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让“极右翼民粹主义”在新加坡萌芽 得看政府如何平息“民怨”

141天前     924
要不让“极右翼民粹主义”在新加坡萌芽 得看政府如何平息“民怨”

(联合早报)

作者 祥子

加坡对抗冠病疫情的战争轰轰烈烈,不知不觉已经19个月,政府的成绩如何,人民心中自有评价,而政府对人民的表现也有一番看法。

要不让“极右翼民粹主义”在新加坡萌芽 得看政府如何平息“民怨”

2021年的国庆庆典的顺利举行,是新加坡抗疫道路上的一大里程碑。(海峡时报)

人民将我国政府与其他国家的政府作比较,政府也看到新加坡人异于别国人民的特点。

政府对人民的看法,最近成为部长们的演讲重点之一。

例如财政部长黄循财近日在南洋理工大学学生会举办的常年部长论坛上说,冠病危机让全体人民更加团结一致,并加强大家的社会责任感。

要不让“极右翼民粹主义”在新加坡萌芽 得看政府如何平息“民怨”

财政部长黄循财出席南洋理工大学学生会举办的常年部长论坛。(南洋理工大学学生会提供)

尽管不少人对开放边境与否,开放到什么程度,有不同的看法,但人们的观点差异并没有形成官民立场的对立。

在我国人口中已有78%完成疫苗接种,没有接种疫苗者已成少数。

之前网上还有不小的反对声音,批评政府差别对待已接种和未接种的人,如没接种或未完成接种的人现在只能到小贩中心和咖啡店堂食,餐馆“恕不招待”,让这群人成了“边缘人”。

所谓的“差别对待”或“歧视”是个伪命题,有接种没接种本来就是有差异。有接种的人已开始对没接种的人提高防备之心,尤其是近日来确诊人数又见突破100,客工宿舍又见暴发疫情,感染群在全国各个角落出现,让人有点防不胜防。

好几个欧洲城市发生拒绝接种疫苗的人上街示威,抗议他们受到差别对待,在新加坡这种抗议示威不会出现,这是我们与西方国家不同之处。

要不让“极右翼民粹主义”在新加坡萌芽 得看政府如何平息“民怨”

对防疫政策极为不满的比利时布鲁塞尔民众,走上街示威。(路透社)

因严重过敏而不能注射或是不敢注射疫苗的少部分人,在生活上所遭受的不便,值得同情。政府还是应该尽量关注他们,主动与他们沟通,消除他们心中存在的恐惧和误解。

另一员抗疫大将卫生部长王乙康一周前在欧洲商会闭门对话会上的致辞,不少话是说给外国投资家听的,在演讲尾声他不忘表扬国人当中人与人之间,人民与政府之间存在的互信。

要不让“极右翼民粹主义”在新加坡萌芽 得看政府如何平息“民怨”

卫生部长王乙康。(通讯及新闻部)

他说,这种上下的互信是来自政府行动的一致性、对新加坡的局限性的认识、长远的目光,以及保持新加坡安稳的强烈使命感。而新加坡人遵守纪律,具有社会责任感。

总说一句,“我们比冠病疫情暴发之前更加团结”。王乙康对国人的团结给予高度评价与黄循财的论调一致,可以代表整个领导层的立场。

《联合早报》言论版在8月23日刊载了王乙康的这个演讲。其中一些微言大义,似有所指。

要不让“极右翼民粹主义”在新加坡萌芽 得看政府如何平息“民怨”

(联合早报)

当他提到“部分外籍员工过度集中在某些行业、公司和地区,以及一小撮雇主的不公平和歧视性的雇佣行为”时,指出了人民的“怨恨”,政府将坚决处理这些问题,否则“怨恨就会增长,为极右翼民粹主义政治提供聚集力量的肥沃土壤,我们有决心绝不让这类政治在这里扎根”。

王乙康欲言又止,言外之意不难理解。 这里所说的外籍员工问题,相信大家心里有数,政府一方面提醒人民不要仇外、排外,一方面也不敢不严肃看待这些不满情绪滋长的缘由。

政府如果只是一味警告人民,却没有采取行动平息民间的“怨恨”,等于为反对党提供弹药,加强他们的政治资本。

政府必须珍惜官民之间的互信,政府会办事肯办事,有坚持的地方也有发挥韧性的时候。“极右翼民粹主义”的滋长是对人民的提醒,更是政府的自我警惕。

不让“极右翼民粹主义”有萌芽机会,就看政府接下来采取什么行动,有针对性的,有实效地解决问题。

政府能消除民间的任何怨恨,则人民与政府之间的互信将会不断加强,互信是抗疫和疫后恢复的不可或缺的本钱。

要不让“极右翼民粹主义”在新加坡萌芽 得看政府如何平息“民怨”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