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新加坡,我分享在新加坡抗疫的故事和经历

2020-05-21     792

我在新加坡,但是我的家人在武汉,有句话说的好,海外华人要打满疫情的全场,上半场一直担心武汉的家人,下半场自己亲身经历疫情。

其实在2019年的12月中旬,我还带着家人一起回武汉看望父母了,那个时候还是风平浪静的,我们还一起去了江汉路步行街,吃鸭脖子,喝奶茶,玩得很是尽兴!12月下旬回新加坡后,一切都还是很正常的。

我在新加坡,我分享在新加坡抗疫的故事和经历

汉口江汉路步行商业街

1月23日凌晨,武汉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了武汉封城的命令,也在同一天,新加坡出现首起确诊病例,一名来自武汉的旅客抵新后确诊。进入2月,境内感染源不明的病例增加。政府通过追踪接触者等举措,有效控制病毒扩散。这个时候,新加坡还被张文宏教授点名表扬,新加坡是佛系抗疫成功的国家,那个时候,新加坡政府并不要求全民戴口罩,在地铁上,公交车上,戴着口罩的我们被当做异类。其实在疫情初期,的确是做的不错的,政府的信心也来自于新加坡特别的医疗体系!

新加坡的医疗体系分成了三个等级,第一级就是遍布全岛的诊所,一般的感冒发烧都是去诊所,所以第一道防线就是诊所,凡是去诊所看病都需要填写一张有没有去过疫情国家的申报表,凡是去过这些国家,然后又有感冒发烧症状的立刻会作为高危人群送到传染病医院检查。第二级就是综合医院,综合医院采用预约制,没有预约是看不到医生的,当然急诊除外。第三级就是专业医院,比如说心脏病医院,肾病医院等。这样的医疗体系,不会让病人过分集中,造成医疗体系的过载和崩溃!

我在新加坡,我分享在新加坡抗疫的故事和经历

新加坡医疗体系

然而,3月中开始,病例出现激增,主要是新加坡鼓励在疫情国家留学和工作的新加坡人回来,这样导致了更多的输入病例。当然一系列相应措施实行后,输入病例锐减。但也是埋藏了一个大炸弹,那就是劳工宿舍。

据统计,新加坡有20万名外籍劳工住在43家专用宿舍,还有约10万人住在工厂改建宿舍和在工地建造的小型宿舍。新加坡2月初发现第一例外籍劳工感染病例,到现在马上就要到达3万病例了。

4月7日,新加坡政府启动近一个月的“断路器”阻断措施,4月21日,宣布阻断措施延长一个月至6月1日。我们也就正式加入了封锁在家的日子,最多两个星期出去一次,购买必要的生活必需品,新加坡关闭了超过80%的营业场所,孩子在家上网课,能够在家办公的不允许去办公室等等一系列的措施。

5月19号,新加坡政府已经宣布了不会继续延长封锁期了,会从6月1号开始逐步放开措施,学生也会分批开学了,一切都慢慢好转起来了,但是抗击病毒的斗争并没有结束,因为疫苗还没有研制出来,人类还没有对于病毒的有效方法,不管我们身处在哪里,我们都要齐心合力对抗病毒,没有国界之分,没有人种之分,因为我们都是人类!

我在新加坡,我分享在新加坡抗疫的故事和经历

让我们一起合力抗击病毒!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