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坪:新加坡式民主,可提供有益借鉴

14天前     231

美国12月9日至10日邀请全球100多个国家召开民主峰会。中国、俄罗斯、土耳其、新加坡、匈牙利等另外100多个国家不获美国邀请,反而是台湾却受邀与会。

面对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新一波利用民主之名、行“联合围堵”之实,中国接连出击,抢夺话语权。中国官方继12月4日发布《中国的民主》白皮书后,12月5日又推出《美国民主情况》报告,抨击美国民主制度背离民主内核与初衷,并将自身标准强加于人,以“民主改造”为由,干涉他国内政。

美国的西式民主,经过200多年的演化,确实尤其可取之处,许多国家也采用美式民主并加以改造,来符合自身国情。

陈文坪:新加坡式民主,可提供有益借鉴

王锦松漫画(新加坡)

但无论如何改造,西式民主的基本民主精神必须能体现在选举制度上。例如:规定明确的任期,按规定时间举行选举;须列明提名日、竞选期、投票日;投票必须是秘密的、政党或候选人委派人员监督开票;基本上实行一人一票制等等,不一而同。

以上是西式民主200多年来的“精髓”所在。正是民主有积极意义的一面,才会得到许多国家及其人民的推崇、坚持、和实施。

陈文坪:新加坡式民主,可提供有益借鉴

中国提出的“全过程人民民主”,这个概念的出现只有不到“周岁”,即使是追溯到概念形成初期,应该也还在其“童年”阶段。加之“全过程人民民主”目前只有在中国实施,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采用一样的制度。从这方面来看,说明“中式民主”还没有更多人认可,或是存在复制困难。

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没有一个国家有像中国这么大的体量、这么多的人口、同时还存在诸多民族和地区差异,而中国的制度能否在其他国家也可行,目前还无从观察。中国似乎也没有兴趣向其他国家推荐或推广自己的制度。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民主不应只有一种模式,“民主不是可口可乐,不能美国生产原浆,全世界一个味道”。何况美式民主的表现,本身也不理想。而美国向其他国家强推的美式民主,也鲜有成功的案例。

纵观全球,除了美式民主和中式民主,目前运行较为成功的民主制度,其实是有的,比如新加坡。新加坡式民主,既保有西方民主的精髓,又有中式“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意义和宗旨所在。

集选区制度,顾及少数

比如新加坡独有的“集选区制度”,就是接近中式“全过程人民民主”的一种具体模式。笔者认,这为是值得很多国家,尤其是有多元种族、多元宗教、多元文化国家的借鉴的。

何为集选区制度?集选区(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y,GRC)是新加坡“发明”并成功实行多年的一种选举制度,这是一种大范围选区(有别于小范围的单选区)的选举制度。

陈文坪:新加坡式民主,可提供有益借鉴

在该制度下,每个集选区需要几个候选人组成团队来参选。例如,根据所划定选区的大小,过去是3到6人一组,新加坡目前调整为4到5人一组来进行选举。也就是说,每个集选区不再是单一候选人之间的竞争,而是以小组为单位,是团队对团队的竞选。

新加坡政府当年推行集选区制度,理据主要是为确保国会有少数种族的代表,因为按规定,角逐集选区的团队,其中至少要有一人必须来自少数族裔,如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少数种族。

陈文坪:新加坡式民主,可提供有益借鉴

由于这个制度史无前例,在实施初期曾遭到多方批评。一些西方媒体认为这种制度不民主,反对党也指责政府推行这套制度的目的,是在给弱小的反对党制造麻烦,令他们无法当选。

但事实上,新加坡并没有一刀切,全部全部采用集选区,而是保留了一定比例的单选区。后来事实证明,当反对党弱的时候,他们夺单选区都困难,而在他们强的时候,拿下集选区也不是问题。可见集选区并不会阻碍他们当选。这套制度实行30多年后,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

陈文坪:新加坡式民主,可提供有益借鉴

中式的“全过程人民民主”在选举方面,是通过人民代表制选出各行各业、各个地区的代表,然后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各级行政区,如城市、乡镇等,都要选出自己的人民代表,并在一定级别的行政区召开人民代表大会。而全国人大代表则是从各省市代表中挑选出来的。

人民代表大会制,是一种多层级的间接选举。对中国这样多民族的人口大国,这是一种较为合理的选举模式。新加坡的集选区制,虽然不是间接选举制,但具有同样的理念和精神,就是确保所有选民都有代表,而不是简单靠票数“赢者通吃”,以保证少数族群在国会也有代议士。

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还是殖民地政府管辖时(自治时期),就开始上台执政(1959年)。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人民行动党继续执政至今。

陈文坪:新加坡式民主,可提供有益借鉴

新加坡的议会民主制,让所有政党都能参与竞选,谁赢得国会议席过半议席,即可组织政府上台执政。新加坡从独立以来已举行了13届全国大选(每4到5年一次),而人民行动党一直获得选民支持,因此一直执政至今。

人民行动党能长期执政,除了政绩获得人民肯定外,新加坡对西式民主制的改良,以符合自己国家的国情,也是不容忽略的一个成就。

陈文坪:新加坡式民主,可提供有益借鉴

新加坡在2000年晋升为发达国家,其繁荣有目共睹,这里不再赘述。有不少其他国家的官员纷纷来新加坡考察、取经,一些制度如公积金制、城市管理、行车收费等制度,都被不少国家复制。也有一些国家部分借鉴了新加坡的选举制度。

全世界不应该只有一种民主,也不应该只有两种,中式或美式的。哪一种民主制更好,也不应该由个别大国说了算,而是要看是否符合各国国情,顺应各国民意。拿自己的一套民主标准来划线,把世界分成两个或多个阵营,并且以此来进行对抗,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民主也应该不断改良,即便是美国这种自诩为“民主灯塔”的国家,也不能对已存在的问题视而不见、固步自封。美国的民主制度,真的能保证不同族裔、不同阶层公民的代表权吗?它能够团结美国社会,而不是令其进一步分化吗?

在同样是移民国家、多元种族社会的条件下,美国需要一套更符合其国情的民主制度。也许美国不屑于中式民主,但要如何发挥民主机制的作用,提升当政者的执政能力和执政品质,这是一个不能不思考的问题。而新加坡的发展成就和行之有效的集选区制度,或许能为美国,或其他出现民主制度僵化的国家,提供有益的借鉴和思考。

陈文坪:新加坡式民主,可提供有益借鉴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