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的格陵兰岛降雨让热带的新加坡有点激动,生意来了

148天前     1,122

70亿吨的降雨落在北极的格陵兰岛上,这个事儿极不寻常,因为往年云彩到那都被冻成雪花。

更不寻常的是地处热带的新加坡非常重视这件事情,因为往后“发家致富”就靠这一场场大雨了。

北极的格陵兰岛降雨让热带的新加坡有点激动,生意来了

2021年就是雨年。

先前,欧洲的德国、比利时、荷兰等国家突遭大雨,带来了城市内涝,数百人死亡,上百亿财产损失。

随后中国郑州突降暴雨,也造成了巨量损失,到现在河南依然时刻遭受暴雨的威胁。

当初中国郑州暴雨的消息传到新加坡时,当地媒体还做了一下对比称,如果暴雨降临时新加坡时,新加坡会通过哪些设备和方法保障城市,结果前几天一场大雨突然降临新加坡,这位世界城市防涝的先锋也没挺住。

当时新加坡至少有13个地方的水沟和河渠水位达到90%,当地多处出现内涝,淡滨尼一处就有13辆车被困水中动弹不得。

北极的格陵兰岛降雨让热带的新加坡有点激动,生意来了

从8月14日开始,北极的格陵兰岛上,海拔高达3216米的冰盖上降下了3天暴雨,降水量达70亿吨,雨量和郑州暴雨相当。这算是自格陵兰有记录以来的首次降雨。全球气温上升的信号越来越明显。

气温上升对于新加坡这种岛国来说是关系到国运的,但是你得佩服新加坡的领导们,他们成功地将危险变成了机遇。特别是格陵兰岛的这次降雨,对他们来说就是一个大型户外广告。

早在5月20日,新加坡就公布了一项新的全球碳交易和市场计划,该计划将总部设在新加坡。

想阻止气温上升就得让企业减少碳排放,若不阻止碳排放,未来全球气温可能失控会造成更大自然灾害!

北极的格陵兰岛降雨让热带的新加坡有点激动,生意来了

新加坡组织的这个全球碳交易公司,由星展银行、新加坡交易所、渣打银行和淡马锡组成的合资公司,用来交易碳排放权,那些暂时无法实现碳排放达标的企业可以购买别人的排放权。

未来,新加坡将成为全球范围内的一个高质量的碳交易市场。

当碳排放成为一门生意,新加坡就会在其中收获颇丰。对于碳排放量巨大的中国来说,它像个紧箍咒,多年来大家一直在为此争论不休。

北极的格陵兰岛降雨让热带的新加坡有点激动,生意来了

其实,世界各国都对地球气候做过调查。其实,太阳辐射是地球大气运动的能量来源,所以地球冷暖的核心在太阳。

在近1万年的历史中,地球一共经历了4次寒冷期和4次温暖期。

其中,第一个温暖期在距今1万年前,这个温暖期延续了1000年;

第二个温暖期发生在公元前5000-公元前1500年,历时3500年;

第三个温暖期在距今1100-700年之间;

第四个温暖期就是现在,从20世纪初叶开始,气温波动上升。

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温暖期,即便不排放二氧化碳,气温该涨也得涨,只是排放更多的二氧化碳可能会加快升温的速度。

北极的格陵兰岛降雨让热带的新加坡有点激动,生意来了

为了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提出了一个长期目标:大气中温室气体的浓度应当稳定在“防止气候系统受到危险的人为干扰的水平上。”

这是一个有利于全球的方案,可是真把二氧化碳当作商品买卖,就很容易出现偏差,会影响国家发展。

不过归根结底,我们要佩服新加坡,他们对机遇的准确把握是很多国家望尘莫及的。

这些年,新加坡在环境保护方面是非常重视的,而且现在有组织碳排放交易市场,这让新加坡在风云变幻的国际经济发展中屹立不倒。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