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政府到底如何帮助滞留的马劳

2020-08-16     1,353

今年三月中旬,马来西亚宣布封锁边界,仓促之举令许多马国工人滞留在新,甚至流离失所。当时,新加坡各界纷纷接济这群工人,甚至开放门户收留他们,彼此之间建议了长久的友谊。

新加坡政府到底如何帮助滞留的马劳

当时听说马国工人因为边境封锁而流落克兰芝地铁站时,30岁的媒体内容创作者Kelly Kanaga毫不犹豫地将自己原本就不大的家,开放给陌生人。事实上,她现在住着的租赁组屋,也是一年前才有的;打从五岁开始,Kelly和家人就因为没有自己的房子而不断搬迁。目前Kelly一家四口住在马西岭一个三房式组屋单位。她说:“自从失去自己的家后,那么多年来,我们都寄宿在别人家,所以我很了解他们的感受。”

马国工人夜宿地铁站

新加坡政府到底如何帮助滞留的马劳

由于新冠疫情暴发,马国政府于3月18日封锁边界,导致许多天天往返新马两地的马国工人流离失所;《今日报》当时报道了他们夜宿克兰芝地铁站的情况,获得网友超过11万6000次的分享,这篇报道也获得《大流行故事奖》(Stories of a Pandemic Awards)3月份最佳故事的殊荣。

这篇文章也激发许多新加坡人,为这些工人开放门户,或者分发食物和毛毯。

那个时候,Kelly就收留了两名在她姐姐公司当清洁工的马国工人,长达两个月;而在Kelly找上自己之前,48岁的Kasturi Karpanan正对要在哪里落脚伤脑筋。为了能继续留在新加坡做工赚钱,来自柔佛州古来的Kasturi第一次离开四个年龄介于13到23岁的孩子,在外头居住。

人力部出手协助马国工人

新加坡政府到底如何帮助滞留的马劳

在Armel开口对记者说话后,其他在场的马国工人,也纷纷分享自己的故事。当晚,人力部就从地铁站接走了14名工人,并将他们带到裕廊东东临时救济中心。而当《今日报》隔天晚上再回到克兰芝地铁站时,发现已经没有马国工人打算在那里过夜。相反的,有许多扛着睡袋、面包和毛毯的志愿者在场,而马来西亚驻新加坡最高专员公署官员和本地马来西亚人协会(Malaysian Association in Singapore )成员也在读了报道后,出现在地铁站。就在之后一个星期内,房地产网站99.co也在网上,开始为房东和有需要的工人进行“配对”,迄今已为九名工人找到临时住房。

房地产网站帮忙找房子

网站总裁Darius Cheng说:“我们想向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致敬,感谢他们的牺牲和奉献,尤其是在封锁的情况下离乡背井。”原本打算出租自己组屋的Michelle Loi,最后反而免费收留了两名马国工友;其中一人住了一个月后才回乡,另一人则在两个月后和朋友一起住了进来。目前Michelle还和其中一人保持联络;对方无论是换新工作,或者找到新的住所,都会向Michelle汇报最新的情况。

32岁的户外活动指导员Ruby Tan,也收留了两名马国工人长达两个月;她透露,两名工人朋友很照顾清洁,大家相处得很愉快。Ruby和先生住在一个三房式组屋单位。她说:“我很高兴能够帮助他们,彼此还成了朋友;当他们离开时,我是苦乐参半的……感觉上是还没建立足够的联系,他们就离开了。

有的马劳不得不回家,因此为了照顾在新加坡的马劳,新加坡人力部也同样关心着在马来西亚因为行动管制而不能入境的马劳们。人力部今天发文规定,各公司不得在4月14日之前因为员工不能离开马来西亚来新加坡而随意开除马来西亚籍员工或其他员工!此后因为新加坡也封城,这个时间也相应的延长了。

新加坡政府到底如何帮助滞留的马劳
新加坡政府到底如何帮助滞留的马劳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