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新加坡

2020年08月23日

8月21日晚,新加坡宣布进一步放开边境限制。

文莱和新西兰入境新加坡的旅客,若入境前14天一直待在当地,抵新后将无须履行居家通知,只须在机场入境处接受检测。

而从特定低风险国家或地区抵新者,也只须履行较短的七天居家通知。这些地方分别是澳大利亚(除了维多利亚州)、澳门、中国大陆、台湾、越南和马来西亚。

“回不去”的新加坡

对外国游客都能如此友好地敞开大门,新加坡的长期准证持有者现在返新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了吧?

事实上,还有很多人,没能回到新加坡……

01.“回不去”的新加坡

早在6月7日,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就透过电视台发表讲话示警,疫情过后,世界将变得不同,而新加坡可能也难以回到疫情之前的状态了。

新加坡将面临一个不一样的、更艰难的未来,企业得面对需求减弱及被各国政府限制的准备,甚或不少企业将因此倒闭,进而导致失业率上升,新加坡必须为此有所准备。

“回不去”的新加坡

8月11日,新加坡贸工部公布第二季新加坡经济调查报告,情势一片惨淡。

陈振声指出,新加坡今年第二季的经济表现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季,第二季经济萎缩13.2%,情况比第一季的萎缩0.3%更糟糕,也是历来最大单季跌幅。

“回不去”的新加坡

由于疫情导致全球和新加坡本地经济情况恶化,促使贸工部向下收窄全年经济预测,从原本预测的萎缩4%至7%,修至萎缩5%至7%。今年的经济展望意味着过去两三年的增长将被抵消。

“我知道有些人仍希望经济快速复苏,并且恢复到过去熟悉的常态,但令人痛心的真相是,我们已回不去疫情前的世界。经济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复苏,并且不太可能那么顺畅。”

真相是,新加坡已经“回不去”疫情前的经济状况。

“回不去”的新加坡

航空业萎缩、旅游业跳崖式下跌、建筑业停摆几个月……

然而这次疫情让新加坡回不去的不只是经济。

还有很多很多人。

02. 那些“回不去”新加坡的人

据统计,新加坡的外籍人口占了总人口数的近70%。不夸张的说,在新加坡的路上碰到三个人,有两个可能都是长期准证持有者。

这里先说个大前提,新加坡其实是允许长期准证持有者申请回坡的,至于批复率……不妨以5月份的数据为例。

5月份,新加坡人力部长杨莉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人力部收到约8万份工作准证持有者的回新申请,但只有少数获得批准。

“回不去”的新加坡

总结一下的话,大概就是:我允许你申请,但我不能保证你申请了就能通过。

之后,随着疫情的逐步控制,新加坡其实放宽了一些边境限制

根据新加坡移民局消息:从8月10日23时59分起,所有不在指定设施履行居家通知(Stay Home Notice)的入境者, 都必须佩戴14天电子追踪器。

包括新加坡公民、新加坡永久居民、长期准证持有者、工作准证持有者和其家属在内的所有入境者;

只要是在指定设施以外履行14天居家通知,期间都必须佩戴电子追踪器。12岁及以下的入境者则可豁免;

根据新加坡的最新入境政策,过去14天内去过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除外)、文莱、中国大陆、中国澳门、中国台湾、新西兰、韩国和越南的入境者,抵新后可不在指定设施履行居家通知。

“回不去”的新加坡

但是这群长期准证持有者,依然在这次疫情中遍尝了“回坡”的艰辛。

——回不去的学生

8月中旬,新加坡教育部在接受《联合早报》问询时透露:目前还有约500名小学至初级学院的国际学生尚未返回新加坡

“回不去”的新加坡

疫情爆发之前,有很多学生是每天往返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上学,虽然起早贪黑,但也能够按时到校上课。

随着疫情的爆发,从3月假期开始,就有很多学生因为回国休假,回到新加坡时需要进行居家隔离;也有不少国际学生家长因为担心孩子在新加坡的健康安全,干脆选择把孩子暂时留在身边。

接下来新加坡就进入了阻断期,令这些国际学生短期之内无法返新上学。

“回不去”的新加坡

目前就读诺雅初级学院一年级的黄庭(17岁)原本每天往返新马。他自3月假期回到马来西亚后,就因两国的出入境限制而迟迟无法返回新加坡。

谈到学校如何帮助他跟上学习进度时,黄庭回忆,新学期开学后,新加坡的学校也都在居家学习,没什么问题。但当大家都重新回到学校时,便面临一些挑战。

“幸好学校老师都很乐意帮助我,他们将课业资料发来,并让我随时发信息提问。有时候,一些老师上课时还会将手机放在课室前排,开视讯直播给我看。”

黄庭在6月中旬获得教育部批准回到新加坡,被安排住进酒店履行居家通知。当时正值学期测验,学校还将考卷送去酒店前台让他参加考试。

“我现在暂时无法回家,住在莱佛士书院的学生宿舍。虽然有时也会想家,但生活便利,学习也较忙,已打算之后住新加坡。”

另一方面,寄宿制大专学府如耶鲁—国大学院则为暂时无法或选择不返新的国际学生,提供灵活的课堂安排。学生事务处长斯坦菲尔德(Dave Stanfield)透露,学院目前有47名国际学生在新加坡境外进行在线学习。

“我们已为远程或混合教学做好了准备,一些课程已移至网络平台。”

“回不去”的新加坡

教育部指出:各所学校的教师和讲师将通过学生学习平台(Student Learning Space)或其他线上平台给学生提供学习资料,持续跟尚未返新的学生保持联系,并继续通过居家学习的方式协助他们跟上学习进度。

随着新加坡的逐步重新开放计划,教育部也预测持学生准证返回新加坡的人数接下来将增加。

学生入境新加坡应该遵循以下步骤:

计划进入新加坡的学生准证/原则批准信(IPA)的外籍人士在进入新加坡之前,必须先获得有关机构的入境许可证明。

如果获得入境许可,新加坡将向申请人颁发批准入境信函。学生必须在出发机场办理登机手续时向航空公司工作人员出示此批准入境信,并在抵达新加坡时在检查站出示ICA官员。

获准进入新加坡的长期通行证/ IPA持有者将获得居家通知。

“回不去”的新加坡

并且,学生和所有入境旅客一样, 从8月10日晚上11时59分起,若是在指定设施以外履行居家通知,都必须在14天居家通知期间佩戴电子监测器。12岁及以下的入境者则豁免佩戴。

教育部估计,未来两周,将会有少过100名返新学生需佩戴电子检测器。

——回不去的员工

新加坡人力部于2020年3月15号发布文告:从3月17日起,所有本地工作准证持有者以及他们的家属,无论属于什么国籍,如果过去14天到过东盟国家(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文莱、越南、老挝、缅甸和柬埔寨)、日本、瑞士和英国,在入境或返回新加坡前,都必须先获得人力部批准

“回不去”的新加坡

不久之后的4月3号,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宣布新加坡从4月7日开始至5月4日推行开始实行阻断措施,也就是所谓的“封城”;而后于4月21日,宣布延长阻断措施至6月1日。

在6月1日,新加坡阻断措施结束之后,很多滞留在外的新加坡员工都有这样的想法:阻断措施都结束了,我总能自由回来新加坡上班了吧!

其实这是错误的。阻断措施主要是关闭非必要服务的工作场所,和限制外籍员工入境没有关联。阻断措施结束,也不代表员工就能和往常一样入境返新上班。

换句话说,只要人力部没有做出更改/取消3月中旬颁布的长期准证持有者入境相关条例,要入境的外籍员工依然需要先得到MOM批准。

所以,现在身在国外的WP/SP/EP持有者,如果想要入境需要进行以下操作:

雇主必须先向人力部(MOM)提出申请,而且还得获得他们的批准;

获得MOM批准后,员工需要在进入新加坡三天前,通过ICA的电子入境卡(SG Arrival Card)服务填写并提交申报表;

抵达后,员工需要向移民官员出示MOM批准信,还有健康申报的确认email;

获准进入新加坡后,员工需要履行14天居家通知(Stay-Home-Notice, SHN)。

根据MOM官方网站,以下几点值得注意:

为了降低境外输入案例,MOM限制任何准证持有者进入新加坡。

MOM也强烈建议雇主,推迟将任何准证持有者,带入新加坡。

MOM要求雇主履行自己职责,保障新加坡公共卫生,和其他员工的健康利益。

如果雇主真的没办法推迟带入外籍员工,那么雇主可以提出申请;但MOM清楚阐明,获得入境批准的机会非常小

只有得到MOM入境批准之后,雇主才能安排外籍员工返回新加坡。

“回不去”的新加坡

在新加坡担任验光师的马来西亚籍员工柯顺龙(39岁)透露,自马来西亚宣布实施边境限制,他已经好几个月无法上班。

马来西亚宣布行动管制令后,他选择留在新山,原本计划在4月14日行动管制结束后,回到新加坡工作,不料新加坡这边也没能成功申请入境。

“老板没能帮我申请入境,我就只能在家里(马来西亚)待着,拿无薪假,还是很害怕的,万一被裁员了怎么办?”

像他这样被困在家里的马来西亚员工不在少数,毕竟新马两国唇齿相依。根据不完全统计,马来西亚有40万人在新加坡务工,其中不少是每天越过新柔长堤跨境上班的。

“回不去”的新加坡

8月1日,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宣布了新马周期性通勤安排(Periodic Commuting Arrangement,简称PCA)的详情,允许让本地公司提出申请,安排马国员工返新工作,这也算是开了一条“绿色通道”

“回不去”的新加坡

也希望随着疫情的进一步控制,更多健康的工作准证持有人能够返回新加坡开始工作,为自己谋一份生计,也为这个国家做一份贡献。

——回不去的家人

除了学习和工作,很多家人也因为疫情的原因无法进入新加坡,分隔两地。

生育,是生命的延续,对一个家庭来说是头等大事。一般来说,准妈妈和新手妈妈在这种时候都会比较需要自己家人的照顾,然而疫情,打破了很多人原定的计划……

小王来新加坡6年了,已经结婚,她的老公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毕业的新移民,高中就来到了新加坡生活。

提到新加坡,很多人第一时间都会想到环境好、教育好,再加上两个人的收入负担起三口之家的生活没什么问题,小王就和老公商量好要一个孩子。

“回不去”的新加坡

本来是一桩和和美美的事儿,小王和老公的生育计划也进展得很顺利,预产期定在2020年3月,本来小王的妈妈在新加坡待了一段时间陪小王,快过年的时候回了家,想在小王临近预产期的时候再来新加坡,陪她生产,照顾她月子,再帮忙带带孩子,减轻小俩口的压力。

结果疫情来了,新加坡开始实行边境限制,小王的妈妈就回不来了……

小王的年龄虽然不大,但孕期反应非常的强烈,基本是吃什么吐什么。与此同时,随着疫情的越发严重,她每次去产检都要心惊胆战,整个人在孕期变得形销骨立。

“回不去”的新加坡

最崩溃的时候,她在夜里对老公大哭:我想我妈

是了,在这种时候,没有什么比妈妈的照顾和支持更能让孕妇获得安慰。她的老公心里也着急,但是没办法,丈母娘就是回不来新加坡啊!

好不容易熬到了孩子生产,丈夫要上班,妈妈又不在身边,小王只能自己一个人扛下所有。每次她跟妈妈视频,两个人基本都要哭一场,妈妈一直怪自己为什么非要回国这一趟,结果现在回不去新加坡,心疼自己的闺女结果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回不去”的新加坡

这样的情况虽然可能是个例,但是没有人知道,这次疫情让多少在新加坡的外国人和他们的亲人就这样生生分开,到现在也没能见上一面。

我们只能祈祷,疫情早日过去,更多的家人可以团圆,不再饱受分离之苦。

03. 亲历者:回坡路漫漫

一位在新加坡工作的中国籍外籍员工Rae分享了她从中国回到新加坡的亲身经历。

回坡路漫漫,难于上青天。

国内疫情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Rae刚从新加坡回到国内过年。

当时新加坡疫情还不太严重,虽然二月份开始收紧对短期游客签证的发放,不过政策整体上还是比较佛系。再加上她拿的是长期的工作签证,所以Rae并没有很担心回坡入境的问题。

在Rae计划回新加坡的前两天晚上,也就是3月15号(周五),新加坡突然出台了政策,要求所有入境十四天前在中国境内逗留过的工作签证持有者都要通过所在单位向人力部(MOM)提交申请,收到批复后才可以入境。

“回不去”的新加坡

Rae在陈述的时候反复强调这一点,她说记得特别清楚,政策是周五晚上出台的,而他原定的航班在周日,周末MOM是不接受和审批申请材料的。

她当下就明白,自己肯定是无法按照计划回坡了。

回新加坡的这项申请并不是单纯填张表那么简单,除了在职证明,还需要她在新加坡的房东同意书,表示同意我落地新加坡之后的14天在房东的房子里自我隔离。

了解了这一系列要求之后,她就开始连轴转了:一边联系公司和房东收集材料,一边还得联系航空公司改签机票。那个时候,从沈阳直飞新加坡的航班都已经停飞。经停首尔或者东南亚其他国家也不可行,因为基本所有海外机场已经开始禁止过去14天在中国逗留过的人中转或过境了。

万幸的是,当时国航还剩下一班经停成都的航班,她在庆幸之余,立即着手办理改签,改签到了26号。

当时,Rae天真地以为申请只是走个过场。毕竟材料齐全,预留MOM官方宣布的两天工作日审核时间,应该会很快就收到申请的批复。

结果起飞前一天,也就是25号的时候,她就收到公司邮件说她的入境申请没有通过

而且MOM拒信没有说明哪个条件不符合或哪个材料需要补交,只是单方面告知结果并且没有提及对此结果的疑问或上诉。

“回不去”的新加坡

收到拒信的Rae不明所以,赶紧上网去查了一下,确实有很多和她类似的申请未被批准。新加坡政府对此声明说这是为了控制回坡的人流,被拒绝者也可以再次申请。

从政府的角度考虑,也许这是一种行之有效的限流方法,但是对于像Rae这样“被限流”的申请者,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她实在不知道要怎么修改自己的申请才能增加一些通过的几率。

Rae顿时陷入了焦虑,回不去是不是就意味着可能会失业?

而且即使幸运通过了申请,这项审批结果也只有三天有效,这意味着申请者如果不在收到批准邮件的三天以内进入新加坡的海关,入境许可就会自动失效。可是就像第一次改签一样,即使不考虑最后一分钟订机票的成本问题,在非一线城市买到一张符合三天内入境时间的机票难度也远远大于平时。

然而她基本不太抱希望的第二次申请竟然毫无预兆地通过了。她也非常幸运地在三月份中国新加坡全部航班停飞前,买到了最后几班的机票。

“回不去”的新加坡

这是一个欧皇的回坡经历,可即便Rae的运气指数已经接近爆表,也不能免于这回国的一顿折腾,更别提那些好几次申请无法通过或著无法在规定时间内返回新加坡的人了。

Rae也对新加坡政府的这项限制入境政策表达了她的看法:

单方面宣布拒绝与否,不提供任何沟通渠道和调整日程的空间,新加坡政府让特殊时期因为各种各样的家庭和工作原因想要尽快回到新加坡的长期居民更加焦灼。

如果是为了人群的分流,我不太清楚新加坡为什么没有采取批准合格的申请但是安排申请者不同入境时间的方法。这样政府可以规划每天入境人流量的同时,让申请者可以更好地安排交通与住宿。

单方面通知拒绝或是限时许可,意味着特殊时期的每个入境申请者的旅行安排都面临很大压力。

疫情造成的层层阻碍让Rae深刻感受到了:在新加坡,她作为外籍员工这一身份有多么脆弱。

持长期准证的外籍员工想要回坡,在平时或许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然而在特殊时期,长期准证并不能成为一张“PASS”卡,直通新加坡。

我们无从得知,疫情的这段特殊时期中有多少人无法按期返回新加坡,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失去了上学、工作或是与家人团聚的机会。

同时,正如李显龙总理所说,新加坡已经“回不去”了,我们无法寄希望于疫情过去之后,一切都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只能说,希望疫情的阴霾早日散去。

让“回不去”新加坡的人能早日归来,让每一个人携手并进,不再回望“回不去”的过去,共同建设“将要来”的美好未来。

资料来源:

1. 联合早报:陈振声:回不到疫情前状态 我国须建立新经济创造新工作

2. 联合早报:有约500国际学生未返新加坡 继续以居家学习方式跟上进度

3. 新加坡红蚂蚁:持工作准证的马国员工能回家,身为新加坡永久居民的还在痴等

4. 8视界新加坡:马国员工如何才能返新工作?一文看懂新马周期性通勤安排

5. Foodie SG:601之后,你真的能回来新加坡工作吗?

6. 联合早报:若入境前14天都在当地 文莱新西兰访客下月起来我国免隔离

7. 世记InOtherNews:新加坡:疫情之下外籍居民漫漫回坡路

-END-

“回不去”的新加坡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