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在新加坡遇见的那些计程车司机

349天前     495

由于在新加坡买车和使用私家车辆费用高昂,大多数人使用公共运输和计程车服务。新加坡的计程车被称为“德士”,我猜应该是Taxi的音译。在新加坡第一次乘坐徳士,就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那是2014年的时候,刚来新加坡,我拖着一个30公斤的大箱子从机场打车去一个小酒店。一路上司机非常安静,到了目的地,我准备从后备箱拖出箱子的时候,司机大哥健步过来,非常温和地对我说,你刚下飞机,不要抬重物,对脊椎不好。司机大哥一个人帮我把箱子搬到了酒店门口,让我觉得暖的不只是天气,更是人心。

在Grab流行之前,驾驶徳士的大多是一些中老年人,鲜有年轻人做这一行。网约车的流行,让懂得网络和电子产品的年轻人更多的进入到了这个行业,司机的来源就更加多元化。

新加坡大多数司机在开车的时候都非常安静,很少主动找乘客聊天,基本上就是上车问候一下,下车道谢拜拜。当然也有一些关心全球大事的话痨,有一次我就遇见一位五六十岁的老安哥,一路飞沫,幸亏不是疫情期间。从中美关系扯到李家兄妹的爱恨情仇,从华为扯到苹果,最后落到中国人的爱国心,要不是他满满的福(hu)建口音,我都以为是在帝都坐车。

这些年在新加坡遇见的那些计程车司机

图源:新加坡早报

还有一次,也是目前唯一一次,带娃打车遇见一位Grab司机,上车就问带了凳子没有,搞得我一头雾水,然后他老兄拿出一张四种语言的说明,身高不够的孩子需要垫高以方便使用安全带。如果乘客没有带凳子,可以用他提供的,但是要加两块钱,当然如果有疑问可以咨询Grab公司,也可以退单不坐。我只好让他把两块钱加进账单,这老兄一路开挂变身交通安全宣传员,一路宣讲交通安全法规,然后到地儿下车又变身销售,问娃屁股下面的凳子要不要买,下次还能用。果断拒绝,也确实再没有遇到执规如此严格的司机。

这些年在新加坡遇见的那些计程车司机

图源:新加坡早报

以我个人的感受,印度裔司机的服务相对更好,你不问他,他绝不会主动找你唠嗑。当然也可能是我的chinglish跟他的咖喱英语不兼容。他们车子都打理的特别干净,笑容和对话也感觉很专业。

狮城司机大多都很单纯,基本上没有防范意识,有一回遇见一个话痨司机,在20分钟之内主动把他家地址,他老婆职业,他俩女儿所在学校,统统告诉了我,还跟我说他住那一栋好多我的老乡,有空去他家喝酒,给我引荐。但如果他给来自淮河流域的我引荐一位来自珠江流域广东同胞见面,非说我们是老乡,我俩多少应该会有点尴尬吧!

新加坡是不禁摩的,在某些时间段会有大量摩托车上高速,有很多是马来西亚过来打工的。因为这些摩托车开得飞快,最容易出交通意外的也是这些摩托车。有一次我就问一个司机,摩托车这么危险,为什么不禁摩。他回答我说不全对,这时候两辆摩托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司机小哥指著一台说,你看这一台是新加坡牌照,就不危险,另外那一台马来西亚牌照,就很危险。分明这两台就一样快,不懂小哥是什么逻辑,地域炮这玩意儿真是全球通用。

新加坡很小,所以有时候就会有一些猝不及防的缘分到来。一天晚上我从市区打车回家,一上车那个司机就满脸猥琐地说:我好爱你!我心想:什么鬼?哥是直挺挺的直男,好么!司机一脸幸福地接着说:我跟你一个街区,有一次早上出车,就是载的你,今天我准备收车回家,又遇见你,所以,我好爱你!于是我俩老朋友一样一路畅谈到家,只是他还是收了我的车费!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