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系防疫的新加坡为何迟迟还未清零

2020-10-05     396

2020年已经过去四分之三了,有的国家抗疫得力基本上已经恢复正常,有的国家一波三折时时不能放松警惕,有的国家或个人则满不在乎丝毫没有控制住的趋势......在灾难面前人类并不是像电影里那样的无所不能和万众一心,东西方文化和制度的差异更加在这场疫情中凸显出来,作为中西方文化最佳融合地的新加坡,作为医疗卫生水平世界前列,曾经的防疫优等生的新加坡,为何又迟迟不能彻底恢复?今天点点通就以关键词的形式为您做一分析,

武当系抗疫,世卫组织点名夸奖的典范

“武当”系防疫,这个梗来源于上海新冠专家组组长张宏文,他在2月28号说到:“如果从武功上面来讲,我们属于‘少林派’,很厉害的,非常干净有力,社区管控强大无比。新加坡属于‘武当派’的,你表面上看不出来,好像非常佛系,但是它内部其实非常厉害的。”说这话时民间正在吐槽新加坡的佛系抗疫--没有彻底关闭航班,只是提倡生病才带口罩,但是从1月23日发现首例输入型病例和2月28日新加坡总病例还没有超过100例,并且在2月中旬受到世卫组织的表扬,那么他们是怎么办到并受到表扬的呢?

早在1月2日,新加坡卫生部通知所有诊所医院留意14日内到过武汉或来自武汉的有呼吸疾病的患者,如有疑似肺炎症状需通报及隔离。

1月23日,首例输入型确诊病例,1月29日禁止湖北籍旅客入境或转机。

2月1日所有从中国入境的国民,永久居民或准证持有者需居家隔离14天

3月18日,所有入境者需隔离14天。

3月22日,所有短期签证者禁止入境,此时新加坡总病例432例,超过一半为输入型。

“武当”系防疫的新加坡为何迟迟还未清零

图片来自联合早报

可以说从第一个病例出现后的两个月,新加坡的排查隔离等工作做得非常好,甚至对违反居家隔离令的绿卡和准证持有者进行进行了取消绿卡和准证的处罚,对本地违反者进行罚款和监禁处理,所以武当系的说法和受到世卫组织赞扬也是实质名归。

疫情头两个月--该不该戴口罩

对于疫情初期该不该戴口罩应该是除中国以外其他国家争议最大的问题,直到现在欧美国家还有很多人反对政府的戴口罩建议,他们认为戴不戴口罩是个人的自由,政府不该干涉个人自由。但在亚洲很多国家,公共场合戴口罩是强制性规定,不戴口罩会被拒绝出门或是罚款或是棒责,那么新加坡对于口罩又是怎样的一种态度?

其实在新加坡疫情的头两个月,政府的宣传是有感冒症状才戴口罩,以防止传染给他人,但在新加坡的中国移民对这种说法大肆吐槽,他们虽然清楚政府这样宣传是为了让大家不要囤积口罩,把口罩留给真正需要的人,但对这样的宣传方式却不认可,事实证明有的人感冒一样大摇大摆不戴口罩到处走,也许是政府对国民自觉性的误判,也许是政府运筹帷幄把戴口罩令留在最需要的时候,这些不得而知。当然在四月份疫情大规模爆发并采取阻断措施(停工停课)的同时,口罩令开始强制执行,并一直延续到现在,不戴口罩会被禁止进入公共场所甚至处罚$300以上。

“武当”系防疫的新加坡为何迟迟还未清零

图片来自todayonline.com

同时小编认为四月份开始的大规模爆发主要集中在客工宿舍(95%左右的病例发生在客工宿舍),客工宿舍的爆发估计也跟人员密集和不好好戴口罩有关,客工宿舍以孟加拉印度籍为主,正如前面所说,戴不戴口罩只有在中国是被全民认可的,其他国家和族群真不知是不怕死还是爱自由,反正直到今天,也能看到很多印度族马来族的人戴口罩只是为了敷衍,露个鼻子出来大摇大摆。

疫情第二个月--该不该抄作业?

大概在三月中开始的时候,“抄作业”的呼声此起彼伏,中国的防疫开始显现出成绩,3月18日,邻国马来西亚开始封国,新加坡却依旧该干嘛干嘛,有些中国家长甚至不忍心孩子去学校冒险,开始自行缺勤,提倡抄作业者认为只要封城两三个礼拜就能把病毒闷死。现在回想起来,三月份也许真的不是最佳的封城节点,两三个礼拜就能把病毒闷死的想法也是太天真了,新加坡4月8号开始的封城(阻断措施)也是延续了两个月,直到现在快半年了还处于半封状态,但病毒依然没有完全被闷死,马来西亚更是在早早实施阻断措施后表现良好,但最近又死灰复燃一天两三百例。而阻断措施实施后的经济损失确实显而易见的,第二季度GDP爆降41%,新加坡政府已经动用了2019年GDP的四分之一来挽救阻断措施后的企业和个人损失。

“武当”系防疫的新加坡为何迟迟还未清零

目前每日病例还在两位数,大多数还是劳工宿舍和输入病例,估计这个两位数还是会延续很久,而三月中旬的社区总病例也还不到两百,是处于医疗系统可以负担的阶段,贸然封城也许得不偿失。

有的国家地大人稀,所以病毒的传播大打折扣,如澳大利亚,芬兰,挪威。

有的国家与世界沟通少,所以输入点不多,如朝鲜,文莱。

但新加坡地小人密,这两个优势都没有,贸然切断甚至连食物都供应不上,而作为世界的交通枢纽樟宜机场更是在阻断措施后损失惨重,新航目前只有正常运力的8%在运行,载客量暴跌99%以上,更在9月宣布裁员20% 达2400人。就算现在新加坡清零了,樟宜机场能恢复正常吗?答案是不可能,每一趟都是国际航班,要恢复正常除非疫苗出来或全球冠病消失......所以晚一点封城就晚一点开始损失,一个月的损失对一间公司一个国家来说,是普通老百姓难以想像的,所以抄作业也要看国情的。

“武当”系防疫的新加坡为何迟迟还未清零

新加坡疫情主战场--客工宿舍

截止9月29日,新加坡的总病例虽然有57393例,但客工宿舍就有54416例,占94.8%,本地社区2247,输入型1052,可以说如果没有客工宿舍的大爆发,新加坡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客工宿舍的问题也让新加坡政府倍受外界质疑,外界普遍把客工宿舍的爆发归咎于宿舍环境差,甚至认为这是一种剥削,其实在中国大学或是南方工人宿舍待过的人都知道,宿舍十来个人住一间是很正常的,为什么中国的宿舍没有爆发,而新加坡的宿舍却这么难控制,大多数还是客工自身的问题, 经常看到中国的客工在中文自媒体上抱怨,那些孟加拉印度客工经常不戴口罩在宿舍到处溜达,这么紧张的疫情下居然喝酒聚会,一点都不把病毒放在眼里,这样的画面在疫情高发的国家如美国,印度也许司空见惯,试想如果没有客工宿舍而让客工分布在社区的任何角落,那么病毒在社区的传播速度会有多么的惊人。

“武当”系防疫的新加坡为何迟迟还未清零

图片来自bloomberg.com

纵观以上,向来以高效和秩序著称的新加坡这次迟迟不能清零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开放型窗口经济体的小国,很难在一些问题上独善其身,只能跟着世界大势而走,即便自己控制的很好也很难防止输入型病例的增加;二是中西文化的差异让防疫难上加难,而新加坡却是一个中西文化交融人口结构复杂的地方,所以有些时候也是无可奈何。

新冠疫情在西方发达国家俨然发展成了大型翻车现场,自由和约束下的秩序本来就是矛盾体,这已经成了东西方文化的冲突点,也许华人社会更需要的是秩序,小编也是很庆幸自己曾经和当前都生活在中国和新加坡这种有秩序的环境下。

“武当”系防疫的新加坡为何迟迟还未清零

总之感染5万多,死亡27人,超低的死亡率已经让世界对新加坡刮目相看,中国,新加坡香港台湾等的华人社会对生命的重视和政府的高效也给其他社会做出了榜样,相信随着疫苗的上市,我们的生活很快会恢复正常,新加坡中国以及整个华人世界都会继续创造辉煌。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