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战争的纪念War Memory

331天前     528

1942年1月31号,战火终于蔓延到了新加坡。同盟军最后的部队从马来亚撤向新加坡并炸毁了连接新加坡与柔佛州的堤道来阻挡日本军队。2月1号,无尽的空袭和炮袭开始了。无数的炮弹从马来亚的新山飞向新加坡,日本的A6M零式轰炸机连绵不断地起飞并投下炸弹,而新加坡的四个空军基地只有一个可以用来反击,空中优势完全被日军占据了。2月8号晚上8:40分第一艘载有4000人的日本战船驶向新加坡莎琳汶海岸(Saribun Beach),驻守这里的澳大利亚陆军团第22旅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交火,但是日军无论从人数,经验以及装备上都占据了优势,在午夜的时候澳军不得不撤向腹地。2月9日日军从新加坡岛西南登陆,驻守在那里的印度军第44旅不敌撤退。2月10号日军所有重型武器从无人驻守的北部登陆。2月15号,这一天是华人农历新年,日军打破了盟军最后的防线,盟军最高将领Percival召集所有将领在福康宁基地(battle box at Fort Canning)讨论两种可能性,继续抵抗或投降,几乎所有人选择了后者。2月15号下午5:15分,Percival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新加坡沦陷。

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战争的纪念War Memory

福康宁公园-盟军抗日基地

日军占领以后将新加坡命名为昭南岛,并开始了对华人的“肃清”行动。所有18-50岁的华人男子必须到日军设立的筛选中心(Screening Center)进行面试,以确保其没有抗日倾向,检查合格的人日军会在其身上盖一个方章,不合格的则得到一个三角章。整个筛选几乎没有任何标准,完全凭日本人的主观臆断,如果进去的人长得像高仓健则有可能通过,如果像横路敬二则肯定是三角章。所有“三角章”将被装上卡车运往圣淘沙(Santosa),樟宜(Changi),或者榜鹅(Punggol)进行集体屠杀。据不完全统计,在肃清运动中共有25,000 - 50,000华人被屠杀。1997年,还有人偶然间在土里挖到了遇难者的尸骸。

1962年2月,新加坡政府在中央商务区特批了一块土地用来建立纪念碑,以悼念那些二战遇害的无辜平民,新加坡中华工商总会开始在所有的屠杀地点寻找二战遇难者的尸骸,所有收集到的尸骸都被埋在了这个纪念碑之下。纪念碑由四根70米高的柱子组成分别象征着遇害的华人,印度,马来和其它民族。

日本占领时期死难人民纪念碑

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战争的纪念War Memory

纪念碑的中央放着一个骨灰坛

从人民纪念碑向西步行大概100米可以看到另一个纪念碑—战亡纪念碑(Cenotaph)。这座纪念碑建于1922年为了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牺牲的124名新加坡籍英国人。二战以后,人们又在纪念碑的后面补写了缅怀二战的题词。

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战争的纪念War Memory

战亡纪念碑正面

杰克眼中的新加坡 战争的纪念War Memory

战亡纪念碑背面

战争的记忆将永远不能抹去!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