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染疫心脏病逝 妻隔窗悲伤道别

148天前     5,742

相依为命40年,八旬丈夫确诊冠病后因心脏病去世,未亡人因隔离没能见最后一面,前天拄拐杖,隔着灵车车窗哀送亡夫。

人生最远的距离或许不是生与死,对于81岁的郑木花来说,是一面灵车的玻璃窗。即使丈夫的遗体就在眼前,她也无法见到遗容,只能隔着车窗,哀伤地凝视著冰冷的棺木,内心一阵阵悲痛。

郑木花的丈夫范亚九(83岁)日前被确诊感染冠病,于本月10日因心脏病去世,两人膝下无子女,只留下郑木花一人孤苦伶仃。

夫染疫心脏病逝 妻隔窗悲伤道别

郑木花拄著拐杖,隔着灵柩车窗与丈夫道别,轻声说了句“我爱你”。

隔离期收到丈夫去世的消息,郑木花当场泪崩,更留下了遗憾。

“朝夕相处40年,我与老伴一夜之间天人永隔,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在孝恩礼仪坊殡仪服务公司创办人郭景婷(40岁)的安排下,郑木花在丈夫的遗体送去火化之前,与丈夫做了最后的话别。

由于冠病确诊病患,范亚九的遗体在医院密封后就直接放进棺木,不能瞻仰遗容,也不能近距离接触,因此郑木花只能隔着灵车车窗道别。

前天出殡时,郑木花手拄著拐杖,贴著车窗凝望了许久,说愿他一路走好,又轻声用英文说了一句“我爱你”,场面令人心酸。

夫染疫心脏病逝 妻隔窗悲伤道别

死者范亚九。(受访者提供)

对于丈夫的离开,郑木花的打击很大,她说至今还将两人的结婚照带在身上,结婚证书也保存如新的一般。她也表示,如今心很慌,不清楚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妻子隔离了21天,死者遗体存放在医院殓尸房逾两周。

据悉,由于信息有点混乱,加上郑木花年纪大弄不清楚情况,她前后隔离了21天,于8月24才结束。

自范亚九于10日去世,遗体一直在医院殓尸房停放,昨早在殡葬业者郭景婷的协助下到医院领出了遗体。范亚九的遗体于昨日下午6时30分在万礼火化场火化。

死者身份证出状况,还得到警局备案。

郭景婷告诉记者,范亚九没有留下任何交待,家里很多关于他的东西也是找不到,包括身份证。于是,郭景婷在郑木花结束隔离后,还特地去接她,并陪她去警察局报失。

处理了身份证事宜,郑木花才领出范亚九的遗体。

夫染疫心脏病逝 妻隔窗悲伤道别

郑木花与丈夫无子女,孝恩礼仪坊创办人郭景婷(右)做“干女儿”,全程陪在身边。

两人膝下无子女,殡葬业者临时当“干女儿”协助处理后事。

郭景婷表示,她的团队有参加国家传染病中心举办的基本传染病课程,学习如何办理传染病患者的身后事并获得认证,也有处理冠病死者的经验。不过对她来说,这是第一次参与,让她感触很深。

她指出,大家都对“冠病”敏感,纷纷避开。“有人劝我不要处理冠病死者的后事,我说他是一个人,有他的人生和故事,如果我不接手,遗体会直接送去火化,太太更无法跟他道别。”

郭景婷说,每个死者都应该好好的走完最后一程,因此希望郑木花能全程参与,为丈夫画下人生的句号。

由于郑木花和丈夫无子女,郭景婷自称是“干女儿”,协助处理后事。不过,由于不是至亲,很多事情无法插手,但担心郑木花以后的生活没有着落,因此希望有关政府部门和慈善机构可以伸出援手。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