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税上调无可避免,新加坡经济复苏前景如何

286天前     759

新加坡税率上调已经酝酿许久,早在2018年,新加坡在国会就已经宣布要上调消费税,并且将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实施。

问题在于,提税会在什么时候实施?新冠疫情肆虐的这一年,新加坡已经动用了数十亿美元的储备金。因此,调税应该是2023年,不太可能拖到2024年或2025年。

教授简介

Simon Poh | 傅寿明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

会计系副教授

教研领域:新加坡及亚太地区税务全方位研究、咨询和培训

消费税上调无可避免,新加坡经济复苏前景如何
消费税上调无可避免,新加坡经济复苏前景如何

扫码查看

英文简历

疫情扰乱了新加坡的经济和人民生活秩序,国家预算也未能幸免。

虽然不乏例外,但随着全球经济、旅游业、国内需求的崩溃,许多公司的利润率都会下降,导致预计税收和其他形式的政府收入出现短缺。

据新加坡贸易和工业部预计,新加坡今年的GDP增长在4%-6%之间,但鉴于当前暗淡的前景,企业和家庭依然需要政府的支持。消费税上调的时间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形势——目前看来仍不稳定。

消费税上调无可避免,新加坡经济复苏前景如何

新加坡市中心(unsplash图片)

虽然发达国家正在努力加强医疗服务体系,但全球疫苗接种的进展仍慢于预期。更雪上加霜的是,包括马来西亚、日本和美国等许多国家感染人数屡创新高,这些国家已经出台了新的限制措施。

全球七天平均新增病例曲线非但没有趋于平缓,反而呈现上升趋势:今年1月已创下近80万例的新高。

目前疫情还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如新冠疫苗是否能预防传播、免疫持续时间多久、如果疫情再次爆发,各国边境还会关闭多久等。

压力下的复苏

虽然新加坡已进入第三阶段,但作为一个依赖全球网络的小型开放经济体,经济复苏的步伐将取决于其他国家的疫情控制能力,以及国际边界能否逐步再开放。

如果国际边界一直关闭,新加坡的航空业和旅游业就会持续低迷。毕竟仅靠拉动国内经济,复苏幅度将十分有限。

预计下半年新加坡经济会逐步复苏。但问题是,随着境外输入病例的增加,届时新加坡的新冠病例可能会更多,不过警报也不会立即触发。

上调消费税

去年2月,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花费了大量精力解释消费税上调不能推迟的原因。他强调,持续性的医疗支出不断增长,政府需要为其提供资金。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当“有规划地及时增加收入”。

我预计,他会继续保持这种谨慎的态度;但同时也会做出一些调整,将消费税上调推迟到2023年。毕竟到2月16日预算日,疫情不太可能得到大幅改善。

不过,他可能会借鉴自己早前的做法,先宣布税率提升2%的具体实施日期,让公众为这一艰难决定做好准备。

如果提税推迟至2024年或2025年,新加坡的财政状况会受到严重影响。预计政府将在2020财年(新一届政府任期的第一年)出现创纪录的财政赤字——约超过500亿新元,其中大部分来自之前的储备。

但税率保持不变的情况下,预计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和消费税收入短期内都会下降。

与此同时,经常性支出(特别是医疗支出)将大幅增加。从2012年到2017年,医疗保健支出的年增长率已经高达11%,这一增长预计将超出消费税上调2%所带来的额外收入,但用过去的储备金为经常性支出提供资金并不明智。

消费税上调无可避免,新加坡经济复苏前景如何

新加坡金沙酒店购物中心(unsplash图片)

王瑞杰曾在2018年指出,如果将消费税上调2个百分点,政府每年的财政收入增加约为0.7%的GDP。

分阶段式增长对消费者来说更容易接受,但对于忙于应对疫情挑战的公司来说,这会带来额外的合规性问题,他们不得不再次进行调整。

当然,政府也有可能从2007年那次提高消费税中吸取教训,咬紧牙关,一次性将消费税提升2个百分点,这将为企业带来更大的确定性。

征收其他税种

新加坡政府也可以采取调整性策略,考虑增加其他税种的税率。

然而,目前全球经济低迷,在这样的背景下政府不太可能提高企业所得税或个人所得税。此举不仅会阻碍企业发展,降低新加坡整体国际竞争力、从而难以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也会削弱支持就业的能力。

在亚太地区,新加坡和香港的整体企业税率最低,分别是17%和16.5%。

这一低税率已经维持了十多年,与此同时,亚太邻国这些年来也一直逐步降低企业税率,以缩小差距。就在去年,印度尼西亚计划在2021年将企业税率从25%降至22%。2022年再降至20%,与越南、泰国和柬埔寨持平。

在目前的背景下,要大幅提高公司税率,一改过去40年来税率逐步下降的趋势并不明智,历史上也没有很多先例。

在一片悲观论调之中,有一个消息还算安慰:房地产市场表现出惊人的复苏势头,表明市场拥有巨大的流动性,从而可能有助于充盈国库。

2013年、2018年的楼市降温措施以及最近的一些变化可能已经缓和了投机问题,使市场的基础更加稳固。房地产市场的强劲表现表明,如果政府决定提高财富税而不是所得税,房地产行业可能提供一个强大的税基。

消费税上调无可避免,新加坡经济复苏前景如何

新加坡国会大厦(unsplash图片)

王瑞杰在今年一月表示,新加坡房地产市场“开始出现新的积极情绪,价格上涨的势头有所增强”,这引发了采取更多降温措施的猜测。

“我们不希望看到房地产市场跑在经济基本面之前,”他补充道。

为此,房地产市场征税有很大操作空间。大多数外国人倾向于在核心地区购买价格超过100万新元的房产。

方法之一是提高较大房屋的印花税税率,进一步增强印花税制度的累进性。

尽管2018年已经调高了价值超过100万新元的住宅物业的买方印花税,但政府可以进一步提高价值超过200万新元的住宅的税收,这项措施也不会影响中低收入群体的国民。

一些人主张恢复2008年取消的遗产税。在该日期之前死亡的人,应根据转移给受益人的财产价值缴纳遗产税,但住宅财产免征900万新元,非住宅资产免征60万新元。

如果政府采取这样的措施,就只是提升了税收的累进性,而不是满足财政需要。因为征收的数额小,纳税人基数也少,而且超级富豪完全可以通过税收筹划,轻易实现大幅减少税额。

没有人喜欢税收,就连财政部长也一样。

但在所有可行的措施中,增加消费税仍然是最好的选择,毕竟消费税是政府收入的第四大贡献者,仅次于净投资收益、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

文章英文版发表于Channel NewsAsia官网,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

原题为Commentary: GST hike unavoidable, will probably take place in 2023

作者:Simon Poh(傅寿明),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会计系副教授

翻译:李柏慧

*本文观点不代表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机构观点

消费税上调无可避免,新加坡经济复苏前景如何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