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2018-08-30     4,620

文章有点长,为方便大家阅读,可以先浏览全文纲要:

一、搬家前“无家可归”

不管什么原因,租好房再退房

迷你仓库寄存行李

台风“安比”

二、落地

Grab coach无法进入机场接机

公寓5点后不准送货

IC非新加坡地址不可申请女佣

酒店被退订,晚上十点买床垫

三、淘宝家装和“进口贸易”Costing

搬运问题(超大件无法进电梯)

货损问题

淘宝价廉物美

进口贸易Costing

组装与废弃物处理

四、女佣

女佣被拒

MOM测谎

未来至少半年不建议申请缅甸籍女佣

正文分割线

2017年9月 着手找学校

2018年

3月 落实了学校

6月 落实了房子

7月

— 远程找女佣多波折;

— 按赠送\快递\短期仓储\随身携带分类打包行李,飞机托运行李每件过秤,单件不超过23公斤,重新打包至少三次,瘦了4斤;

— 无家可归全家住酒店、坐邮轮“流浪”;

— 因台风“安比”,行程再次遭遇变故

8月

— 组装家具;

— 女佣被拒

一、搬家前“无家可归”

因为太早跟上海的房东说我们打算撤回坡上,结果房东已经找好了下家,而我们还没找好新加坡的住处。两边租期的衔接问题,导致7月22日(退租)到7月29日(入住)8天8夜无家可归,而机票是早就买的27号从上海飞新加坡。查了一下,5张全价票改机票补差价的钱,和住酒店差不多! 就没改票。

3个娃16箱行李,有什么旅行方案可以玩很多地方,但行李不用搬上搬下换酒店,也不用怕孩子走丢,且玩着玩着就到了新加坡?我脑洞大开地想到了坐船“下南洋”!

然并卵,百度了一下,没有客轮从上海码头去新加坡的,只有货轮;邮轮的话,从上海出发的邮轮都是往北走,或者坐飞机去香港、再从香港坐邮轮去新加坡,或者坐飞机到新加坡、再从新加坡坐邮轮。—— 哭笑不得。从未想过社会文明的发展从慢到快是单向的,除非战争、自然灾难或金融灾难等,从前的慢时代是回不去了。

根据船期,我们订了一个从上海出发、日本上岸一天、再返回上海的五天四夜的皇家加勒比邮轮。剩下的三天四夜只好住酒店了。

华丽丽的,台风来了!从黄色预警到橙色预警,宁波到杭州的动车都停发了,我们的邮轮还未有通知。终于在开船前一天收到携程简讯: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我们追踪台风走向和走速,带着点冒险的精神和“要死一起死”的想法,虽然脑海一片泰坦尼克号的画面,仍然决定上船。(上船前一晚,我微信给朋友,交待我们的行踪和行李仓储单。不敢微信给家人,怕他们担心。令人意外的是,我们的领队说全船满,无一人退票。中国人真是不怕死。)

联系房东,由于台风问题,行程有变,能否容我们延迟24小时搬。房东联系下家房客,对方不同意。

所以,行程改变成22号在上海住酒店,23-25号住邮轮上,26号下邮轮在浦东机场附近住酒店,27号坐飞机,27号、28号在新加坡住酒店。家—酒店—邮轮—酒店—机场—酒店— 家,这注定是一场史诗级的越洋搬家!16箱行李怎么办呢?行李跟着人走不现实啊!寄存在机场最方便,但算下来这么多行李寄存6天得3000多人民币!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正好看到上海迷你仓库的广告,确认可以上门取货,并且可以直接送货去机场,运输+仓储一周,700多人民币,完美解决了这个难题。然而,单纯送货没有人跟车,车子进不了机场出发厅,差点赶不上飞机,这是后话。总之最后还是有惊无险,人货都平安抵达新加坡。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进入下个章节前,讲一个有意思的两地不同的细节。在新加坡,水电账户是跟“人”,而在中国,账户是跟“房子”。

也就是说,在新加坡,水电账户是个人身份证开的,如果我搬家,我肯定要割掉我的水电账户或者转名给下家,不然未来账单还是在我名下(主动销账),我只需打电话给水电局,就会有人来读表,终结账单会从押金里扣,多还少补,全程无需人工交接清算。

而在上海,水电账户是跟着房子地址开的,不管换几任房客,水电账户不变,如果房客跑路,那么倒霉的是房东或者接手的人(被动销账),故换租的时候需要双方交接清算。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这样一个细节,其实反映了社会管理的方式和原因。说到底,还是中国仍无法实现身份证全国联网、政府各职能部门之间不通的缘故。毕竟,不动的(房)比动的(人)好管理。这种事务的管理成本就转嫁到了个人。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图: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码头。

坐个邮轮,5道安检,比坐飞机费事多了!而且登船后护照要没收,为什么?怕你跳海偷渡?既然是偷渡,还要护照干嘛?!想不明白。问领队,领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更囧的是,小宝孜孜不倦终于挖下了自己的鞋垫,还扔了!而邮轮上竟然没有童鞋店!花几万块钱坐一趟邮轮,别人在尽情吃喝玩乐,老母亲我在邮轮房间、一望无垠的大海上,剪酒店一次性拖鞋,给小宝的鞋码个垫……由于邮轮上员工刀具是管制的,热心的菲律宾籍清洁工大费周章给我弄来的大剪刀……总之这家丑是盖不住了,不要低估三娃中年大妈的脸皮,我没跳海。

二、落地

7月27日周五

15:30 一家5口+16箱共300多斤行李+3个背包,落地新加坡。取了行李,用Grab叫车的时候,才发现Coach车不能进机场,最近的上车点在机场对面的酒店。没办法,只好打两辆机场的 large taxi, 120新币。

上车后发现,其实一辆普通Taxi拉人、一辆 large taxi (8 座)拉货,最多80新币就可以了。一想到同样这16箱行李,上海的mini 仓库,上门取货、指定时间地点送货、加仓储一周的费用都不过700来块,而现在居然打个计程车不到半小时的路程就600块,事前没有考虑周全(比如安排个小面包车来接机)就活该埋单。

16:40 收到携程简讯,已付费的酒店房竟然以变价为由被单方面取消!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17:00 房屋中介交接房屋,拿到了钥匙。

17:00-17:30 在公寓的物业管理处交涉半小时无果,原本越洋电话里同意6点送货的海运家具不被批准进入公寓,而第二天就是周六,该送货公司周六就半天送货,已满,加钱也不给送。也就是说,因为晚了1小时(5点前送货无需批准),我们一家5口要住三天酒店大套房(至少400新币每晚)+ 三天仓储费(10新币每方每天+7%消费税),近10000人民币又烧了!

切记:新加坡的多数公寓,工作日5点以前可以送货,5点后及周末需要提前申请批准,且Move in 和 delivery 不一样,Move in 最好提前一周申请,以防万一。

在接下来的2个小时,我一直在打电话给新加坡送货公司的办公室人员、广州的货代、找搬家公司、托朋友找有货车的朋友,试图能安排在周六送货,不仅仅是省几千新币(上万人民币),最主要是节省周末两天的时间,尽快安顿下来,周一一早去学校报到。但是各方人员态度极差,无动于衷,更不可能急我所急。

同时,联系女佣中介了解最新进展,MOM还是坚持我改了IC 地址为新加坡地址才能批准我的女佣申请。无奈,找钟点工,才发现新加坡的钟点工不洗衣、不做饭、不洗大件、不擦窗、不做大扫除,更不可能帮看一下娃,就是扫地拖地熨衣服!难怪十多年在新加坡都不知道新加坡也有钟点工的存在,于我无用。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期间,娃爹告诉我,今天不知道新加坡是什么日子,武吉知马、乌节路、BonnaVista 、圣淘沙的酒店全满,只搜到东海岸的酒店还有空房,东海岸就是我们从机场来的地方,横穿新加坡啊!

——3个娃,16箱随身行李,换了三次酒店,台风取消日本日程,女佣领不到,有房住不得,52箱海运家具不能如期送货,付了钱的酒店都会被退订,中心区酒店全满……

什么叫绝望?绝望就是有钱也解决不了!那种全宇宙与你为敌的感觉……我不是欲哭无泪,我是真的哭了,在电话里跟运货公司派单员理论的时候,突然就挫败地哭了。

那一刻,我真心觉得,可以用钱通融是多么人性化啊!中国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和新加坡的“照章办事”,孰优孰劣,真的不能一概而论。但是!咱不能“利我者优,不利我者劣”。享受新加坡的安全公平,就要承受它的不变通,这就是安全公平的成本。享受中国的“方便”,就要承受它的不公和不安全,因为某一些人的方便必定以另一些人的不方便为代价,而且没有人可以永远处于利益方。当然,这些都是擦干眼泪后的“高风亮节”。

19:30 接受现实,订不到酒店,但起码已经拿到房子钥匙,不至于睡公园。决定在娃饿得发飙之前,先找附近商场吃饭,顺便看看有没有垫子买,不管什么垫子。

20:30 娃吃上了pizza, 娃爹伺候娃吃饭,我匆匆扒拉几口,在陌生的商场一层层找垫子。想找给小孩子铺地上爬的那种垫子,怎么说都比住酒店便宜吧,况且以后也能用,但是,没有卖的!有卖地毯的,上千新币,犹豫了一下(差不多就是住酒店的钱,犹豫以后用不用地毯、好不好清理),再折回去买的时候,已经打烊了。后来在超市买了踩脚垫,在watson买了瑜伽垫,万幸在10点商场关门前,买到了最后两床可手提带走的单人床垫。

在接下来的四个晚上,我们就是这样睡的: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娃们都说不喜欢新家,因为新家连床都没有,睡在地上;连椅子都没有,坐在地上吃饭。孩子,年幼不觉苦,妈妈希望你们以后的人生都不必经历这样的境地。

淘宝家装和“进口贸易”Costing

7月28日、29日 周末

娃爹一人带三娃去图书馆。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图:Jurong East 区域图书馆来自莱佛士女中的读书志愿者,在给我家三个娃读书。尽管只有半小时,那应该是娃爹最解放的半小时。而且成功激起了小朋友阅读的兴趣,在图书馆泡了几个小时! 为新加坡图书馆这种读书志愿者的活动点赞!

我在家拆行李,整理内务。要洗衣服,发现竟然连洗衣机也没有!火速去买洗衣机、打印机、电水壶、扫把拖把垃圾桶、洗头洗脸洗澡洗衣用品、柴米油盐,安顿好,迎接周一大件家具的来临。去警察局改了IC地址(一个工作日后生效),发给女佣中介,满心期盼周四女佣的到来。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洗衣机最快下周二送货,而女佣比洗衣机到得还晚。于是,百废待兴之中还得手洗衣服。娃爹本来不理解为什么洗衣服这件事的优先级这么高,居无定所一周,多晚多累我还得把衣服洗出来(小娃有时一天得换两三套),直到他自己没袜子换了,就闭嘴了。

人生不是只有大事,也不是每个人有机会有资格做大事,反而是洗衣服这样fundamental的小事,在条件恶劣的时候反倒是fundamentally important。在这种时候,一个除了赚钱什么都不会的老公,对我来说远不及一个女佣实用。

钱真的不是万能的,世上有许多用钱都解决不了的事,且未必是大事,而磨人心志、令人绝望的也未必是大事。压弯骆驼背的往往是一根稻草,而不是一块巨石。

7月30日周一

学区房,走路上学。早上6:15起床,6:55 送娃上学。

去办宽带,两周后才能安装,这效率也是醉了!在上海,今天办,两三天后就上门安装了!幸亏有4G,不然等两周得误多少事,娃爹少说“几个亿”就没啦!——看不出来此处是什么修辞手法的,不建议阅读此文。

离开坡两年,还是有些新鲜的变化的,比如银行都变成这样了: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我进出了两次,以为自己走错了,发在朋友圈让大家猜,连好多新加坡本地的朋友都没猜出来是银行 ^O^

就我在现场看到的人机互动来看,并不是很灵光,噱头多过实用性。

下午,海运的淘宝家具终于送货了。之前担心大多数货物体积太大进不了电梯,所幸最后只有一床大床垫进不了电梯。送货公司规定不允许工人走楼梯搬货。送货的工头,看在就一床床垫,就2楼,讹我4个工人每人25块,100新币我们私下解决了。实际就两个孟加拉工人搬的,10分钟的事。

上海搬家公司走楼梯的加收费是每人每层每小时10元。新加坡搬家走楼梯的收费标准也差不多是每人每层每小时10新币吧。我就单件10分钟100新币,那绝对是超高溢价。——坐地起价、桌下交易,哪都一样。溢价高低取决于你有多急切或者多绝望,以及对方的良心。

中国的货代提示,如货物外包装有毁损,要在拆外包装前、签运单前,拍照存证。而新加坡这边的在地送货公司更是要求除非录像记录确实由他们工人搬运不当造成的货物毁损,否则他们一概不负责,也不接待质询,一切问题找中国货代。

经过淘宝内地运输、再经过货柜海运十多天,进仓、出仓、再进仓、再出仓、最后送货到门,货物外包装难免毁损,我有货物打了木架,外包装还是破了。这次因为大件多,外包装毁损的货物有点多。不过不影响使用和美观。沙发脚(下图一)看起来有点磨了,但反正也不是名贵的沙发,再说是凳脚,也没有影响平衡,并不打算追究。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货损问题,在我决定淘宝走货代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风险准备,准备好大费周章漂洋过海买来一堆损毁的。但就我之前给自家新公寓软装灯具窗帘的货代经验来看,货损率极低,几乎可忽略,或者应该说,货损率并没有因为货代国际运输而明显变高;要说跟在国内淘宝的区别,那就是收货时间长点、交税(7%GST,即便在坡买,也是要付的)以及没法儿退换货。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图:2017年8月淘宝货代的灯具窗帘,装在出租的公寓里,租气直升^O^

经历过两次淘宝国际货代家装,淘宝以及淘宝商家的诚信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稳固上升,买的家具、塑胶、布艺制品,原本担心长时间包着在路上不能散味,但实际拆货时完全无气味。反倒是在新加坡买的瑜伽垫,味大刺鼻,无法放室内,在阳台放了两天才用。当然新加坡买的瑜伽垫极大可能也是中国产的,只是我淘宝的时候,特地交待卖家我没有时间散味,请发现货或者散好味再发货,也许淘宝卖家真的有听。

记得作家六六转发其朋友买到JD假货的问责文章里说,这些年只有马云的淘宝真的在提倡“信用”,建立评价体系,鼓励诚信买卖。我不觉得“淘宝货”现在还是劣质货的代名词(是因为有拼多多吗?哈哈),据我所知,坡上不少人装修都是淘宝货。不仅仅在于“价廉”,而且“物美”。

比如,下图这种设计的床,我在新加坡没找到。就算有卖,也许价格的数字一样,不过数字前面是S$而不是¥(对比过很多东西的价格,真的就是这样!)。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总结两次“进口贸易”,我发现,如果以淘宝购入价为货物成本价,假设1000元,运到坡上,运输+关税+仓储+安装+废弃物处理等等这些 indirect costs,货物总成本大约上浮20-40% 即1200-1400元,加上销售成本(店面、人工、仓储、运输、水电等,这块占比就不好说了,对我这种个人进口、淘宝直接B2C而言,这一块成本为0),零售价1000新币5000人民币(1:5)即500%的售价,净利润至少200%吧!这样一算,我这近40000人民币的货,进口过来自用,比在新加坡买,节省了十几万!

可是省的钱带来的成就感远不如赚的钱带来的成就感,因为,钱没有经过流通,没有recognition, 就没有被承认的价值。娃爹对这种“折腾”深不以为然。

其实租房的时候,也有屋主同意加租每月500-700新币可提供家具,按两年租期来算,等于花12000-16800新币买两年家具使用权。而我自己这样装下来,大大小小物件,差不多也要12000新币,不过是所有权,且家装更有设计感。

7月31日、8月1日

请了兼职工人帮我组装家具。第一天8个小时只装了一个上下母子铺带三抽拖床,师傅还把腰闪了,本来说好的是按件$50/件,我给了100。(这100新币赚得,比起10分钟搬个床垫上2楼那100新币,可真是史诗般的委屈了!)剩下的全部家具,都是第二天的师傅9个小时组装完成的,给了200新币。(师傅预期是100一天,没想到我给了双倍工资,激动得瞬间疲惫顿消!)建议找专业的人干,省时省事。可惜坡上干散活的专业木工很难找,自己盯着,凑合吧。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图:7月30日拆装前 Vs. 8月1日拆装后。

可惜没有把拆装过后、木架纸箱包装等等垃圾清理前的画面拍下来,那绝对更震撼!我花了大力气,像个男人一样,一锤一锤把木架子打散放平,方便拖出去扔,却被告知公寓不允许扔此类垃圾,花了80新币叫专门的回收公司来拉走。早知道就不费那个事拆木架了!我感到人生多数的勤劳都是无用功。

女佣篇

8月2日周四

收拾好了家,准备迎接我的女佣。

(这话听起来怪怪的。我一个月前申请女佣的时候,是指望着我的女佣已经在我朋友家培训好了厨艺,就等着我一到,和我热火朝天一起搞生产了啊!现实竟是这般讽刺。“命运”面前,有屁骄傲,女佣还没到,我已感觉似有一场隔空博弈且已败下阵来,气势全无。)

华丽丽的,又来当头一棒: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女佣竟然没通过MOM(新加坡人力资源局)的面试!理由是 “inconsistencies”, 需要再次面试!

inconsistencies?信息有出入?什么出入?她有不良记录?中介说,应该是年龄问题,叫我不用担心,最近常发生,反正工作准证都批了,明天二次面试只是走走过场,明天傍晚就可以领女佣了,让我把尾款3900新币(含女佣贷款)先交了。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先是护照延期三天、后又在缅甸机场被扣耽误两天、现在又说”inconsistencies”, 前后一个月我还没领到女佣,我对这个中介的不信任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我怎么可能付款! 跟朋友、跟其他中介打听这种情况是不是真的“常见”,回答都说“绝对不常见”。

当时已是下午5点多,MOM已经下班,无法call in。

8月3日周五

早上打去MOM,想确认到底什么方面inconsistent,我需要考虑如果第二次面试通过,我还要不要这个女佣。回复说1-2个工作日后officer会打回给我。哭笑不得。

下午4点左右,突然接到MOM电话,通知我“作为该女佣的雇主,你的女佣没有通过第二次面试,7日内必须遣送回国。” 追问之下,被拒原因是谎报年龄,实际年龄未达法定女佣年龄23岁。我说,出生证、毕业证都齐全,MOM怎么查的?officer 说,他们会详细问出生年月,几岁上学,几岁毕业,等等,发现对不起来,她就自己承认才17岁。那女佣的回程机票需要我承担吗?officer 说这个需要你自己跟中介机构谈,一般不需要。那我已经付了的定金还能退吗?officer 说你得自己跟中介机构谈。officer 还说他第一时间先通知我,然后再通知女佣中介。

一直积极催着我交款领女佣的中介,在随后的一个多小时静寂无声。事已至此,我面对现实,理清思路,编辑了一条信息,向女佣中介主张我的权利: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同时,当务之急赶紧找新女佣,找fresh maid 是等不及了,只能找transfer maid了。事实证明,对的事情就该是顺的,周日中午选好女佣、递交申请,11个小时后、当天夜里(非工作日)就批准了。显然是机器自动批准。我猜是雇佣双方都符合机审程序,无需进入人工审核阶段。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在与第二家中介机构的老板交谈中了解到几个行业内幕:

1、为什么这个Transfer maid 同样才23岁,但没有因为年龄而被格外严查?

因为她是印尼籍,且是4个月前入境的。

2、这么说严查年龄只是针对缅甸籍女佣?

是的,可能是因为上个月出了两个案子都是缅甸籍女佣,实际年龄才13岁,所以近期,大概7月中开始查得特别严。我们也中了两个。MOM也是突然之间开始实施的,我们中介也是蒙了。

3、你是说你们也不知道女佣的真实年龄?缅甸那边的中介也不知情?

我们也很怕这种事情啊,她们证件都齐全,甚至连父母的出生证都提供,我们怎么知道真假?!我们只好挑看起来成熟一点的、块头大一点的,中case的可能性小一点……那边的中介知不知情就不好说了,反正新加坡不行他们就去马来西亚,去沙特,回程机票他们出……确实也是太突然了,估计最近这么一搞,没有缅甸中介要往新加坡送女佣了。

4、既然证件齐全,甚至当地中介都未必知道女佣真实年龄,MOM如何才能确证年龄呢?

Lie Detector!新加坡政府可不是吃素的!第二次面试的时候直接上测谎仪,跑不了的,所以也不能怪女佣笨啦!

5、上测谎仪太夸张了吧,MOM的信上说,第二次面谈只是需要翻译在场确保交流无误而已。你怎么知道是用测谎仪?

我的女佣回来说的啊!她说用machine放在这里(心脏位置)、这里(手臂脉搏),那肯定是测谎仪嘛!我还有雇主被调查有没有虐待女佣,回来也是跟我说,根本没的啰嗦,直接上测谎仪作答。

所以,在新加坡政府这儿,没有走过场这回事。

耐人寻味的是,新加坡作为成文法系国家,真是贯彻“疑罪从无”的精神。按逻辑,如果第一轮面试发现可疑,不应该先发了工作准证、等到第二轮面试确认有问题再来取消准证,浪费资源嘛,这说明新加坡政府认为民众大概率是良善守法的,程序的设定是防御型而非攻击型的。不然怎么解释发工作准证的同时安排二次面试,最后又取消准证,遣送回国?

6、虽然缅甸女佣因无食物禁忌且民风淳朴、价格较低而受欢迎,但未来半年、8个月,不建议申请缅甸籍女佣;如果雇主执意要请缅甸籍女佣,风险自担,中介一概不负责,甚至连定金也不退还。

虽然以上只是这家女佣中介老板的一家之言,立场未必中立(比如他们完全不知情女佣的真实年龄,他们也是受害者,云云),但是如此说来,被我怀疑有猫腻的第一家女佣中介也不算无良商家,起码在我威胁若24小时内不回复、我就写信去MOM投诉后,退了我的定金,也爽快地赔偿了我1000新币。

这在中国是无可想像的,中国的家政公司连保姆和雇主的钱都会卷款潜逃,退定金、赔偿损失那是做梦吧!我其实都没想过中介真的会退钱又赔偿,若不是我的“军师”朋友坚持,我都想把钱还回去了,觉得是我的霉运连累了这家中介!(我这就是中国的法律思维,疑罪从有,证无罪,哈哈)

Anyway,错过错的人,才能遇到对的人。早一步晚一步都遇不到现在这个女佣。那天下午她刚被送回中介所,刚好遇到女佣被拒签的我。谁说transfer maid 不好,还是要看被transfer 的原因,我用过的两任好女佣都是transfer maid. —— 这语气是不是像在谈论恋爱和再婚?哈哈,本质都一样。

现在日子慢慢顺起来。我回过头去想为什么万事总是开头难?那种全宇宙与你为敌的感觉是客观事实吗?其实,有没有你,宇宙还是一样运转,这些against 你的人还是一样工作,你之所以感觉到against 你,是因为你也向他们施加了力,这个力就是你来自之前体系的惯性和意志。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不熟悉周边的运作规律,你的意志就四处碰壁。熟悉了以后,你知道了它的运作规律和规则,顺应了它,日子自然就顺了。

越洋搬家写到这里差不多了,耗费这么大精力把它码下来,我既希望大家在事务层面get到实用的tips,也希望在思想层面共鸣到一些我从琐碎生活里提炼出的举一反三的思考和启发,正如王阳明先生提倡的“在事上练”。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完)

(文:Holly Xie, 国际注册会计师,三个娃的妈。在新加坡生活十多年,回上海两年,最近刚迁回坡。个人公众号“海龟双城记”,记录新加坡和上海两地生活的比较、思考、感悟和总结。)

上海到新加坡的越洋搬家记: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