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2019-10-15     561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新加坡有多小?土地面积是719.1平方公里,仅为上海的1/9;截止2017年6月,总人口561万,其中,公民和永久居民仅396万,仅为上海户籍人口的1/4强。

新加坡有多强?2017年,新加坡人均GDP53880.13美元,世界排名第11,高于香港的44999.31美元;上海同期人均GDP18749美元,仅为新加坡的1/3强。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经济上,新加坡是一个较为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被誉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其经济模式被称作为“国家资本主义”;政治上,新加坡以稳定的政局、廉洁高效的政府而著称,是全球最国际化的国家之一;文化上,新加坡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移民国家,以促进种族和谐为核心政策,已经形成了共同的社会价值观。

作为一个微型城市国家,新加坡却拥有与其国土面积极不相称的国际影响力,你可知道,在这份光鲜的成绩单背后却是十分艰辛的发展历程。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从19世纪初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新加坡一直是英国马来半岛殖民地的一部分,像英国许许多多的海外藩属一样庸庸碌碌安安稳稳度过了上百年,并未产生民族自觉意识。1941 年 12 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迅速占领了包括新加坡在内的整个东南亚。面对日军的大举入侵,驻守在马来半岛的十万英军迅速溃败,并在新加坡向日本投降,这使英军威信扫地,并使受英国殖民统治的新加坡人民看到了英国的外强中干,对英国大失所望,并坚定了当地人民反抗殖民统治,争取独立的信心和决心。马来人,包括新加坡人民开始走上了摆脱英国统治的的独立运动道路。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好在这一场独立运动并不像世界其他民族那样需要杀开一条血路。二战结束后,英国虽然重新恢复了对新加坡的统治,但是,以英国当时的国力来看,“日不落帝国”的辉煌不再,早已无力辖制太多的海外领地。英国殖民地事务部助理次官爱德华·根特认为,殖民地统治突然被打断是一个良机,刚好可以改变以前的殖民统治体系,可以为鼓励地方自治的政策提供便利(英国人真会说话)。

二战后的英国只想保留那些卡住关键地理位置的港口城市作为自己的直辖领地,放任那些大片的落后地区去搞自治。所以,1946年,英国先后颁布了“白皮书”、“蓝皮书”,要将新加坡从马来亚联邦中划分出来,成为英国的直辖殖民地。可惜,马来人民不同意,新加坡人民也不同意。直到1954 年,以林德爵士为首的新加坡制宪委员会发布了《林德宪制委员会报告书》,首次规定了建立民选议员占绝对优势的立法议院,终于将新加坡的政治权力从英国人手里转向了当地人士手中,基本算是实现了从英国殖民统治下的民族独立。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新加坡战后出现了马来亚民主联盟、进步党、劳工党、劳工阵线、人民行动党、民主党等多个政党,尤其是李光耀为首的留学生群体与马来亚共产党前锋组织在1954年联合建立的人民行动党迅速成为新加坡第一大党派,掀开了新加坡政治的新篇章,在 1959 年的大选中,人民行动党获得全部 51 个席位中的 43 席,超过半数席位,可单独组阁,35岁的李光耀出任新加坡政府总理。

一个问题一直是许多中国人的误会:新加坡想从马来亚分离出来独立建国。

为何说是误会?因为新加坡这种弹丸之岛,如果脱离马来半岛就会有生存危机,真的会连水都喝不上。

事实正好相反。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自成立以来就心心念念寻求与马来亚合并,这是他们一直宣传的目标,人民行动党上台后,政府声称,“新加坡的未来最终在于与马来亚联邦重新合并,成为一个独立国家中的一个邦”。李光耀曾声称:“没有经济基础(指马来亚联邦),新加坡根本无法存活下去”。1963年9月16日,马来亚、新加坡和沙捞越等地同时宣布马来西亚成立,新加坡完成与马来亚的合并,成为马来西亚的一个州,李光耀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然而,新加坡与马来亚的合并,令马来亚人忧心忡忡,时刻担心华人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势力会危及马来人的特权地位,尤其是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存在感太强了,参与联邦政治、经济、社会事务实在是太积极了,引起了马来人的警惕和忌惮。1965 年,马来西亚联邦议会决定将新加坡从联邦中分离(踢)出去,不带你玩了!甩掉了新加坡,马来人欢欣鼓舞,鞭炮齐鸣,弹冠相庆,股市翻番。

李光耀却悲痛欲绝,他在电视台的镜头前宣布独立的那刻放声大哭!你体会一下这种心情:一个婴儿被剪断脐带与母体分离的那一刻,他(她)不是哇哇大哭吗?下一刻,我的奶水在哪里?彼时的李光耀心里一片茫然,宝宝心里苦啊:新加坡弹丸之地,没有任何自然资源,连淡水都没有!国力贫弱,无兵无炮,老子去国会都是马来西亚的机车警卫护送,寒酸至此!新加坡彷佛汪洋中的一只小船,飘到哪里算哪里。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现实真的很残酷。新加坡夹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之间承受着巨大的地缘政治压力,英国即将从新加坡撤出军事基地所带来的国家安全问题和大量文职人员的失业问题,种族冲突问题。。。最重要的是经济问题。

新马分家后,李光耀原本希望获得马来西亚的原料市场成为泡影,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也减少了通过新加坡出口橡胶和棕榈油等原材料,直接同工业国家贸易,导致了新加坡的贸易额大幅下降。新加坡一片萧条,大量工人失业,学生失学,工厂和商业部门开工不足,缺乏启动资金。

真是亲妈不要,养母不管,敢问路在何方?

李光耀毕竟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他在哭着宣布独立的同时,也下定决心要建立一个“在自由与正义的原则基础上的民主、独立的主权国家,并在一个更公正、更平等的社会里,永恒地谋求人民安宁和幸福”。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1960年代中期,世界正是美苏争霸的“冷战”时代,这就给了新加坡夹缝中求生存的国际政治空间,扼守在马六甲海峡咽喉之处的新加坡为自己争取来了战略优势。一方面,新加坡新加坡投靠美国,将其当成和平安全的依靠;另一方面,仿效以色列发展军事力量的做法,投入大量资源建成了一支装备精良的现代化部队。

经济上的机遇则来自于西方国家的产业升级换代。1966年后,西方主要国家进行了二战后国家经济结构的战略调整,向发展中国家输出了大量的出口劳动密集型工业,新加坡牢牢把握住这个机会,改变了原来以转口贸易为主的经济发展方式,倡导发展以劳动密集型为主的进口替代工业。这个套路是不是有点耳熟?“亚洲四小龙”都是这个战略,而我们中国在改革开放初期也采用这个经济模式,取代“四小龙”成为了第二波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目的地。

解决种族冲突问题则依赖于多元文化融合的国家认同政策。新加坡公民主要以4大族群来区分:华人占了人口的74.2%,马来族占13.3%、印度裔占9.1%,欧亚裔/混血占3.4%,相应地,新加坡拥有4种官方语言,即英语,马来语,华语和泰米尔语。新加坡居民的宗教信仰也多元化,是佛教、道教、基督教、伊斯兰教、印度教、锡克教的大熔炉。因此,新加坡独立之后面临种族冲突的潜在危险。李光耀政府营建了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不同阶层协同发展的“新加坡模式”,是全球首个以国家白皮书形式提出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国家,以“一个种族、一个国家、一个新加坡”的国家认同为核心思想,以精英主义、儒家文化、实用主义、亚洲式民主等观念塑造共同价值观,并在学校教育中得以贯彻,培育出统一的“新加坡人”。这种做法避免了社会撕裂的悲剧。

当然,新加坡的发展成就根本上还是得益于强有力的威权主义政治体制。新加坡是一个实行议会共和制、多党制的现代国家,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地位稳固。这种“一党为主”的独特政党体制,为新加坡建立了一个威权主义的“强政府”,这个政党具备强大政治权威和执行力,为新加坡打造出了一个高效廉洁的“好政府”。当然,对于新加坡而言,实行民主政治,推进国家治理走向政府-社会-市场各归其位的“善治”结局是未来发展的大趋势。

那就是说,新加坡,请放下你的鞭子!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参考文献

【1】新加坡共同价值观培育研究 冯博东北师范大学 2019-05-01 博士论文

【2】新加坡国家治理能力研究 吴文上海师范大学 2019-03-01 硕士论文

【3】二战以来新加坡和韩国领导人政治身份的变迁 陈科技 2019-05-01 硕士论文

【4】新加坡国际生存空间研究 朱加虎 2015-06-01 硕士论文

新加坡“被独立”,李光耀气哭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