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丧父被斥没家教 她走出悲痛当义工助寡妇

42天前     15,510
女儿丧父被斥没家教 她走出悲痛当义工助寡妇

陈忆薇和亡夫。(图:受访者提供)

大儿子告诉我,除了爸爸,没有人是他的好朋友,他唯一的朋友没有了。他问我,我不开心时爸爸以前都静静走在我后面,你做得到吗?

陈忆薇(42岁)的丈夫在2020年4月因大肠癌离世,留下三个还在念书的孩子。独自承担伤痛的她除了必须扮演父亲和母亲两角色、还须学习经手亡夫的生意,同时得照顾家婆和姑姑,让她一度萌生轻生的念头。

“家婆的悲伤非常强烈,动不动就埋怨我。我一个女人也必须到我先生的咖啡店去和租客谈生意,起初我什么都不懂。我的大儿子沉迷网上游戏,有时还会抱着游戏机睡觉。有一天我们吵了架他推了我一把,就冲出房子。”

所幸,陈忆薇在孀妇爱心协会(Wicare Support Group)其他遗孀的支持下,渐渐走出阴霾,也学会了与孩子们和家婆沟通,如今关系大有改善。

单亲家庭服务中心 (HELP)的辅导员萨拉达·拉马钱德兰说,她处理的丧偶个案所面对的挑战包括需要处理房屋、经济、公积金、就业、看顾孩子、重新找出生活规律、面对梦想与期待的落空,以及建立新身份。

“他们在重建稳定生活和常规之余,仍需要面对悲恸。”

女儿丧父被斥没家教 她走出悲痛当义工助寡妇

图:iStock

“现在慢慢可以讲了。我会和儿子聊起爸爸跟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情景、每一个瞬间。”

鲁丽

85%寡妇面对亡夫未留遗嘱问题

陈忆薇向《8视界新闻网》表示,庆幸的是,丈夫过世后,她无需担心钱财的问题。但许多遗孀就没有那么幸运。孀妇爱心协会发言人透露,协会有850名会员,其中85%就面临亡夫未留下遗嘱的问题。

鲁丽(41岁)的丈夫在2019年8月一觉不醒,在加护病房住上半年后离世,让她一时之间不知所措。鲁丽的先夫因为走得突然,未留下遗嘱。幸亏她获得亲戚援助,先借钱给她,让她度过难关,以及协助她处理继承遗产事宜。但继承遗产的过程艰辛,花了近一年多的时间才完成。

“要经过律师、宣誓官。需要出示文件,还有要签好多文件。我想我大概见了律师和宣誓官至少十次。”

孀妇爱心协会发言人表示,协会会在了解需要经济援助的会员的情况后,为他们提供紧急基金、经济援助以及为他们的孩子提供助学金和学费援助。

“协会也针对我们成员的其他需求,与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旗下的社会服务组织、家庭服务中心和社会服务机构合作。”

女儿丧父被斥没家教 她走出悲痛当义工助寡妇

(图:互联网)

丧夫之痛没人了解

鲁丽和陈忆薇表示,寡妇们为了避免和他人谈及亡夫触景伤情,会不经意地孤立自己,但同时她们也渴望有相同经历的人能倾听心声。

鲁丽说:“寡妇都非常脆弱。如果没有亲戚一个人顾孩子很危险,因为随时会晕倒,但是如果有孩子就会为孩子撑下去。旁人其实给不了什么帮助,除了陪伴。太多的语言其实也没有多大的用处。”

也是加强婚姻及家庭关系行动联盟成员、专注于支持单亲父母的萨拉达表示,在协助丧偶者时,最重要的是以不论断的态度倾听。

“除非他们要求,否则不要提出建议或意见。协助单亲父母识别有哪些社区资源能进一步解决他们在财务、住房、就职和看顾家人的问题也很重要。”

女儿丧父被斥没家教 她走出悲痛当义工助寡妇

鲁丽和儿子。(图:受访者提供)

孩子也会痛

除了丧偶者,失去至亲的孩子也面对不少心理挑战,但是往往被忽略。

陈忆薇的丈夫过世时,三个孩子还在念书。最小的儿子和最大的儿子在同一年需要考小六会考和O水准会考。

她说,亡夫很爱孩子,一直是他们的玩伴,也为孩子们主办各种活动。先生过世后,这个重担就落在她身上。当时还在学习如何扮演父亲和母亲两个角色的她就和孩子们发生不少摩擦。

“我不晓得孩子也会伤痛。我可能也忽略了大儿子的感受。大儿子告诉我,除了爸爸,没有人是他的好朋友,他唯一的朋友没有了。他问我,我不开心时爸爸以前都静静走在我后面,你做得到吗?之后我就尝试扮演爸爸的角色,用爸爸的方式,静静陪着他。”

陈忆薇表示,她得到了孀妇爱心协会的帮助,学会如何与孩子相处,了解他们的感受。她在半年前,更成为了协会的义工。

女儿丧父被斥没家教 她走出悲痛当义工助寡妇

陈忆薇和亡夫。(图:受访者提供)

“有一天,大儿子跟我说,‘妈咪我为你感到骄傲’,几个星期前他还约我打保龄球。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约我出去。我真的很感动。”

鲁丽则分享,丈夫走得突然,儿子当时才六岁。当她告诉儿子,“爸爸回不来了”,儿子突然大哭,一直流泪。“到了现在他有时晚上也会独自在房间落泪。”

丈夫离世后的几个月里,鲁丽和儿子都不敢在家提到他,深怕一提及就会伤心。如今,母子俩已渐渐走出阴霾。

“现在慢慢可以讲了。我会和儿子聊起爸爸跟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情景、每一个瞬间。”

女儿丧父被斥没家教 她走出悲痛当义工助寡妇

示意图。 图:iStock

旁人以异样眼光看待丧亲孩子 盼有更多援助

陈忆薇认为,一些人会以异样眼光看待单亲的孩子。她以女儿举例说,有一次女儿到朋友家做客,但朋友的母亲听闻女儿没有父亲,便斥责她没有家教,让她十分伤心。

我跟我女儿说,你是失去父亲,不是没有家教。有些人不了解,以不完整的家庭来评估孩子,很不公平。

目前协助丧偶者的本地组织包括孀妇爱心协会(Wicare Support Group)、高峰社会服务协会旗下的单亲SPIN计划(HCSA Dayspring SPIN)、位于家庭服务中心的巩固家庭计划([email protected])以及蒙福关爱(Monfort Care)的愈援计划(Grief Matters) 。

失去一个家长的孩子或许因为年幼不知道如何表达内心的感受,陈忆薇希望能有更多本地组织考虑为这些孩子们主办活动和计划,协助他们抒发情绪。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