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森 (Nassim) 的超级富豪

2019年08月07日

新加坡最负盛名的一处豪宅刚刚以$2.3亿的价格售出这是在洋房和豪华顶层公寓创纪录交易系列里的最新一笔交易。为什么超级富豪都涌向新加坡?

那森 (Nassim) 的超级富豪

那森路上的优质洋房最近以破纪录的价格,即$2.3亿或每平方英尺$ 2,720成交。

位于那森路33号的优质洋房(GCB)拥有复古的外观占地84,544平方英尺,拥有一个网球场和一个室内游泳池,门口有一个岗哨,还有一条蜿蜒的道路通往双层式宅邸。房子被一排茂密的大树围绕,。

以$2.3亿的价格售出,按绝对价格计算, 它是里最大的交易。即使按每平方英尺的价格计算,它也是目前最高的价格之一——每平方英尺$2,720。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考虑到那森路B的土地面积,无论是绝对价格还是每平方英尺价格,其幅度令人震惊。”

卖方是Winrightt,这是一家由新加坡上市公司永泰控股 (Wing Tai Holdings) 的董事长Cheng Wai Keung及其妻子Helen Chow所拥有的私人公司。当EdgeProp Singapore联系Cheng时,他对此拒绝置评。

根据产权查寻显示,房屋购买协议于5月10日执行,并在7月4日完成且登记在买的名下。

买SG Casa是一家信托公司,根据记录,受托人是Withers KhattarWong律师事务所私人客户和税务团队的合伙人Leon Kwong Wing。

信托的受益人被是新加坡公民。“新加坡土地管理局(Singapore Land Authority)的土地交易审批部门(LDAU)都会要求受托人和所有受益人都是新加坡公民” Dentons Rodyk律师事务所企业房地产集团的高级合伙人Lee LiatYeang表示。

那森 (Nassim) 的超级富豪

花园的另一通往宅邸的道路

那些买得起的人

谁有在新加坡最负盛名的地购买价值$2.3亿的?

有人猜测,买家是Facebook的联合创始人Eduardo Saverin,他的身价$97亿美元(133亿),是新加坡居民。2017年,他以$6,000多万的价格购买了位于Sculptura Ardmore的超豪华顶层公寓,这套公寓的面积达1.03万平方英尺。然而,有人说Saverin已经不再适合住在顶层公寓里了所以坐落在占地84,544平方英尺的地段上的双层式宅邸可能更适合他的需求。

另一种可能性是澳门女商人Pansy Ho,她是香港上市公司信德集团(Shun Tak Holdings)的执行董事长兼总经理。这位新晋“赌场女王”从其父何鸿燊 (Stanley Ho)手中接过了赌场帝国的控制权。何鸿燊在澳门被誉为“教父”和“赌王”。

据说Pansy Ho的净资产至少有$45亿美元。据《南华早报》(South China Morning Post)报道,她去年以$1.146亿美元的价格在香港最负盛名的地区之一The Peak买了一。

信德三年前开始在新加坡投资,2016年以$1.45亿买下了卡斯加登路(Cuscaden Road)的一套洋房,并且将其改造成一家酒店; 2018年6月,以$3.755亿(每平方英尺(psf ppr)$2,910)的总价收购了Park HousePark House整体买卖在新加坡创下了历史新高的记录; 其后,以$2.18亿购入位于那森路14及14A号的洋房,因为该洋房有重建潜力。

那森 (Nassim) 的超级富豪

在84,544平方英尺的永久产权地段上,一个网球场和游泳池

人认为,那森路的买家可能是已故香港大亨郑裕彤的家人。郑裕彤于2016年去世,享年91岁。郑氏家族的庞大帝国包括在香港上市的新世界发展(New World Development) 房地产业务; 伦敦格林威治半岛的主要开发Knight Dragon; 以及周大福珠宝业务。据《福布斯》报道,该家族拥有净资产值$225亿美元,是亚洲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周大福于2014年和2015年在新加坡开设了两家珠宝店,新世界发展则参与了新加坡的两个住宅发项目:与远东发展(Far East Consortium International)合资发位于亚历山大景(Alexandra View)的Artia 的400套公寓; 和位于卡斯加登路的卡斯加登保育区(Cuscaden Reserve)一拥有192套单位的豪华公寓,就位于乌节大道附近,由远东发展和SC Global 发展的 Simon Cheong合资兴建。

那森 (Nassim) 的超级富豪

位于黄金地段的大片地块

2016年,在获得政府书面许可后,位于那森路的地块被分割为4个较小的地块,面积介于2万至2.1万平方英尺之间。不过,在最近的销售里,该地块反映在产权上的面积是整个地块的面积, 即84,544平方英尺。

List Sotheby 's International Realty的高级副总裁Steve Tay表示: “这表明,那些位于黄金地段地势较高拥有极佳视野的地块受到了超高净值人士的追捧。”

2013年,位于那森路33号的以招标的方式出售,仲量联行是这套洋房的独家营销代理当时的要价介于$2.5亿至3亿之间。该房产随后被回。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以$2.3亿的价格出售成了豪华顶层公寓和创纪录交易系列里的第一。“这种现象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 Dentons Rodyk的Lee表示“新加坡对超高净值人士的吸引力在于其安全的保障、稳定政治以及强势稳定的货币。”

那森 (Nassim) 的超级富豪

那森路的房被一排高大的树围绕,大大保障了隐私

新加坡最大的顶层公寓——一套位于丹戎巴葛中心(Tanjong Pagar Centre)华利世家(Wallich Residence)面积21,108平方英尺五卧室的顶层公寓,由英国发明家及英国首富James Dyson购得。最近,他在古鲁尼路(Cluny Road)购买了一套。位于古鲁尼路占地面积约为15,100平方英尺的这套洋房要价$4,500万 或每平方英尺$2,980。

“连锁效应”

最近顶层公寓也创下了各自公寓的新高,其中许多公寓是由中国籍人士购买包括Boulevard Vue,这里最后的一套也是最大的一套顶层公寓,面积为11,098平方英尺,售价为$5,200万(每平方英尺$4,686)。位于3 Orchard By-the-Park最大顶层公寓在6月份卖出了$3,150万(每平方英尺$4,805)的价格。在Boulevard 88,四套顶层公寓中的最后一套于6月初以$3,100万(每平方英尺$ 5,125)的价格售出。

RealStar Premier的总经理William Wong表示说:“这肯定会产生连锁效应,尽管我们可能会看到房地产购买量才会回升。”“顶层公寓的上升交易量将会是一个积极的推动力,因为这意味着一些顶层公寓的卖家可能转而购买。”

根据坊间的证据显示,香港的动乱已进入第二个月,可能会导致许多富人考虑将其企业和家庭迁往新加坡。

“虽然来自香港的高净值人士将无法购买优质洋房,但那些新加坡永久居民以及为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做出了至少两年重要贡献的人士仍可能获得当局批准购买精品,土地面积为1,400平方米,” Wong说。

他估计,在2019年的第2季度,香港的一些高净值投资者购买公寓、顶层公寓甚至商业房产的数量将会增加。“增加的需求和增加的交易量将对地产和市场产生溢出效应。我预计房地产的价格将从明年年初开始回升”他补充道。

那森 (Nassim) 的超级富豪

在过去三个月里,以$2.3亿的价格售出成了豪华顶层公寓和创纪录交易系列里的第一。(来源: Samuel Isaac Chua/EdgeProp Singapore)。

新加坡之星”

精品房地产经纪公司Lighthouse Property Consultant的总经理Samuel Eyo指出,其它地方的政治不稳定,提高了新加坡作为安全避风港的吸引力。他补充称,在市建局公布的2019发展总里,扩建南部濒水地区(Greater Southern Waterfront)以及两家承诺投资价值90亿的综合度假村“让新加坡的未来比其他国家更加”。

SRI的执行合伙人Bruce Lye表示,市建局2019发展总无疑是“一个催化剂”。他表示:“当我们的房地产经纪人把海外客户带到麦士威路的市建局,并向他们展示2019发展总时,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感到惊叹和信服。”

Lye说,无论买家是谁,最近购买位于那森路的都意味着想要拥有“限量版高端产品——从汽车手表”。“一些超高净值人士认为,这是新加坡新浪潮的开始。随着香港发生的事件,新加坡的稳定吸引了世界上富有的人士。看来新加坡星。”

Samuel Eyo拍摄了这座位于那森路33号的宅邸和庭院

那森 (Nassim) 的超级富豪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