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159天前     594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海峡时报)

作者 侯佩瑜

廊飞禽公园今年庆祝成立50周年。《海峡时报》特地介绍了园内的飞禽专科医院(The Avian Hospital),来纪念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

人生病了需要住院治疗,禽鸟生病了也有专科医院来照料它们。

这个专为鸟儿设立的飞禽专科医院成立于2006底,是本区域从事鸟类护理最成熟的野生动物医院之一。

其医疗团队除了开展促进鸟类医学和外科手术的研究项目之外,也为本地学府以及海外的兽医科学生和专业人士提供培训和实习的机会。另外,也与合作伙伴一起参与濒危鸟类物种的国际救援和重建工作。

医院内除了设有专业医疗设备外,还有手术室、病房和X光室等,照料著园内400多个品种的3500只鸟。

以往,飞禽公园都把病鸟送到外面给私人兽医诊治。有了自家医院,飞禽公园就可以为病鸟免去“舟车劳累之苦”,也可以确保病鸟能获得及时抢救。

医院驻有4名兽医,以及8名助手,包括护士、饲养员和技术人员。

Dr Ellen Rasidi(40岁)就是其中一名专科兽医。她通过观察年迈企鹅的步态,来评估它们是否患有关节炎、髋关节或关节问题,以及其他与年龄有关的疾病。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兽医Ellen Rasidi在观察年老王企鹅(king penguins)的步态。(海峡时报)

在鸟类世界里,已经达到预期寿命的75%时,就会被归类为“年长鸟”,相当于人类的退休年龄。

例如,园内的濒危洪堡企鹅(Humboldt penguins),若在人类的照料下,寿命约为20年,因此它们在寿命的第15年就会开始衰老。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兽医Ellen Rasidi为患有白内障的年长洪堡企鹅检查。(海峡时报)

这些“长著羽毛”的病人的体重各不相同。最小的是背部呈橄榄色的太阳鸟雏鸟以及灰腹绣眼鸟(Oriental White-eye),它们只有5克。最大的是50公斤的南方鹤鸵(southern cassowaries),这相当于一名成年女性的体重。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饲养员Khairul Atiq Misri把“病房”的窗户盖上,给喙部受伤的双角犀鸟(great pied hornbill)营造一个减压的环境,好让它尽快康复起来。(海峡时报)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双角犀鸟的喙折断了,兽医用骨科使用的针把喙固定住并“包扎”起来,它目前待在病房休养。(海峡时报)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48岁的护士Keiko Watanabe在美洲红鹳(greater flamingo)湖边收集它们的粪便。(海峡时报)

医疗团队也负责园内鸟儿的筛查和疫苗接种,以预防禽流感等人畜共患疾病的发生。新鸟在加入飞禽公园前,都会先进行检疫检验,确保它们没有任何疾病。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饲养员把湖里的小红鹳(lesser flamingo)运去打疫苗。(海峡时报)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饲养员抱着小红鹳,让兽医为它接种疫苗。(海峡时报)

医疗团队会定期为鸟儿提供健康检查、医疗和手术治疗。园内许多年老的“居民”,更是需要兽医小组与饲养员紧密合作,为“老鸟”进行更多的健康检查和多加观察。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在企鹅展区的版上,写着提醒饲养员要给一只年迈的洪堡企鹅Bonnie喂药的留言。(海峡时报)

负责园区内禽类老年病学项目的兽医Rasidi说:

“和人类一样,随着年龄的增长,动物也面临着类似的衰老健康问题,如关节炎、肌肉萎缩、视力和听力下降。在衰老过程中,身体会发生许多变化。有些是正常的变化,如脂肪或肌肉组织的减少,但有些是疾病,如关节炎或白内障。园内许多鸟类品种的衰老过程的记载和研究非常少,所以我们常常需要处理以前没有见过的病例。”

除了医治新加坡飞禽公园的“病患”,兽医团队也会治疗园外的鸟类,因为飞禽专科医院是指定的获救鸟类中心之一。

无论是当局、关爱动物研究教育协会(Animal Concerns Research and Education Society,简称ACRES)等合作伙伴,或者公众所拯救的本地鸟儿和候鸟,都会被送到这个飞禽专科医院接受治疗直至康复。去年,该医院治疗了约400个这类“病患”。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一只犀鸟正在接受内窥镜检查。(海峡时报)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长冠犀鸟在内窥镜检查前需要先插管。(海峡时报)

近期“入院”的,有领角鸮(Sunda Scops Owl)、背部呈橄榄色的太阳鸟雏鸟、凤头鹰雕(Changeable Hawk Eagle)、小绿鹭(Striated Heron)、濒临绝种的冠斑犀鸟(Oriental Pied Hornbill)以及蓝顶短尾鹦鹉(Blue-crowned Hanging Parrot)等。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领角鸮幼鸟在飞禽专科医院称体重。(海峡时报)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一只获救的凤头鹰雕(Changeable Hawk Eagle)的右脚正在动一个小手术。(海峡时报)

负责照顾被拯救鸟儿的初级兽医Gabrina Goh(31岁)说,

“虽然一些在我们照顾下的鸟类已经习惯了人类的存在,但它们仍然拥有野生动物的本能。”

“猛禽(Raptors)的爪子可以杀死啮齿动物甚至更大的猎物,鹦鹉有能力啄碎人类需要用机器敲碎的坚果……我曾经被抓过、被咬过,有一次还差点被戳到眼睛,这都是这份工作的一部分。”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兽医Gabrina Goh离开飞禽专科医院到园内巡视。(海峡时报)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兽医用一个网子来抓住获救的凤头鹰雕,移送去动手术。(海峡时报)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兽医与护士正在为凤头鹰雕动手术。(海峡时报)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兽医与护士正在为受伤冠斑犀鸟准备接受X光检查。(海峡时报)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分析受伤冠斑犀鸟的X光片。(海峡时报)

兽医Gabrina Goh的父亲从前也在动物园工作。在热爱动物的亲友们身边长大的她,如今正在履行自己的使命。

她说:

“许多人害怕鸟类,所以没给大多机会去了解它们,但如果人们花时间去观察和欣赏它们,它们是非常神奇的生物,有独特的个性。与野生动物一起工作让人非常有满足感,尤其是看到那些生病或受伤的鸟儿,在野外没能得到及时治疗就会死亡的它们,经过治疗后,成功回归大自然。”

新加坡飞禽公园设有禽类专科医院 里面的“病人”最轻5克最重50公斤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