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患癫痫病 夫代送餐 送餐平台指违规 取消资格

35天前     4,125

夫妻当送餐员养家,妻因患癫痫病,送餐时头疼,丈夫代替送餐,结果违反准则,账户双双被禁用,失去生计。

余淑娴(43岁,无业)告诉记者,与丈夫三年前开始当步行送餐员,向来服务良好,获得五星评级。

“今年7月,我突然感到不适,进入加护病房后被诊断患上癫痫症。”

妻患癫痫病 夫代送餐  送餐平台指违规 取消资格

余淑娴向记者出示医疗记录。(受访者提供)

出院后,余淑娴在家休息两个月,为补贴家用,决定继续工作。“由于仍在服药,医生也交代丈夫,不能让我独自一人,以免病情突然复发。因此送餐时,丈夫有时就会陪在我身边。”

大约几周前,余淑娴接到订单,准备前往淡滨尼一带送餐,岂料突然头疼。

“我当时已领了食物,突然取消订单的话,会给顾客造成不便,也影响公司名声。我丈夫知道后,提议帮忙送餐。”

怎料,丈夫送餐后,搭电梯下楼时,竟遇见公司的执法人员进行检查。

妻患癫痫病 夫代送餐  送餐平台指违规 取消资格

余淑娴与丈夫的账号被禁用,导致他们无法送餐,失去生计。(受访者提供)

“由于丈夫送餐时拿着我的手机,虽然解释说情况特殊,执法人员最后还是禁止让我们使用账户送餐。”

余淑娴表示,明白公司设立条例是避免账户被人滥用,但只希望能通融一次。

“我孩子还在念书,除了得应付1000多元(约3000多令吉)的医药费,还要大约2000元(约6000令吉)的生活费及学费,如今被永久禁用,失去了生计,不知如何是好……”

癫痫病发后失去记忆,身边朋友的名字都记不得。

余淑娴说,癫痫病发作入院,醒来后已失去部分记忆。另外,她也曾因为记不起路线,无奈多次取消顾客订单,也违反行为准则。

“我记不起身边的朋友是谁,日常生活也受影响,也想不起怎么煮饭、洗衣等等。我也记不起手机的密码和路线,之后在家人的引导下,重新学习。”

Grab发言人表示,共享账户危害了用户和合作伙伴的安全,严重违反行为准则。

发言人回复询问时指出,送餐员的福利对公司而言至关重要,公司也完全理解余女士的处境。不过,公司想借此提醒送餐员,若他们感到不适,公司强烈建议他们休息,避免上网接生意。如果送餐员在送餐时感到不适,应联系公司的支持团队寻求帮助。

发言人表示,公司的平台向来坚持着高安全的标准,送餐员也知道共享账户因危害了用户和合作伙伴的安全,因此严重违反了行为准则。

“如果发生意外或骚扰事件,公司或无法证实身份,这将引起问题。公司在决定处罚前,已全面考虑了所有因素,以及余女士和丈夫的情况。这包括了除了共享账户以外的其他违反准则的行为。我们也与余女士见面,并解释了公司做出该决定的原因,她也接受了这个决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