儿旅行)

这座建筑群原本是一座天主教的修道院,后来用来收留孤儿,继而成为一座学校,在建筑内挂的一些老照片上还可以看到当年很多学校里的孩子一起在庭院内的留影。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nestia)

赞美广场前世

赞美广场由殖民时期著名建筑师 George Coleman (也是前国会大厦的设计师)设计,起初只有古德威尔屋 (Caldwell House) 这一栋建筑,是当时高级市政官秘书的宅邸。Beurel 神父于 1853 年买下了这栋建筑以及周边的几块土地,目的是要建一间女子学校。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默默答)

随着时间的推移,古德威尔屋周围逐渐出现了一些其他建筑,最显著的当属 1904 年建成的盎格鲁-法国哥特式大教堂。教堂的每根圆形石柱的柱头上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热带花卉或鸟儿的印记。从1854年到1970年代,该学校的部分建筑还充当修道院孤儿院,仍然伫立在维多利亚街的希望之门 (The Gate of Hope) 是旧时弃婴的希望,被丢弃在此的婴儿会被修女们收养。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ghettosingapore.com)

该孤儿院接纳了许多来自贫穷或破碎家庭的孩子。后来,因为在门口发现越来越多被遗弃的婴儿,所以在1970年代到1995年,建立了弃婴之家。许多婴儿由于残疾,疾病,贫穷和迷信等各种原因而被遗弃,例如“虎年”女孩给家人带来厄运等等。幸存者接受了免费教育,并学习了职业和家庭技能。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ghettosingapore.com)

华丽重生

新加坡在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改造方面有着不少创新成熟的经验,赞美广场就是这样一个成功的范例。这组老欧式修道院建筑在沉寂多年后经过翻新改造而后华丽转身,现在已然成为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时尚高端餐饮娱乐休闲中心,汇集了许多酒吧、高级餐厅、精品商店和艺术画廊。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nestia)

教堂现在是一个多用途礼堂,名为赞美礼堂,用于餐饮、购物、音乐演奏、戏剧表演以及婚礼。而古德威尔屋现在则是一个画廊,两座建筑都被列为新加坡国立古迹。作为新加坡最精美的宗教场所之一,它的石膏装饰图案、壁画和比利时彩色玻璃窗在今天仍然能引起人们的惊叹。赞美广场绿茵草坪、大理石瀑布、庭院和新古典主义风格建筑,无不让赞美广场成为新加坡知名的拍照胜地。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默默答)

洁白的哥特式建筑在湛蓝色天空幕布的映衬下,显得精致玲珑、令人陶醉。如果能赶在非工作日的下午前往赞美广场,那你将感受到这个地处市中心的修道院内难得的宁静与惬意。尤其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时分,广场内大大小小的酒吧餐厅都开张了,庭院内火树银花、灯红酒绿,吸引了很多当地人以及游客在这里休闲享乐。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图片来源:nestia)

狮城DNA | 一个美丽又浪漫的宗教场所一一赞美广场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