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别因为不喜欢现在的工作,才要读博

2019年04月03日

Navid Asgari现在在纽约福特汉姆大学(Fordham University)任教。

2014年,他从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获得博士学位后,顺利在纽约开启了自己的人生新阶段,走入学术圈。

如今,Navid Asgari在福特汉姆大学加贝利商学院战略与统计系担任助理教授。他有很多当年读博士的回忆,在这里,与国大商学院未来的学弟学妹们分享。

Navid Asgari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博士 2014

福特汉姆大学加贝利商学院

战略与统计系助理教授

Q1 是什么让你发现读博士是个正确选择?

Navid Asgari:我读PhD主要是有好奇心,想了解商业战略是如何帮助企业取得成功。而在读书的过程中,我意识到学术生涯不但能满足我的好奇心,还能够给予我充分的自由。

Q2 申请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的博士项目,当时是什么吸引你?

Navid Asgari:博士申请竞争一直非常激烈,所以很多申请者都会同时申请多个项目,但我没有申请很多学校,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是我申请的唯一学校。

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还要从我在新加坡的一次短期旅行说起。那次,我有幸参观了NUS校园,遇到了两位教授,Kulwant Singh教授和Pasha Mahmood教授。

通过两位的教授的介绍,我了解到了学校的情况以及重点研究。通过与他们的对话,我发现新加坡国立大学能提供所有我需要的,国大的硬件基础设施在世界也一流,因此我毫不犹豫地申请了国大的博士项目。

另外,新加坡是我最喜欢的国家之一,也许这也是我选择国大的原因。

Q3 你在国大商学院的体验如何?

Navid Asgari:可以说是苦乐参半吧。因为我是工科出身,所以花了一段时间才习惯像社会学家那样思考和写作。

起先,我需要花很长时间去阅读文献、学习新知识、收集数据和写作。等我掌握了提出研究问题和论文写作的诀窍时,一切才终于柳暗花明了。

当然,如果没有学院教授们的关怀和悉心指导,以及好朋友们的支持,我可能很难顺利熬过这段艰难的过渡期。

千万别因为不喜欢现在的工作,才要读博

原先我对自己的博士论文题目有一个粗略的想法,但实际上,我花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毕业。我低估了创建研究样本及实证检验所需的工作量,最后用了两年多的时间才完成了这一部分的工作。

不过,之后的经历就要顺畅得多了。我的论文企划顺利获得了战略管理学会(Strategy Research Society)“战略研究基金会”(Strategy Research Foundation)的研究资金,而最终的文章还获得了管理学会(Academy of Management)“技术创新管理(TIM)最佳论文决赛入围奖”(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Management Best Dissertation Finalist Award)。

那篇论文已经在《战略管理期刊》(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上发表,并且也提交给其他的战略学期刊。

Q4 读博的感受是什么?尤其对于那些一想到读博就头皮发麻的人,你有什么想要分享的?

Navid Asgari:我始终认为,只要一个人能够全力以赴,就一定能做到。但是,你也应该想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读博。

如果你只是不喜欢现在的工作,认为做一名教授可能很轻松,那就绝对不应该申请博士,因为事实并非如此。但如果你是真心喜欢学习、阅读和写作,读博就完全可以在你考虑的范围内。

当然,在考虑到未来收益的同时,你也要考虑到机会成本。

Q5 在纽约已经生活四年了,你会想念新加坡吗?

Navid Asgari:当然,我非常想念新加坡。新加坡就像是我的第二故乡,有很多东西都让我留恋,而其中最让我想念的就是母校国大了。

每次我有机会回新加坡的时候,都会到肯特岗主校区看看。穿过高低起伏的校区,漫步在郁郁葱葱的绿茵之中,听听小鸟唱歌般的轻啼,这一切会让我倍感惬意。

国大校园的每个角落都沉睡着我的回忆,让我会不由自主地回想起读书的时光。

除了NUS,新加坡的美食,热带水果,还有经常突然其来的倾盆大雨,古雅典致的小街小巷,都让我十分想念。

Q6 你现在当了教授,觉得和学生时代有什么不同?

Navid Asgari:有两点不同:第一,现在我更清楚地知道,自己对于最热爱的学科——战略,实在是知之甚少;第二,比起学生时代,我现在对这个领域的热情更大了。所以,我现在更加渴望学习和探索了。

千万别因为不喜欢现在的工作,才要读博
千万别因为不喜欢现在的工作,才要读博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