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2020-04-20     1,485

我所说的一切都可能是错的!

即使你赞同我的观点,你的生活也不会因此有任何改变!

除非——你采取了相应的行动。

引子

转眼回坡快20天了。

这20天里,前两周在隔离,最近这一周也只出过一趟校园。也就是这趟出门,我感受了一下新加坡的social distancing。

社交隔离

这两个月,social distancing这个词组经常被提到,尤其是欧美国家的媒体上和政府官员口中。在大多数西方国家,彻底的封城(complete lock-down)很难实现,政府一般都只能号召民众做好社交隔离。

英语小贴士:注意,如果要表示“社交隔离”这个政策,一定要写作social distancing,而不能写作social distance。在social distancing里,distancing是动词distance的动名词形式,表示隔离这个动作。

如果写作social distance,意思就变成“社交距离”了。social distance也是可以用在表示“社交隔离”的短语中的,不过前面需要加上相应的动词。最常见的动词是keep和maintain。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上图是NOW语料库里a social distance前面的搭配。可以看出,keep和maintain是使用频率最高的。

值得注意的是,distance也是一个动词词,所以social distance有时候也直接当做动词用,比如to social distance。

下图是从NOW中随机抽取的含有social distance的语境,红色方框里面的distance是当做动词在用。严格来说,social distance是整体被当做了一个动词在使用,因为social是形容词,本来不能修饰动词的。这其实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语言现象。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好了,一点英语小知识后,回到正题。新加坡也是实行social distancing。政府目前并不完全禁止民众外出。出门锻炼身体和购买日常必需品都是允许的。不过,就算出门也没啥逛的,因为除了超市和其它出售生活必需品的店铺,其它店铺都关门了。

刚搬进了学校安排的临时住宿,我需要制备一些日常用品,所以决定去一趟超市。离学校最近的大型Fair Price超市在Boonlay(文理)的Jurong Point商场内。

全副武装后,我出门了。

超市之行

所谓全副武装,其实就是戴了个口罩。从4月14号开始,新加坡规定出门必须戴口罩了,违者罚款300新币。用李显龙夫人何晶女士的话来说,新加坡早期对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染性估计不足,所以没有一开始就实行全民戴口罩的政策。

从最近新加坡确诊人数“激增”的情况来看,这个“估计不足”正在让新加坡付出代价。

出门首先使用的“交通工具”是电梯。其它地方的电梯我不清楚,但NTU学生宿舍电梯的四个角贴上了胶布(有的只贴了三个角),圈出三个或四个小方块。我想,这意思是让乘坐电梯的人站在四个角里。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在我看来,这有点流于形式,毕竟没有强制措施,电梯里人们到底怎么站,还得看个人自觉。电梯口倒是贴了一张告示,提醒大家不要太多人挤电梯。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上面图片的文字是:

Practice social distancing in an elevator. If the elevator is crowded, wait for the next one or consider taking the stairs.

请在电梯里实行社交隔离。如果电梯太挤,请等下一部或者考虑使用楼梯。

英语小贴士:上面这一小段表语也有值得学习的语言点。“实行社交隔离”动词一般用practice。这个词建议大家好好掌握,从口语到学术写作,出镜率很不低。另外有意思的地方是,表示电梯,标语用的是elevator,而不是lift。要知道elevator是美式英语,lift是英式英语。新加坡英语在词汇上到底倾向美式还是英式,我至今还有点迷惑。

公交车站的椅子上也贴著胶布,以免大家坐得太近。不过据我观察,有没有这个胶布,现在大家都互相离得很远。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公交车的座椅也做了“处理”,两个挨着的座位,只有一个可以坐,前后还得错开。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到了商城,不能像以前那样直奔超市了,得按照特定线路排队前进,线路上每隔一米贴著标识,提醒人们保持距离。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这是我在排队进超市中。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排队的人群是这样的,中间有几个没有排队的,要么是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要么是已经购物完毕准备离开的。很显然,除了超市以外,其它店铺大多歇业了。这次病毒蔓延,恐怕是二战以后,全球经济损失最惨重的事件了。

很搞笑的是,一旦进入超市,就可以自由活动了,人们想挨多近挨多近,虽然广播在不断提醒大家保持距离。

超市里一些生活必需品实行了限购,比如卷筒纸、餐巾纸和厨房用纸三种生活用纸一次加起来不能超过3提,食用油不能超过5升,大米不能超过10公斤等。如果世界上其它国家都开始限制必需品出口,这对新加坡来说,就不太妙了。我想,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新加坡更需要一个开放的、自由的、稳定的世界经济秩序。

一点感慨

最近新加坡的确诊人数在“飙升”,但是特征也很明显:90%都是客工。

客工宿舍的生活环境相对较差,缺乏social distancing的条件。大家共用厨房、共用卫生间,好几个人挤在一间宿舍里。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客工宿舍一般都是这样的筒子楼。当然,新加坡的租屋也是筒子楼造型,但毕竟一家人一套房,有足够的私人空间。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可以看出,客工宿舍的居住密度相当高。

新加坡的“社交隔离”是什么样子的

这是目前用于隔离的卓源东路的回利阁客工宿舍内部情况。这已经是经过处理后的条件,没用作隔离前,室内可能更加拥挤。

因为这些特殊的情况,据统计,客工宿舍的感染率是社区感染率的40倍。后者是0.02%,而前者达到了0.83%。无论是战乱还是疾病,首先冲击的总是社会底层的人。可以推测,经济状况越差的感染人群死亡率越高。原因很简单,经济状况不好的人群往往生活习惯更差,营养状况也较差,更有可能有基础疾病。这让人感到无奈,但没有办法,现实就是如此。

我现在住在学校的学生公寓里,一人一间房,整体条件还不错。楼下就是食堂,各种风味的饭菜都能吃到。学校的各项基本服务还在正常运转。所在的楼层有pantry和洗衣房,干什么都挺方便。基本上,除了出门必须戴上口罩以外,我的生活和以前没有多大差别。

但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幸运。除了外卖等少数几个行业,大多数服务业都陷于停滞。从事这些行业的人可能短时间内都难以返工。他们这几个月是怎么过的?接下来的日子又怎么过?

还有外贸行业的从业人员。即使中国复工了,国外疫情还在发展中,没有订单,也开不了工。这些人接下来的日子怎么过?

这些是需要政府拿出一些政策来解决的问题。我除了感慨,什么也做不了。只希望疫情快点过去,一切尽快恢复正常。

一切能够恢复正常吗?也许我们正站在一个人类新纪元的开端处,我希望它是一个更好的纪元。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