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这家书店老板无奈得想哭,忍痛关了书店;但温馨小空间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101天前     990

原本打算允许堂食后到位于麦士威路的Huggs-Epigram Coffee Bookshop喝一杯masala香料茶。 我经常路过这家书店咖啡馆,但往往有事在身,只是进去浏览一下书籍,然后匆匆上路。尤其喜欢这个由新加坡出版社Epigram Books和新加坡咖啡品牌Huggs联手打造的艺文空间,落地书架展示的全是新加坡出版的书籍,种类丰富,一览无余。

疫情下,这家书店老板无奈得想哭,忍痛关了书店;但温馨小空间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Huggs-Epigram书店咖啡馆曾是城里一道颇有人文气息的风景线,刚于本月初悄然歇业。(蓝郁摄)

那天从《海峡时报》获知该店在本月初暂时结束营业,让我有些错愕。关闭原因是受疫情波及,营业额下滑八成,高警戒第二阶段是压垮骆驼上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暂别三个月,Epigram Books老板黄为忠受访时表示情况不乐观,他无奈得想哭。

再次路过,书架已空荡荡,一箱箱的书籍等待搬迁,看了确实叫人心酸。两年前开业时,书店咖啡馆人文氛围甚浓,定期安排一位驻店作家或艺术家进行创作,并和顾客交流。饮料方面除了高档咖啡,难得有南洋咖啡、奶茶和印度香料茶,颇有本土特色。也因为设在市区重建局中心外,常有建筑师等业内人士前来光顾。

一场疫情打乱了我们的日常作息。去年封城时,各大书店因不属于必要服务关闭了两个月,经常逛书店的我少了精神粮食,不好受。一年后的今天,疫情虽然有所控制,对一些行业所造成的影响已于事无补。

最近在面簿就读到台湾一家独立书店“一本书店”的贴文,颇有启发性。店长在当地进入三级警戒的第二周,决定恢复营业。除了让货运大哥可以顺利送货,也方便读者上门取书,他意识到书店的存在是多么重要的事。

店长估计开门营业一周也没多少人会来,但开店就是一股力量支持社会的信心。书店在疫情中已不是营收的问题,反而在这社会困顿沉闷时期中,让读者振作起来,在生活中谨慎而发光的感受到力量。

无可厚非,一场疫情加剧了这门文化产业的窘境,却凸显书店此时存在的意义;温暖人心,滋养心灵。日前熟知Epigram Books刚在上周进驻美芝路一家由老店屋改造的pop up空间,将经营至今年底,柳暗花明又一村,深感欣慰。

疫情下的书店,用自己的方式发出微微的光芒,柔和且坚毅,这也是对抗疫情所展现的顽强斗志。

记者:蓝郁

疫情下,这家书店老板无奈得想哭,忍痛关了书店;但温馨小空间迎来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