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战疫 | 大年初一,我和新加坡飞回的非武汉籍乘客在一起

2020-02-01     429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张冰清

1月24日(除夕)10时,TR188次航班从新加坡到达萧山机场。机上335名乘客,武汉乘客116名,非武汉籍乘客200多名。

随后,这200多名非武汉籍乘客作为密切接触者被安置在杭州市委党校内进行集中医学观察。

大年初一晚上,西湖区卫生监督所的方再扶收到通知:明天七点准时到杭州市委党校,参与疫情防控驻点任务!于是,他和同事们投身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疫”,并记录了这个难忘的春节——

亲历战疫 | 大年初一,我和新加坡飞回的非武汉籍乘客在一起

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肆虐华夏大地,给社会经济、人民安康带来巨大威胁。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作为杭州市西湖区卫生监督所的一名青年骨干,在新型冠状病毒防控保卫战打响以来,我便积极投身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

指导检查医院发热门诊、监测杭州汽车西站空气质量、检查酒店卫生及消毒情况、指导农贸市场落实爱国卫生工作……连日来,我跟单位的同事们一起奔走在各个医疗机构和各类公共场所之间,那里是人群最集中的场所,也是疫情防控最具潜在传播风险的地方。

不巧的是,就在这段最忙碌的时刻我的臀部却长了疔疮,,到了根本无法入座的地步,年三十一早,我便去了医院,由于感染伤口太大,医生建议手术切排。但联想到疫情的严峻形式和明后天的值班安排,我选择了用吃药和涂膏的方式延缓病情。

我知道, 相比于那些自动请缨服务疫情抗击一线的医护人员来说,我这点身体毛病算不上什么,况且还有更为紧迫和重要的事情等着我。

“明天七点准时到杭州市委党校,参与疫情防控驻点任务!” 在初一的晚上,我终于接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而当时,我正密切关注著电视里的疫情直播。不断跃升的确诊和疑似病例人数让我坐立不安, 疫情就是命令,是的,该我行动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驱车赶往市委党校。我了解到,从新加坡抵达杭州的TR188国际航班中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而同行的非武汉籍200多名乘客作为密切接触者被安置在杭州市委党校内进行集中医学观察。

亲历战疫 | 大年初一,我和新加坡飞回的非武汉籍乘客在一起

一个200多人的集中医学观察点,不可谓是项猝不及防的挑战。而作为卫生防控组的一员,我竭力扮演好观察点“服务员”和“协调员”的双重角色。

我的主要职责就是通过上传下达,积极做好市委党校医学观察点指挥部和卫生防控组的沟通协调工作,同时与公安部门、党校后勤处等其他部门积极配合。由于曾经在疾控中心工作多年,我对疫情防控具有相对丰富的经验。

为了保证医学观察点的健康安全,我达到观察点的第一件事,就是参与对医学观察点防疫工作区域的重新划定,制定相应的防护安全要求,并设计制作了各区域防护要求警示牌。

面对200多名医学观察人员,除了满足他们基本的生活需求,医疗需求也是很重要的部分。在市委党校建立的服务群当中,我要时刻关注和收集他们的诊疗和药品需求,务必做到及时回应,切实解决。同时我还需要特别留意他们的精神状况,耐心解答他们提出的问题,安抚他们的情绪,必要时还要联系提供相应的心理干预。

亲历战疫 | 大年初一,我和新加坡飞回的非武汉籍乘客在一起

为了减轻他们的精神压力,我们工作人员时常也会在服务群内开开玩笑活跃气氛。虽然刚开始会收到很多的抱怨和不解,但是每次我和党校后勤处的战友都会相视一笑,“咱们将心比心”,我们能做的就是提供更好更人性的服务。

在市委党校驻点的第二天晚上十点,我接到了家里的电话,母亲对我说: “奶奶因为心衰住进了ICU,你可以的话,赶紧回来看看”。和领导说明情况后,我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奶奶羸弱憔悴,病危的她只有六十来斤,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她时,,我已无法忍住自己的泪水,无法相信两天前我们还在通电话。

“老人的情况不太好,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主治医生对我们说。虽然奶奶身体一直不好,但是听到这些,我还是一下难以承受。“没事的,这里我们呢,有情况老妈再给你打电话”。我的母亲对我说,我看见她眼角闪著泪珠。

短短半个小时的相聚,也是过年的第一次相聚,而我也必须要马上赶回市委党校。因为我知道,疫情防控的工作同样重要,

此时此刻,还有成千上万个家庭因为这场严峻的瘟疫而被迫分开。

俗话说“手里有枪,上场不慌”,做好个人防护措施,才能无虑得为我们观察人员服务。而面对防护物资的缺乏困难,我们积极响应观察点指挥部“精简、高效、可持续”的原则,对现有医务人员的防护物资进行盘点,并进行统一发放。同时,采用电话、微信等方式,减少医务人员与医学观察人员的直接接触。

作为平时卫生监督检查的工作重点,医疗废物的规范处置工作也是此次重要的疫情防控内容。根据市委党校医学观察点的实际情况,我参与了医疗废物临时存放点和专用回收箱的合理设置,并指导医务人员和其他工作人员对医疗废物进行规范化回收处理。防止由于医疗废物处置不规范造成交叉感染,从而导致疫情蔓延的情况。

在市委党校医学观察点驻点工作中,我见证了众多医务人员、党校工作人员、公安部门等在疫情防控中的种种“逆行”,感受到了杭州这座城市在应对疫情过程当中的速度和温度。虽然我们分工不同,但目标一致,就是要坚决打赢这场空前的疫情保卫战!

有一天,我的孩子给我打电话,“爸爸,你啥时候回家啊”?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几天没回家了。

亲历战疫 | 大年初一,我和新加坡飞回的非武汉籍乘客在一起

我看着手机微信群里的那些被观察的同胞们,我想,他们应该比我更想回家吧,而我的使命就是,让他们能够安全回家。

希望这场疫情早日过去,那时候,我们一起回家吧。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