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290天前     4,158

作者:无梦

制图:孙绿 / 校稿:辜汉膺 / 编辑:养乐多

作为人类工程技术能力的杰出体现,运河往往被视为人类改造自然并为已所用的有力象征。无论是我国的京杭大运河,还是举世闻名的苏伊士、巴拿马运河,在通航后都极大地缩短了航运时间,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哪怕说它们改变了所在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也毫不为过。

世界上一些关键性的海峡与运河

鉴于海运稳固的超低成本,他们的价值不太可能减损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而在东南亚,就有这么一条声名显赫、却始终未真正开工的“运河”,正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游客出境旅游的首选目的地——新、马、泰这三个国家的局势,甚至于对中国的国家安全都有着不小的影响,它就是克拉地峡运河。

基于克拉地峡的这条战略预想,还靠谱么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什么是克拉运河?

作为连接中南半岛和南洋群岛的陆上枢纽,马来半岛如一根长长的尖刺,横亘在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岛和加里曼丹岛之间,其上包括泰国、马来西亚的部分地区以及新加坡。向北是泰国的主体部分,向南则是举世闻名的马六甲海峡。

这条通道并不是印度洋-太平洋之间的唯一通道

却是长期验证下来最经济最关键的一条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作为马来半岛北部最为狭窄的地段,泰国春蓬府和拉廊府之间的克拉地峡宽度仅有50多公里,若要开凿运河,这条件可谓天时利地人和。而泰国人早在17世纪就已经有在此处开凿运河,沟通东西两岸的想法,但由于当时的技术和资金限制未能实现。

春蓬与拉廊之间的克拉地峡

(底图:shutterstock)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二战爆发后,日本帝国主义成为了泰国背后的实际掌权人,也有意在此处开凿克拉运河,但未能等到正式实施便战败投降,计划再次被搁置。

伴随着新千年的曙光照亮东南亚大地,再次开凿克拉运河的呼声又响亮了起来——原因无他,克拉运河的设想实在太具有吸引力了。

克拉地峡上,缅甸与泰国交界处的Kra Buri河

(图:shutterstock)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目前船只如果想要往来于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要么从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三国共管的马六甲海峡通过,要么走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之间的巽[xùn]他海峡,而由于马六甲的通行条件远好于后者,因此绝大多数的船只都会选择从马六甲通过。

虽然有多条海峡可选

但直线上最近的似乎是直穿地峡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但就是这样一条国际黄金水道,却并不那么安宁。

马六甲海峡在运量、航线、安全性等都存在不少问题,例如最窄处仅有2.8公里,浅滩太多,有时船只难以通过,而且由于两岸泥沙不断向海峡内淤积,海岸线每年大约向前伸展60~500米,航道疏浚的任务相当严峻。最后,马六甲海盗猖獗,近些年仍然不断发生海盗袭击过往商船的事件。综合来看,其事故率高达苏伊士运河的三倍,巴拿马运河的五倍。

东南亚地区海盗相对较多的海域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克拉运河若真能建成,那么船只从印度洋进入太平洋就不必再绕道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直接从安达曼海进入即可,航程可缩短1000公里左右,用时也能缩短一天半到两天,来往商船的安全性自然也可以得到保障。

确实更近了,但也没有近多少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新加坡位于马六甲的咽喉地区,其地理位置相当优越,这一小国靠着李光耀制定的正确政策、大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和繁忙航道上的贸易中转这三大法宝发家致富,其铸就的崛起神话至今仍然被许多资源贫瘠,国土狭小的国家奉为发展圣经。

以物流为基础,逐渐向服务业进阶的典范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而一条忙碌的运河能够为国家带来的收入自然不必多说,单从纳赛尔当年为了将苏伊士运河国有化愤而与英法开战便能窥探一二。2018-2019年,苏伊士运河便为埃及创造了59亿美元的的收入。

至今依旧是埃及的摇钱树,真的可遇不可求

(图:shutterstock)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要说对这种老天爷赏饭吃的宝地不眼红,显然是不现实的。一旦克拉运河建成,缩短的航程和时间必然对需要往返于印度洋和太平洋之间的船只有很大吸引力,泰国或许可以凭借运河后发制人,极大地提升自身的经济发展潜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开凿克拉运河似乎对泰国本国利益是一个重大利好。

对于这些泰国南疆小城来说

要是修成了克拉运河,房价估计要涨很多

(泰国-拉廊府,图:shutterstock)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今天克拉运河仍然只是个人们事前饭后的谈资。

空中楼阁为何难以落地?

克拉运河有着如此美好的前景,但直到现在仍然停留在蓝图阶段,其背后的问题复杂而难解。

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泰国南部长期存在穆斯林分离主义势力。

众所周知,泰国悠久的历史几乎都浸润在朗朗的诵经声之中,至今仍是一个尊崇佛教的国家。但少有人知,泰国南部四府:北大年(Pattani)、宋卡(Songkhla)、也拉(Yala)、沙敦府(Satun),其实生活着大量的穆斯林人口。19世纪末20年代初,暹罗王朝在英国殖民者的帮助下,强制吞并了主要由马来人建立的北大年苏丹国,并将其大部分领土纳入到自己的统治范围内。

马来人在泰国南部的主要分布

(底图:shutterstock)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这些信奉伊斯兰教的马来人无论是信仰,语言还是文化,都与后来的泰国人格格不入,而后来中央政府强制推行的民族同化政策又激起了穆斯林的强烈抵触情绪,一些极端分子开始走向激进的道路,哪怕进入新千年后,仍然存在恐怖袭击。

泰国不只有佛教,还有伊斯兰教

虽然绝大部分人向往和平,但分离主义也是存在的

(图:shutterstock)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因此,泰国国内很多人对开凿克拉运河必定会造成的地理分隔而感到忧虑——缺乏国家认同的南部地区一旦与泰国主体分开,只会更加离心离德,很难说未来会不会被马来西亚同化,进而分裂独立。

其次,与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能够大幅度缩短航运距离相比,开凿克拉运河能够减少的航运里程并不明显,与原本的马六甲航线相比,只能减少约1000公里左右的航程,节约一两天航行时间,而前两者却能避免绕行整个大洲。

比较一下,这差距其实很大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节约的时间和里程数不多,就注定克拉运河所能收取的通行费必定不能太贵。而规划中的克拉运河全长110公里,宽度达到400米,水深为25米,且因为地峡中间存在山地,必须设置分级船闸,再加上配套港口设施的建设,所以开凿运河所花费的资金恐怕要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回本,指望运河盈利更是遥遥无期。而且船舶通过船闸的过程十分缓慢,节约的航行时间更是大打折扣。

比较下同尺度下的苏伊士、巴拿马、克拉

克拉地峡修运河的条件还更差些,收益却小得多

(底图:google map)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受新冠疫情影响,以旅游业等第三产业为支柱的泰国经济受到严重影响,2020年泰国的经济萎缩了6.1%,近些年内恐怕难以负担得起开凿一条大运河的费用。

此外,泰国自从他信上台后,政局就始终不稳,军方,民选政府和王室三方势力在十几年里你方唱罢我登台,去年更是爆发了泰国国内众多年轻人表达对王室不满,上街游行的示威活动。要建设这么一项大工程,缺乏一个长期执政的稳定政府是难以想像的,毕竟谁都无法承受政策的朝令夕改。

内政才是要紧的事,运河就等金主主动投资了

(图:shutterstock)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最后,泰国已经秉持了百余年的中立传统,不愿意搀和到国家之间的角力中——在二战中风吹两头倒的泰国不仅全身而退还能捞到好处,靠的就是这一点。而修建克拉运河将很明显地改变东南亚的地缘格局,影响邻国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的利益,甚至会被迫卷入到中美争端中。

一条修建在东南亚的运河,怎么就和两个庞然大物扯上了关系呢?

如果建成,受其影响最大的是新加坡

背后是两个庞然大物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克拉运河与中国

长期以来,欧亚、亚非三大洲之间的大宗航运非常依赖于马六甲海峡,这段沟通了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黄金水道被中日韩三国视为自己的“海上生命线”。马六甲周边国家的一举一动,对于整个东北亚,乃至世界局势都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毕竟中东能源输向东亚市场

马六甲海峡几乎是必经之路

即使在原油之外加上了天然气,这一结构仍未变

(图:shutterstock)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由于地理因素的影响,马六甲海峡十分狭窄,易于封锁,在美国的全球战略中,马六甲海峡是必须控制的世界16大咽喉水道之一。

美国在新加坡拥有樟宜海军基地,意味着马六甲海峡时刻置于美国军事力量控制之下,同时,印度也可以很方便地南下安达曼海,进而阻断马六甲。

樟宜海军基地

(图:google map)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进口国,有85%的石油运输都依赖水运,其中的大部分要经过马六甲海峡,在和平时期,大家都可以客客气气地通过黄金水道做生意,可一到战争时期,这条中国航运的生命线就很容易受到威胁,时刻有被切断的风险。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自然希望能找到一条替代马六甲海峡的运输线,克拉运河就成了备选方案之一。

其实在这些年里,国家在考虑能源安全方面可谓殚精竭虑,先后修建了中缅油气管道和以瓜德尔港为起点的中巴铁路,并且在南海地区大力填海造岛——可惜即便在这个角度来说,克拉运河对于中国的意义仍然显得有些鸡肋。

相比新加坡和克拉地峡

瓜德尔和恰巴哈尔港离中东可就近点多了

不过陆路运输的运力相对受限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战争时期,如果不能占据印度洋和南海地区的制海权,那么敌对国家仍然可以轻松地通过封锁安达曼海和南沙群岛来堵死我国的能源运输线,反倒是日韩这种传统意义上的美国盟友会从克拉运河的通航中受益更多。

但如果继续往西看

即使打通了克拉运河

如果印度+美国可以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封锁

能源通道依然会被打断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换言之,与其讨论何时开工克拉运河,倒不如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建设一支强大的、能够维护祖国统一和领土完整的远洋海军上。

尽管如此,克拉运河对中国而言也并非毫无意义。倘若运河真的开始运转,那么新加坡这颗“马六甲明珠”的经济必然会受到重大打击,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成为了中国主制衡新加坡,次震慑印尼、马来西亚的一张牌——自2016年后,两国关系已经有了明显的改观,而修建运河的传言近些年也销声匿迹了。

相比不那么靠谱的克拉运河

一个关系良好的新加坡不是更香么

(图:shutterstock)

这条运河杀死新加坡

综合以上种种考虑,在近几年内看到克拉运河开工建设的消息显得有些不太现实。只是近些年时不时就有些骗子以“国家开凿克拉运河,需要集资”为名展开电信诈骗,总能让它以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方式冲击着人们的眼球……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