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遗嘱纠纷再起 李氏弟妹诉拟定遗嘱律师

173天前     825

作者:黄佩玲

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遗嘱再次成为焦点,遗嘱执行人李玮玲医生与李显扬向新加坡律师公会提出四大投诉,指责帮忙父亲拟定六份遗嘱的柯金梨律师违反专业操守,包括把李光耀与她的电邮通讯内容发给李显龙总理,然而后者并非遗嘱执行人。

综合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与高庭法官的裁决,律师公会将就其中三项投诉,向大法官梅达顺申请设立纪律审裁庭,对柯金梨展开纪律聆讯。

李光耀遗嘱纠纷再起 李氏弟妹诉拟定遗嘱律师

李玮玲医生与李显扬指责帮忙父亲拟定六份遗嘱的柯金梨律师(图)违反专业操守。(档案照)

这三项针对柯金梨的投诉分别是泄露与李光耀的通讯内容,违反律师与当事人的保密义务、向李光耀遗嘱的执行人提供虚假与误导性的资料,以及没有按照李光耀生前的指示,妥当销毁所有旧版本的遗嘱。

李光耀生前一共立过七份遗嘱,前六份遗嘱是由他的私人律师柯金梨在2011年8月至2012年11月之间帮忙拟定。柯金梨是李光耀已故妻子柯玉芝的侄女,她在李及李律师事务所担任管理合伙人。

根据昨天中午所发出的高庭判词,李玮玲与李显扬在2019年9月5日致函律师公会,以李光耀遗嘱执行人的身份,正式投诉柯金梨。

李光耀遗嘱纠纷再起 李氏弟妹诉拟定遗嘱律师

李玮玲与李显扬(图)在2019年9月5日致函律师公会,以李光耀遗嘱执行人的身份,正式投诉柯金梨。(档案照)

李氏弟妹的投诉一共有四个,包括柯金梨把李光耀与她讨论遗嘱的电邮内容发给李总理,然而后者并非遗嘱执行人,柯金梨这么做等于违反律师应遵守的保密义务。

原来,在李光耀逝世后,李总理与李玮玲都要求柯金梨提供与父亲遗嘱有关的记录与资料。柯金梨分别在2015年6月4日与22日,通过电邮同时回复两人的询问,并且也把李显扬列为收件人之一。柯金梨当时解释,她认为应该让三名遗产受益人都知道与遗嘱有关的内容。

两天后,李玮玲与李显扬通过律师致函柯金梨,表示与李光耀遗嘱相关的信息,受限于律师与当事人之间的保密义务,柯金梨不应该继续把这些资料与相关通讯内容,转发给非遗嘱执行人。

李光耀遗嘱纠纷再起 李氏弟妹诉拟定遗嘱律师

李光耀的遗嘱争议部分包括其位于新加坡欧思礼路的旧居处置问题。(档案照)

此外,李氏弟妹也指出,柯金梨在两封电邮中提供虚假与误导性的信息。尽管被李玮玲要求提供所有与遗嘱和欧思礼路故居有关的通讯记录,包括拟定最后一份遗嘱的来龙去脉,但柯金梨却没有提供她与李光耀在2013年11月与12月的电邮往来记录。李光耀是在同年12月17日立下最终版本遗嘱,而他与柯金梨在12月份的来往电邮中曾谈及是否拆除故居,以及分配给三个子女的遗产比例。两人认为,柯金梨是故意漏掉如此关键的资料。

李玮玲与李显扬的第三项投诉则是指柯金梨没有按照李光耀的指示,销毁所有旧版本的遗嘱。两人在遗嘱档案资料中发现,柯金梨曾记录她在李光耀的面前“撕毁”第一份遗嘱,但他们认为柯金梨并没有销毁所有旧遗嘱。第四项投诉则是指柯金梨没有妥善保存与记录李光耀针对遗嘱所给予的指示。

律师公会接到投诉后,按照律师专业法令的纪律审裁程序,先委任一个委员会进行初步调查,决定是否就投诉展开正式的纪律聆讯。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出炉后,公会决定只针对柯金梨被指违反保密义务的投诉,向大法官申请设立纪律审裁庭。

李氏弟妹不满,去年9月向高庭申请就另外三项投诉也展开纪律聆讯。昨天,高庭法官邓碧云发表书面裁决,批准李氏弟妹的部分申请,指示律师公会必须就另外两项投诉,申请设立纪律审裁庭。

法官认为,综合调查委员会两份报告的内容,有表面证据显示没有销毁旧遗嘱,以及提供误导性内容这两项投诉可能成立,但一切有待纪律审裁庭成立并举行纪律聆讯,以定夺柯金梨的行为是否构成专业行为失当。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