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确诊缺席九堂课又不获补课 女郎不满语言中心不让退款

26天前     3,102
因确诊缺席九堂课又不获补课  女郎不满语言中心不让退款

柳维向记者申诉,确诊冠病后缺席九堂课,却无法退课和退费,也没被通知能补课。

女郎花逾3600新元(下同.逾1.1万令吉)报读语言中心的英文课程,一次轻微感冒却不获补课或上网课,只好到校上课,岂料当晚确诊冠病,事后缺席九堂课却不获中心退款,让她损失近1500新元(约4630令吉)学费。

苦主柳维(31岁,餐饮业)日前拨打《新明日报》24小时热线通报,指她今年8月中旬报读芽笼路一间语言中心的英文课程。

“我首次缴付2892元学费,9月份开始上课,完成一个月的中级英文课程后,在10月11日另缴3665元3角,报读为期两个月的进阶班课程。”

她指进阶课程开始时,由于须配合政府当时的抗疫措施,语言中心将原先的实体课改为线上教学,而她随后也完成了进阶班的第一阶段课程。

“11月中旬进阶班第二阶段课程开始上回实体课,当时是每周一、三、五,早上8点到11点。”

上月18日(星期四),她说在上第三堂课的前一晚突感不适,便向校方要求上网课,岂料遭拒,只好在隔天早上抱病到校上课。

“隔天到校时,我原本被另一名老师禁止进入课室,但当场做了ART检测呈阴后,才被允许上课。因为种种不满,我当天下课后就向校方申请退课和退费,职员当时也让我填写了退课申请表格。”

岂料回家后她仍感不适,便再次通过快速抗原检测(ART)自检,最终结果呈阳性。

“我当时马上通知中心职员,也因呼吸困难,当晚上入院治疗,隔天便回家隔离和休养,没空管课程退费事宜。直到12月初病愈后,我再次联系校方,职员跟我说课程结束了,不能退款,过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人了。”

她表示,自己因病缺席了至少九堂课,损失近1500元,而校方职员近两周都没联系过她,直至本月17日方透过电邮回应,再次表明不能退费,她才愤而向媒体举报。

女郎:会向教育部投诉

女郎表示,“校方颠倒黑白,我钱也不要,课也不要,会向教育部投诉。”

她今早受访时坚称,之前她已填写退课表格,语言中心也知道她患冠病,但中心职员在她患病期间未主动联系,也从未提及补课事宜,认为校方颠倒黑白,气愤不已。

“他们在我感觉不适当天就处理不当,不让我上网课,害我急得去学校,提高其他学生染病风险。过后还说联系不到我,就算如今他们说可给我补课,我也不要回去上课了。我打算举报到教育部,也希望透过报道提醒其他学生。”

语言中心:合约写明 无法退款但可补课

语言中心回应:双方已签署合约,无法退款,但可补课。

涉事语言中心TMC Academy的学生服务部门经理陈大卫(52岁)今早受访解释,对方早前完成课程第一阶段后,便反映课程不合适,欲退课和退款,但根据双方事前签署的合约,学生退课是无法退款的。

“我的同事也清楚告知她不能退款,基于好意,我们安排让她免加钱转到为期六周,学费3000多元的雅思课程上课。可是她之后不幸确诊,期间我的同事也请她康复后联系我们。之后她坚决要退款,但合同条例清楚列明无法退款,但我们也绝没有不让学生补课。”

关于补课一事,柳维则称语言中心不让上网课和退款,也从没说过可补课,认为对方是在媒体介入后才这么说。

因确诊缺席九堂课又不获补课  女郎不满语言中心不让退款

柳维称本月初联系语言中心后,对方表明不退费后,后来近三周没联系过她。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