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首起校园命案的悲剧:写给生命嘎然而止的13岁少年

189天前     1,122
狮城首起校园命案的悲剧:写给生命嘎然而止的13岁少年

7月19日下午,老字号名校立化中学传来中四学生随机砍杀中一学生的新闻,霎时震惊四方。(新明日报)

作者 卢丽珊

7月19日下午,新加坡老牌名校立化中学传来中四学生随机砍杀中一学生的新闻,霎时震惊四方。

我和许多人一样,一天都目不转睛追踪网上、报章和电视新闻。第二天,我们就知道行凶者是精神病患,跟13岁的你无冤无仇。

我们从一开始的不能相信、不要相信,到必须相信。痛心的感觉一直猛力的挤压着心灵,辗转再思量,思量后再难眠。

狮城首起校园命案的悲剧:写给生命嘎然而止的13岁少年

公众在立化中学校门口鲜花给逝世的13岁少年。(联合早报)

因为gag order,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明天,明天的再明天,你可能只是众多新闻事件中的一个人物,一个数据,很快就淡化在人们的记忆。

然而,因为真的太痛心,我们又不应该忘记你,不能忘记你。

不该忘记,因为你在稀松平常的一天告别爸爸妈妈到学校上学,在原本最安全的学校被残暴砍杀、倒下,再也没能回家。目前的初步调查显示,你甚至不认识施暴者,就突然成为牺牲者。

狮城首起校园命案的悲剧:写给生命嘎然而止的13岁少年

警方与调查人员在立化中学查案。(法新社)

凶杀案的社会性、突发性、随机性和残暴性,犹如刺耳高分贝的杂音,划破新加坡相对和谐宁静的长空,让人极度痛心和不安,我们怎能轻易忘记?

不该忘记,因为就算是不认识你的人,都为你感到痛心和悲伤,我不能想像你的父母、家人、同学和老师该怎样面对没有你的日子,如何make sense你嘎然终止的稚嫩青春生命,以及毫无预警离开他们的血腥方式。

他们要比我们这些不认识你的人要难过和震惊多少倍?我们不该让他们白白承受这样的痛苦,因为下一个悲剧可能在哪个不知名的角落默默的酝酿着。

不该忘记,因为即使我们昨天无法保护到你,我们在未来一定要尽力保护跟你一样应该快乐和安全上学的每一个学生。

我们无法阻止已经发生的悲剧,也无须忙乱的苛责,但是我们必须有深刻审视、反思和反省的能力,去追溯悲剧发生的种种原因,以及必须采取的措施和方案。

狮城首起校园命案的悲剧:写给生命嘎然而止的13岁少年

(新明日报)

它不是一个冷静自若的举行个记者会就能交待过去的事件而已,它是个发生在校园,在每个努力尽忠职守老师们眼皮底下,却丝毫无力逆转和防止的低度恶劣悲剧,一个必须激起千层浪的悲剧。

我们还可以做什么以确保校园更加的安全?我们还可以弥补哪些安全上的隐患?

在我们追求好成绩的同时,我们有没有一样重视学生精神上和心灵上的健康?我们的教育制度举世闻名,名校光环下的学生是不是健康快乐的成长?

不该忘记,因为孩子除了是家中爸妈的心肝宝贝,每个年代孩子的塑造和成长都是国家社会的整体大工程,是教育政策的标杆性成就,是未来建设国家的核心栋梁、少一个,伤一个。

我们一代代的培育,替换一代代的凋零,又奋力接着培育新一代,以保持国家的竞争力。少年强则国家强,我们有没有想过,我们一代代积累和传承,用以灌溉幼苗的教育、精神和情感养分是否充足、丰富、还是比之前更贫瘠、更空洞?

尤其是处于互联网时代、网际无边、诱惑无垠、管束艰难的新时代里,家长们的担子一点都不比我们父母的年代轻松,还反而更具有难度和有挑战性。

狮城首起校园命案的悲剧:写给生命嘎然而止的13岁少年

学生是未来建设国家的核心栋梁。(新明日报)

打从年幼以来,科技产品的过度依赖和运用对于家庭关系上的变异有目共睹,却往往变成理所当然,甚至被家长视若无睹。我们试问有没有为年幼的孩子创造一个更安全、价值观更健全、人际关系更和煦温暖的环境?

不该忘记,因为一个悲剧产生两名受害者。死去的孩子万万分不幸,活下来的更要面对法律的制裁,眼前是惩戒和改造的漫漫长路。

未来,犯罪后带来的标签、社会舆论及目光,以及道德上的审判都一定困难重重,何况他还是一个生了严重精神病的大孩子。我们社会该如何面对他、治愈他、包容他将是我们公民社会的未来功课。

毕竟,一个未成年精神患者的反社会行径绝不是他自愿缔造的悲剧,而是反映我们自以为完美幸福、可以洋洋得意的自豪的富裕社会,还有太多需要改进和提升的空间。

在我们极度理性甚至习惯性冷漠的人际关系中,教育部除了确保案发现场全体学生脆弱心灵得到深度、充分和专业辅导和修复,我们也不要忽略内心最柔软部分的悲痛情绪,适当的给予表达和宣泄的人性化空间。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从部长、教育长官、教师、家长和社会有良知的每个擅于思考、表达、有权力和能力改变和改善现状的人,我们一定不要忘记我们昨天一口气失去两个孩子的血淋淋伤口。

我们要尽全力在下一个悲剧发生、下一滴无辜血液流下前好好的保护好社会的宝贝幼苗。

狮城首起校园命案的悲剧:写给生命嘎然而止的13岁少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