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新加坡潮语教师:为保护方言开课,有时用英语马来语讲解

224天前     693

生长在新加坡的潮籍华人林仰忠今年69岁了,他曾是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的董事,自2003年起在会馆教潮汕话课。

近日,在广东省潮州市侨联的协助下,南都记者专访了身在新加坡的林仰忠。深知方言对保留祖籍文化的重要性,林仰忠在新加坡从方言播音员转做潮汕话老师,数十年来未曾离开传播潮汕话的工作。

他的学生里,除了父母送来学潮州童谣的适龄学童、来“怀旧”的老年潮籍华人,还有医疗、社区机构组织的医护人员、社工,他们希望能在这里学些潮汕话,方便与在新加坡讲潮汕话的年长病患或养老院的老人更好地沟通。

对话新加坡潮语教师:为保护方言开课,有时用英语马来语讲解

林仰忠在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给学员上课。

“我坚持让孩子们跟我用潮汕话交流”

南都:此前你是新加坡的电台播音员,现在是潮汕话教师,就你的观察,潮汕话在新加坡的普及程度如何?

林仰忠:我们都知道,中国和新加坡的商贸往来比较频繁,新加坡本地有不少人最早是从潮汕、闽南地区迁徙过来的,他们同乡之间最初还是以方言为主。上世纪80年代前后,新加坡政府开始推广讲英语、普通话,那一代华人的学习环境、生活环境更多以英语、普通话为主,方言使用的环境逐渐在变小,所以潮籍新生代讲潮汕话的自然越来越少。

由于我的父母辈都是潮汕人,所以我们家人之间基本用潮汕话沟通,包括我的孩子,我坚持让他们跟我用潮汕话交流。但坦白讲,在新加坡像我们一样坚持讲潮汕话的家庭并不多。

南都:现在新加坡的电视或广播等大众媒体上,有哪些特色方言类节目?

林仰忠:我在1973年初加入新加坡国家广播台,负责编辑和播录普通话和潮汕话节目。节目类型有广播剧、小说、音乐介绍、体育现场述评、对工友广播等,当然也播报新闻。

当时我们每档节目的时长是20分钟以上。现在电视、电台节目变化比较大,以华文电视台为例,新加坡当地制作的电视剧大概占比三分之一,同时播放一些外来影视剧,包括香港、台湾、日韩等地区的影视作品,这些外来剧一般用普通话配音。

现在的华文广播台,无论是资讯台还是娱乐台,主要以普通话播音为主。目前,广播资讯台每天还保留着约半小时的方言新闻,主要播报一些重要通告、新闻等。方言播报有包括潮汕话在内的六种方言,即每一方言节目约五分钟。

其实有些遗憾,我们看到方言在华人的圈子里正在慢慢消失,这跟整个大环境有关。另外一些潮籍家长可能没有意识到方言文化本身的保留性问题,没有让下一代学习祖籍方言,这很可惜。

“我的学生小到适龄学童,大到六十多岁的老人”

南都:你为何会涉猎潮语教学这个领域?

林仰忠:新一代的潮籍华人对潮汕话认识比较浅,很多都是会听不会说,所以常有家里老人与孙辈因语言不通出现沟通困难的情况。而年轻一代因为工作、经商等方面的需要,他们常常要与在全球各地的潮人交流,同乡之间讲家乡话可以很快拉近和对方的距离。这些都给了我们教学方言的机会。

而我本人因为对潮汕话、对潮学比较感兴趣,那就不妨从书本上总结出一些经验放到课堂上与学生一起分享。

南都:现在你的学生年龄层大概是在什么范围?构成是怎样的?

林仰忠:来报名上课的学生各个年龄阶段都有,小到适龄学童,大到六十多岁的老人。他们学习的目的也不一样。一部分家长把孩子送到这儿,是把这里当成一个兴趣班,希望小朋友不要丢掉潮汕话,在家也能更好地和祖辈沟通;青壮年更多是因为工作或学习的需要,我们这里还有一些学汉语言文学专业的高校学生、往来粤港澳大湾区的商人等。

所以上课前,我会先大概了解下学生们的情况,再安排与之相匹配的课程。

经商的学员就学习一些贸易方面的词汇,这样可以带动学生们的学习兴趣,也可以让他们在生活场景里用起来。对语言学习来说,走出课堂后,学生们要主动进入讲方言的语言环境,不然课堂上所学的知识很难真正掌握。

给小朋友上课的话,教他们讲日常交流的词汇、辨认各种动物名称是比较能吸引他们的,很多课以游戏的形式展开,比如拿着纸牌让孩子们辨认数字,有时也教《唪啊唪》《天乌乌》这一类的方言童谣。

对话新加坡潮语教师:为保护方言开课,有时用英语马来语讲解

林仰忠自编的潮汕话讲义截图。

而很多潮籍老人更多是抱着怀旧的心态来上课的,他们想通过上课“拾回”慢慢被忘掉的潮汕话,然后通过课堂学习更多的潮学知识,这一部分老人我们一般直接安排进“高阶班”了。

“有时用英语加普通话讲解,有时用马来语讲课”

南都:我们了解到,近些年在新加坡还有医疗领域的工作人员来找你上课?

林仰忠:是的。近些年来我们发现医疗机构和社区对开办方言课程的需求越来越高,除了潮汕话,还有福建话、粤语等。

新加坡人口趋于老龄化,年长的病患和住进养老院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当中很多是讲方言的。医院的医护人员或养老院的社工在帮助这些年长者的过程中,难免出现沟通困难的情况,长此以往,这些年长者可能会感到烦躁、焦虑,这时,老人们所熟悉的方言可能成了工作人员很重要的工具。

所以,医院、社区会不定期组织一些职员、社工来上课,这是很好的事情,说明医疗机构或养老院已经在优化与老年人的沟通方式,帮助他们建立良好的就医或养老环境。

南都:你的这部分学生可能不懂中文或者对潮汕话完全不了解。

林仰忠:他们有的讲英语,有的讲马来语,我会尽可能用他们熟悉的语言来讲解潮汕话,课堂上要先让他们掌握一些基本的日常用语。

好在针对他们的教学方向是比较明确的,主要教他们医疗护理方面的用语,比如一些身体部位的词汇和动作的表达,像“抬手”“抬腿”“张嘴”“胃是否舒服”等,这些简单的方言可以让他们与老年人进行简单的沟通,也更方便他们的工作。

南都:新加坡是个多语言国家,你的学生不一定都讲华语。

林仰忠:10多年前最开始教潮汕话时,学员基本都是华人,所以课上基本都是中文讲解。慢慢发展到现在,新加坡的语言环境已经十分复杂,有说英语、普通话、马来语等等,并不是每个人都看得懂中文或会说普通话。

上课时,有时用英语加普通话讲解,有时全程用英语,这些讲义还要用英文翻译。对于一些来自印尼的华侨学员,他们完全不懂中文,英文也说得不好,那我就用自己会的一点皮毛马来话来讲课。

对话新加坡潮语教师:为保护方言开课,有时用英语马来语讲解

林仰忠对潮汕话中近似的词条进行英语释义。

所以当初开始教潮汕话的时候,我就自学了国际音标,不管他们讲哪种语言,都可以比较快地将潮语拼音对标国际音标,这很快就能帮助他们认识潮汕话的发音。

如“我”英语为“I”,潮汕话用国际音标标注为“ua2”,“我们”英语为“we”,潮汕话则为“uang2”或“nang2”

起初我会参考一些其他语言的教材,参考他们的教学方式,主要先教一些固定的语法,而后则针对教学对象的需要来加强相关领域的词汇、语句。

南都:现在新加坡潮州会馆的潮语教学队伍情况怎么样?

林仰忠:比较艰难的是,现在全会馆只有我在上课,从课程设置,编写讲义都是我自己来,除了政府机构组织社工、医护人员来上课的,其他成员零零散散,比较难形成体系,所以有时候一个班里的学员进度都不太一样。

不过庆幸的是,来报名上课的学员普遍都比较认真,真正有心想学潮汕话,老师上课也有劲儿。他们很多是从新加坡各地区坐地铁赶来上课,一些学生对课上的内容也有自己的想法,比如学汉语言文学的大学生会与我交流潮汕话中不同地区的发音区别,这在新加坡很难得。

所以有时候我也在想,说不定哪一天就没有人来报名了,但只要有学生来报名,我还是会坚持开班上课的。

出品:南都即时

采写:南都记者 黄小殷 实习生 黄梓冰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