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285天前     1,584

01 小宁

第一次见到小宁的时候,她穿着红色丝绒质地的连衣裙,高马尾绑在后面,画着淡妆。不仔细看,很难把她和长斑联系起来。

坐在茶餐厅的一角,她讲述了自己来新加坡之后的长斑故事。

小宁老家在中国福建,来新十年,现在的工作是学前幼儿老师。从小到大她的皮肤都还算不错,青春期没有长痘,之后也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皮肤问题。

可是来到新加坡的第一年,小宁注意到了自己脸上的变化。

先是脸颊颧骨处出现了一些浅浅的红印。小宁只当是来到热带不注意防晒被晒伤了,于是每天都坚持涂防晒。可奇怪的是红印不但没有消减,反而颜色变得更深。不到一年的时间,小宁的颧骨两侧就像鹌鹑蛋壳一般。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自从脸上出现了这些暗斑,小宁开始变得不自信,每次出门前都要用很厚的粉底遮住这些暗斑,很多时候还要在粉底上再加一层遮瑕。

除了努力遮盖,小宁也尝试了各种方法去掉脸上的斑。她试过了不同品牌的淡斑精华、淡斑面膜,有价格不菲的大品牌,有号称奇效的土方子,也有追求成分的维C产品。怕不够,她还辅助服用淡斑保健丸和淡斑口服液。内服外用加起来是否真的有用,小宁并不敢确定。坚持了九年,她脸上的斑虽然没有明显好转,但是也没有进一步恶化,扩散到其他区域。

如果不做这些尝试,小宁脸上的斑今天会是什么样子,我们不知道。但是尝试了过后,小宁也更加明白,自己脸上的斑不是一般的方法可以祛除的。

02 转机

2019年,小宁在《新加坡眼》上看到了一篇One Face皮肤与医美诊所治疗各种黑斑色素问题的文章,于是决定去看一看。

预约好了时间,小宁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到达了One Face诊所,见到了黄昭华医生(Dr David Ng C H)。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小宁原本以为黄医生看过自己的斑之后会很快提出激光治疗方案,可是黄医生却问起了一连串的问题。

长斑多久了?是否出于孕期?是否有服用带有激素的产品?家人中是否也有人长斑?是否长时间处于阳光照射下?是否有做过激光镭射治疗?

黄医生解释道,虽然都是长斑,但是也有分不同的类别,不同的类别色素沉淀不同,治疗起来也有差别,因此正确诊断黑斑的种类,才能对症下药。

小宁之前也听说过孕期长斑、遗传长斑、日晒长斑的说法,但是她没有怀孕,家里没有人长斑,平时也有注意防晒。

有着十多年的临床经验,黄医生在初步诊断时对小宁的黑斑类别已心中有数。但听了小宁的回答,还是提出让她多做一项电脑黑斑分析图片,以便辅助确定斑的种类。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电脑黑斑分析图片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黄医生的提议让小宁有些忐忑。之前去看医生,也没见这么折腾。确定一个斑的种类,也需要这么麻烦,莫非这个斑另有蹊跷?

做完电脑黑斑分析图片后,黄医生花了些时间进行分析,并将小宁的检查结果与几十种斑做对比,最后得出结论:小宁长的是颧母斑(Hori’s naevus)。

那是小宁第一次听到颧母斑这个说法。长了近十年斑,别人口中的“黄褐斑” (melasma)、“蝴蝶斑”,最终居然是颧母斑? 黄医生耐心地向小宁介绍了这几种斑的差别。黄褐斑和颧母斑虽然看起来相近,但是仍有细微差别。黄褐斑常见于中年女性,造成长斑的因素有年龄、基因、荷尔蒙、微血管刺激和太阳紫外线长期照射等等,主要长在脸颊和额头,因为两边对称并呈现出深褐色,所以有时也俗称为“肝斑” 或“蝴蝶斑”。

而颧母斑是一种更少见的深层斑,有的患者十几岁就出现了,临床表现为脸颊颧部、鼻梁和额头两侧出现一团褐色或灰色的深层斑点。称其为“深层斑”,是因为颧母斑长在皮肤的内层真皮里(皮肤组织分为外层角质层和内层真皮),类似于把色素注射进真皮里的纹身。因此药膏无法起到作用,只能靠医疗激光来祛除颧母斑。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颧母斑的模样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黄医生也提到了近些年来诊所治疗颧母斑的患者有逐年增加的趋势。在One Face诊所患有黑斑问题的顾客群中,除了本地新加坡人,中国顾客就占了两到三成,但是颧母斑的患者中,中国顾客却占到了三四成左右。对此,黄医生也感到很诧异。

之后黄医生的护理师向小宁展示了之前成功治疗的颧母斑和其他黑斑的案例,尤其几位来自中国患者的案例。浏览这些案例,让小宁看到了希望。

基于小宁的情况,黄医生提出了医疗激光治疗方案。方案包括十次激光治疗,以一个月为周期,包括在诊所的激光治疗和自己在家的护理和防晒措施。小宁没有多犹豫,接受了这个治疗方案。

03 改变

接受治疗这个决定,小宁心里其实早就做好了。

和这个当初连名字都不知道暗斑对抗了近十年,她知道自己能试过的方法都试遍了。激光治疗也不是没听说过,只不过就是缺一个契机。黄医生的专业性让她相信,时候到了。

颧母斑难治吗?答案是肯定的。由于很多患者都像小宁一样对颧母斑缺乏了解,走了很多年的弯路。寻求专业治疗时,已是多年的顽固斑。

现在回过头来看激光治疗并没什么,可是当时的小宁还是感到非常不安。一是她自己比较怕痛,二是觉得激光就像在对脸“动刀”似的,难免害怕。

小宁的这种心态在很多第一次接受激光治疗的患者都有。黄医生和护理师们做的就是在心理上开导这些患者,告诉她们激光治疗已经是一项非常成熟的治疗方法,在经验丰富的医生手法下安全性很高。而且医生也会根据每一位患者的反应,调整激光设置,达到最佳效果。

来诊所之前,小宁也上网了解到黄医生擅长利用激光镭射除去黑斑,之前做的医美激光疗程超过了三万次。医生的专业让小宁放下心来,经历过一次激光治疗后的她表示,像她那么怕痛的人,也觉得“只有小小的刺痛感”。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经过了激光治疗后,皮肤会经历几天的红肿修复期。这段时期,医生会先帮助止红止肿,等到褪红之后再搭配诊所自制的护肤产品涂抹。小宁觉得,自己的效果明显或许就是因为有认真听从黄医生的指示,在家配合涂抹所指定的护肤品护理并且做好了防晒措施。“5-7天褪红之后,真的可以感觉到斑在一点点淡掉。”

黄医生在小宁接受治疗前就再三强调,激光治疗之前和之后,小宁得遵从的护肤护理和防晒措施。因为如果这些护理不妥当的话,会间接影响到激光除斑的最终效果。

本来计划十个月完成的治疗,因为疫情打断持续了一年多。现在的小宁即使素颜也只有淡淡的斑印,上淡妆之后皮肤基本上看不出长斑的痕迹。小宁对这样的结果已经很满意了,但她表示自己还会继续接受治疗,直到脸上完全看不到颧母斑的那一天。

说到这里,小宁的眼睛里充满了自信的光。讲出自己的故事,小宁也希望能鼓励到像她一样有皮肤或医美困扰的姐妹。有些时候,皮肤问题真的不是自己努力就能解决的。早点找到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和对的皮肤医美医生,就可以早点找回那个乐观自信的自己。

One Face诊所是新加坡专业的皮肤与医美医疗团队,常见的问题(如黑斑色素沉着、暗疮痤疮/粉刺、皮肤老化、医美问题等等),One Face都能提供全面有效的医学医美护肤解决方案。

营业时间:

星期二至星期五:上午11点 - 晚上8点

星期六上午:上午10点 - 下午5:30

星期日中午:中午12点 - 下午5点

周一和公共假日:休息

地址:1 Tras Link #02-01 Orchid Hotel(胡姬酒店)Singapore 078867

地铁:最靠近Tanjong Pagar Station(丹戎巴葛站)

电话:+65 6222 2262

微信:+65 9822 2989

来到新加坡后,长了莫名其妙的斑,涂不掉也遮不掉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