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运会】34岁新加坡桌球一姐冯天薇将四度出征奥运

141天前     891

新加坡桌球团队这次由经验丰富的冯天薇、于梦雨出击女单;奥运新丁周哲宇则挑战强敌如云的男单赛事。此外,新加坡女团在这个项目素有威名,这次要稳中求进。

【东京奥运会】34岁新加坡桌球一姐冯天薇将四度出征奥运

生涯大起大落 冯天薇放下遗憾追寻奥运热情

【东京奥运会】34岁新加坡桌球一姐冯天薇将四度出征奥运

冯天薇在本届奥运不想留下遗憾(档案照)

2016年里约奥运会对冯天薇而言是遗憾。

当时冯天薇高居赛会女单二号种子,可惜在复赛不敌日本名将福原爱,无法保住她在2012年伦敦奥运夺得的历史性女单铜牌。冯天薇领军的女团也在半决赛不敌中国。铜牌战,冯天薇连续败给石川佳纯与伊藤美诚,新加坡女团总比分1比3败给日本队,与奖牌失之交臂。

里约归来,围绕冯天薇的却是一系列负面新闻,同年10月,她不获新加坡桌球总会续约,震撼本地体坛。当时乒总给出的理由是冯天薇“不符合备战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改革计划”,要致力栽培新人。冯天薇则“单飞”,组建自己的训练团队,自己安排参赛。

四年多过去,冯天薇仍是新加坡头号,仍是新加坡在桌球项目夺牌的希望。

冯天薇:内心还是温暖的

如今回看,会不会觉得体育世界很残酷?会坚持到现在,是不是因为不服输不服气?现年34岁的冯天薇在日本大阪租的公寓里通过视讯,缓了一口气说:“可能那个时候自己会有这种想法。现在整个看过来,新加坡还是非常支持我的,包括新加坡体育学院、新加坡奥委会对我的支持都很大,不然我不可能有机会坚持到现在。我内心非常感谢新加坡让我可以一直继续这个梦想。”

对于成绩至上的体坛,冯天薇的回答,颇有过尽千帆之感:“体育就是这样,主要是成绩。成绩背后当然有体育与拼搏精神,包括人格上面的、运动员背后的故事。不过直观来讲,成绩非常重要。但我也感受到了成绩背后的东西,所以说内心还是温暖的。”

来临东京奥运应该是冯天薇的最后一届奥运了。再拼三年打巴黎奥运?冯天薇表示几率只有10%。如果是最后一届,冯天薇希望能好好享受。

2008年是新加坡桌球的突破年,李佳薇、王越古、冯天薇携手,一举夺得奥运女团银牌。2012年伦敦奥运,冯天薇勇夺女单铜牌,李王冯的组合也夺得铜牌。

冯天薇的桌球生涯大起大落,小时候因心肌炎无法承受剧烈训练,拖着病体,于2005年离开中国国家二队,到日本打职业联赛谋生计。在日本两年,她调理好身子,2007年被新加坡桌球国家队发掘,入籍后为新加坡带来突破。

兜兜转转16年又来到日本,冯天薇2020年底参加日本T联赛后就一直留在大阪训练,间中只去了一趟卡达参加世界桌球职业大联盟(WTT)举办的两项赛事。

2017年离开新加坡乒总对冯天薇来说,是选择了另一种职业生涯的方式。四年来无怨无悔,虽然许多琐事都要自己负责,反促人成长,成为过渡到退役生活的良好锻炼。

借奥运精神对抗疫情

这次面对疫情,冯天薇坦言,运动员还是有担忧的,尤其害怕进入奥运村可能感染病毒。不过看到各国如此支持奥运,派代表参与,说明大家对战胜病毒看见曙光充满决心。

“奥运的精神就是更快更高更强,其深层的意思还有超越极限、挑战自我,这是从奥运的角度来看。如果从奥运战胜病毒的角度来看,可能大家希望把奥运精神带到战胜病毒当中。”

至于她所熟悉的日本,她说:“我对日本还是挺有情怀的,2005年待过两年,回到日本也非常亲切,环境是自己喜欢的,所以把备战放在日本。现在不敢说是,但奥运之后可以看看这里是不是福地吧。”

在冯天薇看来,奥运是考验极限的比赛,因此每时每刻都不能松懈,直到上场之前她都会努力思考战术,努力进入到比赛状态。当记者问她:这样不压力吗?她有点苦笑地回答:“当然啊……”

冯天薇明白现在已经过了自己2008至15年的巅峰期,但到了生涯的另一个阶段,她对奥运的目标不再是奖牌,而是寻找个人内在的突破。

实现参加奥运梦想 周哲宇:好好享受每一刻

【东京奥运会】34岁新加坡桌球一姐冯天薇将四度出征奥运

周哲宇是首位新加坡土生土长获得奥运资格的桌球运动员。(新加坡桌球总会提供)

逢大赛都会染发转运,新加坡桌球男单代表周哲宇打算在东京奥运给大家惊喜。

周哲宇在出发日本前说:“染一个不同颜色,可能带来好运,也给自己看上去有新鲜感。现在还不知道会染什么颜色,你们就期待一下吧。”

周哲宇14岁就代表新加坡参加青年奥运会,此后为国家队参加多届东南亚运动会与英联邦运动会,取得不错的成绩。今年初周哲宇在多哈举行的亚洲区奥运资格赛男单决赛打败队友冯耀恩,乘上奥运末班车,成为首位新加坡土生土长获得奥运资格的桌球运动员。

现年25岁的周哲宇说:“能成为第一位拿到奥运资格的本土桌球员,对我个人和总会来说,都是算是历史性的突破吧。很感谢家人和总会那么多年的培养和鼓励,我才能走到这里。我也希望这次的成就能激励年轻球员在未来有相同的梦想,不断努力,尽力去实现。”

那场资格赛很残酷,名额只有一个,两位新加坡选手必须决一胜负。

2019年东运会男单决赛,周哲宇败给当时年仅17岁的冯耀恩,与金牌擦肩而过。今年初的资格赛决赛,师兄弟再次碰头,最终师兄以4比0脱颖而出。

谈及队内的竞争,周哲宇说:“对垒队友,尤其在决赛里碰头,那很不容易,毕竟都相互了解。我和冯耀恩在场上相互尊敬,同时拼尽全力,是良性的竞争。在场下,我们也是朋友,这次可惜的是只有一个资格。冯耀恩还很年轻,有很大的潜能,未来也有很多机会。他已经是我们核心球队一员,我们希望继续为桌球男队创造好成绩。”

他很感谢队友在备战奥运期间的支持,训练上如果有什么特别要求和安排,队友总是二话不说全力配合。

周哲宇的父亲周树声是新加坡桌球队前国手,母亲陈淑萍是与前世界冠军曹燕华同期的上海队前名将。母亲在中国国家队的教练徐寅生曾送过周哲宇一个签名球拍,至今仍摆在他家客厅非常显眼的地方,时时勉励且提醒他。

打桌球的初衷是什么?周哲宇说:“我的终极目标是进入奥运。”

高宁:要大胆展现自己

周哲宇2014年在日本东京举行的世乒赛上完美演绎男团第三号球员的角色,八场比赛胜了三场关键战役,助新加坡男队获得男团并列第五名。如今来到东京,且完成进军奥运的梦想,周哲宇心里只想着全力以赴,争取好表现,享受奥运赛场的每一时每一刻,不要留下遗憾。

赛前除了会染头发,周哲宇最近也有了新习惯,上场前都会吃一颗薄荷糖,借此舒缓紧张情绪,冷静面对接下来的挑战。

男单教练高宁表示,周哲宇首次参加奥运,个人肯定充满期待和新鲜感,训练过程中每天都以很好的状态备战。周哲宇需要进步的方面,包括正手的技术、步法,此外必须加强力量和速度。

高宁对周哲宇的期望是:表现好自己。他叮咛道:“不要因为这是奥运会,或者是碰到排名比他高很多的对手就发挥不出来。希望他能在场上大胆地展现自己,要用一种积极的心态去拼对手,就好了。”

团队仍有奥运奖牌愿景

【东京奥运会】34岁新加坡桌球一姐冯天薇将四度出征奥运

林叶希望为女团贡献奖牌。(新加坡桌球总会提供)

虽然新加坡桌球总会会长李玉云表明,总会这次没有定下奖牌目标,但女队教练郝安林、女团选手林叶都表达了对奥运奖牌的渴望。

林叶这次参加的是女团赛,预料搭档于梦雨负责双打。

出发前林叶说:“我觉得能举办奥运会确实不容易,因为疫情的缘故。不管有没有比赛,我觉得首先要时刻准备比赛来临,做好防护措施,并且在训练中完成自己的目标。至于在奥运会上,我还是希望取得一块奖牌吧。”

于梦雨认为,体育可以扮演积极的角色:“运动员通过努力取得好的成绩,这能激励全世界人民。只要大家携手努力,肯定可以战胜病魔的,我相信。”

冠病疫情打乱了各国的备战工作,桌球强国中国队过去一年几乎没有参加任何国际赛事,仅仅在国内模拟,对手难以摸清他们的状态,但可以肯定,他们依然强大。

至于坐镇主场的日本队则来势汹汹,男女团都有强将。

谈及奥运目标,新加坡女队教练郝安林希望能拿到一块奖牌。至于什么颜色,他说:“当然颜色越正越闪亮越好。”

经历伤病困扰 于梦雨要战胜自我

【东京奥运会】34岁新加坡桌球一姐冯天薇将四度出征奥运

于梦雨近年饱受伤病影响。(新加坡桌球总会提供)

过去几年于梦雨一直受伤病困扰。今年3月参加多哈的两站挑战赛,首站于梦雨打入四强,过程中战胜了日本名将平野美宇、泰国一姐苏塔西尼。两人世界排名都在于梦雨之上,好成绩给她带来信心。不过第二站比赛,于梦雨旧伤复发,前往东京之前一直都在努力克服伤病。

就快过32岁生日,于梦雨在出发前说:“东京奥运因为冠病疫情延期了一年,年龄和伤病都给我带来很大的挑战,所以我觉得战胜自我是最大的意义。”

过去几个月,她努力保持积极正面的态度,目标就是通过努力,不留遗憾。

“由于冠病疫情的影响,我们的准备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我个人也有安全和健康方面的担忧,但我还是以积极和健康的心态面对这些挑战。至于能走多远,我肯定是希望自己全力以赴吧。”

上届奥运,于梦雨勇闯女单八强,在女团也有优秀表现,铜牌战她率先出场打败日本头号福原爱,遗憾的是日本女团之后完成三连胜,硬生生夺走铜牌。

本届奥运于梦雨仍将肩负单双打任务,是对她精力和体力的巨大挑战。

这也很可能是于梦雨的最后一届奥运。她表示奥运后会认真考虑未来:“如果国家和队里需要我,那我会不遗余力地代表国家出战。当然我也在考虑,换一个角色,为国家队发挥余热。”

【东京奥运会】34岁新加坡桌球一姐冯天薇将四度出征奥运

扫一扫以下的二维码:

【东京奥运会】34岁新加坡桌球一姐冯天薇将四度出征奥运

关注【东京奥运会】专页

记者:陈宇昕

【东京奥运会】34岁新加坡桌球一姐冯天薇将四度出征奥运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