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2020-01-24     594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诤友是一个汉语词语,读音是zhèng yǒu,意思是指能够直言规劝的朋友。是指勇于当面指出缺点错误,敢于为“头脑发热”的朋友“泼冷水”的人,帮助自己的朋友。

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和促进海峡两岸的关系起着重要作用。

1978年11月邓小平正式访问新加坡。他问的最多的是如何利用外资企业推动新加坡经济的活力和发展。邓小平把新加坡列为中国学习的榜样。1984年中国做出了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1990年中国与新加坡建交。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李光耀总理(左)和邓小平主席(右)亲切握手

1985年的金秋季节,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第三次到中国访问。在我采访过的世界上几百位领导人中,李光耀的谈话极其特别。他这次在中国逗留两周,许多报道早已见诸报端,现在只把在报纸上没有见到的材料写下来。

1985年,弹丸之地的新加坡虽然刚刚独立20年,但在经济上却长期保持着高速度发展,引起世界的关注。

新加坡与中国一直没有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由于地理位置接近,新加坡的大部分人有中国血统,所以两国在政治、经济和民间往来方面日益频繁。两国谈成的合作项目有金陵饭店、南海石油、油棕种植园等150个。

1980年贸易总额达到20亿新元,1984年,贸易额大幅度增加,达到35亿新元。到中国来旅游的新加坡人,从1982年的18000增加到1984年的32000。

1985年5月,新加坡的第一副总理吴庆瑞还当了中国沿海经济开发区的顾问。所以,这次对李光耀的接待规格与正式建交的国家没多少区别。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新加坡的第一副总理吴庆瑞

李光耀于1985年9月13日从新加坡到达上海,随行的还有他的夫人、女儿和其他官员。14日到济南。山东省省长李昌安用孔子的话“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欢迎他。

李光耀的第一感受就是,“使我像在家里一样感到温暖。我可以把心里话说出来。中国有无限美好的前途。”

他说:“上海、山东的领导人都很年轻,充满活力。这就意味着中国大有前途。”

1985年9月15日,李光耀和夫人到了著名的文化古城曲阜。他怀着浓厚的兴趣冒雨参观了两千多年前为我国古代思想家、教育家孔子修建的孔庙、孔府、孔林。他还在孔府住了一夜。第二天,原计划要登泰山游览,但因下雨临时取消。为此,他的那个爱好跑步锻炼身体的女儿非常遗憾。当然,我也很想借此机会到泰山看看。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李光耀总理和他的夫人

9月16日,返回济南的晚上,记者们看到一个惊喜的场面。以山东省、济南市政府的名义为祝贺李光耀62岁生日举办了一个热烈、隆重的生日宴。李光耀也感到突然。宴会上摆着漂亮的鲜花和寿桃、蛋糕。

李昌安省长对李光耀说:“我们中国人给老人祝寿常以高山大海作比喻。在济南的附近有泰山,东有大海,所以我祝愿李光耀‘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李昌安把一幅多寿图赠送给贵宾。

李光耀说:“能在中国度过自己的生日确实令人难忘。我也是在尊老爱幼的传统文化下成长起来的。我希望中国能把敬老的传统发扬持续下去。”

因为,中国领导人早在延安时期就集体决定“不祝寿”,所以记者没有公开报道山东省、济南市为李光耀的祝寿的活动。

1985年9月17日,李光耀一行在西安参观了距今2000年的秦始皇陵墓的兵马俑,6000多年以前原始社会人类居住过的半坡遗址,观看了陕西博物馆。

李光耀对一号坑的6000个兵马佣很感兴趣,问是什么颜色的,怎么排列兵的阵容?讲解员告诉他,都是按古代兵法排列的。前锋有204个,后队有面向西的,中间有38辆战车。二号坑有跪着射箭姿势的俑。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李光耀总理和他的家人在兵马俑前合照

当时,文物部门刚刚从7米深的坑里挖出宫廷铜马车不久。为了保护文物,一般不对外开放。那天,专门请新加坡贵宾一饱眼福。铜马车由3462个金属片组成,四匹马的姿势栩栩如生。李光耀高度赞扬兵马俑的雕塑艺术、烧制形象和建筑结构。他挥笔题词“这样一个伟大的过去,必定是更加伟大的未来的基础!”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李光耀总理题字

1985年9月19日,天气晴朗,李光耀在北京出席了中国政府的欢迎仪式。军乐队奏中、新两国国歌,礼炮19响后,赵紫阳总理陪同李光耀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仪仗队。那时的欢迎国宾仪式还在人民大会堂东门的南侧安排300多名少年儿童手挥彩带、摇著粉红色的扇子跳欢迎的舞蹈。后来礼宾改革取消了这一项。陪同团团长是新上任的年富力强的电子工业部部长李铁映。

欢迎仪式后,赵紫阳和李光耀在人民大会堂的四川厅入座。赵紫阳指著一幅画说:“这是大渡河。”

李光耀说:“1980年我来中国访问时是顺长江而下到了宜昌”。赵紫阳请新加坡贵宾品尝铁观音乌龙茶,说:“据说这茶可以防癌,所以供不应求,国内和出口都需要。”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1980年11月20日,李光耀(中间)访问归元禅寺

一阵寒暄过后,两国总理开始正式会谈。

重叙友谊

赵总理首先征求李总理的意见,问:“怎样谈呢?”李总理说:“由主人定,我们之间没有争议和分歧,处于平静的时期。我们来访是重叙友谊,扩大经济往来。”

赵紫阳说:李总理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多年来,为增进中新友谊做出了贡献。这次来访必将能进一步增进已经存在的友谊。1980年你来访问时,同中国领导人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非常有益。1981年,我又有幸到贵国访问,再一次就有关问题、本地区局势交换了意见。这对加强双边关系、稳定本地区形势是有益的。

李光耀谈了他对上海的印象,说九年半以前访问过上海。这次看到上海有朝气、有干劲。人们的穿着也有了色彩,交通也不那么拥挤了。我对上海充满了乐观的信心。他还认为山东的领导务实、能干。

敢于批评中国的人

在济南时,李光耀住在南郊宾馆。会谈的时候他对赵紫阳说:一个宾馆的状况就反映了管理水平。济南的宾馆面积很大,洗澡间也很大,没有充分利用起来,平时也没有人去住,不能满足客人的要求,还需要有人去管,这是个浪费。我建议可以开发旅游事业。给我的印象是中国缺乏审计工作。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李光耀说:在济南参观灵岩寺时,路上到处都是泥土。修公路用石头就可以了。修好路可供后代人长期使用。中国有很多劳动力,修路又不需要外汇。从济南到曲阜开发旅游事业有很大潜力。从济南去曲阜要经过泰山,如果对历史文化不感兴趣的可以去爬山,这里可以设各种各样的旅游点。曲阜要是在新加坡的话,我们一定会很好发挥孔庙、孔林的作用。不仅南洋各国、日本、朝鲜、甚至全世界的华裔都会来参观,但是中国对这一旅游资源还没有很好利用。新加坡250万人,接待旅游者300万。

赵紫阳插话说:中国应该接待5000万。

李光耀解释说:新加坡没有历史,没有什么文化,发展旅游业是吸取外汇,帮助我们进行现代化建设的好途径。新加坡是美国通往中国的大门,如果中国与新加坡能建立一个联合委员会,通过新加坡来中国旅游,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

赵紫阳表示赞同,并当场委托国务委员谷牧主持讨论这件事。

到此,李光耀的批评意见还没有说完。他说:西安的道路也不太好,从西安到秦陵,路上颠簸得很厉害。可是,秦始皇陵在两个星期内就接待了好几位总统。其实用人力和石头很快就能把道路修好。他说:我在西安住的宾馆的洗澡间破了一个洞,只用一个字纸篓盖着就算完了。这样做很不文明。他建议进口一些澡盆。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接下来,李光耀对中国提的批评,切中了要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吃惊。

他说:我来中国访问,无论走到哪里,都安排了欢迎的队伍。这样不利于工作,不利于提高他们的工作效率,会耽误他们的工作,只有利于照相。我上次到武钢参观,看到有许多工人来欢迎。我的同事只摇头。你们应该把工人认真工作的态度和提高产品的水平给我们看。

李光耀提起10年前他到日本参观精工手表工厂。他说:“当时,没有工人看我,给我印象很深。不提高效率是不行的,投资越大,就越应该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些投资。你们不是常常提到大锅饭的问题吗,应该想办法,让人看到他们取得的成果。日本、美国工资的增加与前一年生产的效率的提高是一致的。”说到这里。李光耀怕赵紫阳接受不了,补充说:“我是开诚布公地像老朋友那样告诉你。”

不等赵紫阳回答,李光耀又说:中国迟早要上一些项目,可以派一些有主见,有进取精神的人到新加坡看看。新加坡工业起步只有26年,许多华裔在语言上都不存在问题,下班以后可以在一起喝咖啡。中国可以到新加坡像挤海绵那样把新加坡的经验都吸收过去。新加坡有75%的华裔,多年来我们宣传不要随地吐痰,这也是个态度问题。中国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的贸易往来已经改善。中国同新加坡的条件也已成熟,我们希望把两国的关系推进到一个新的起点。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紫阳终于有了答话的机会。

赵总理说:李总理的批评和建议很好。这不是客气话。我们是老朋友,中国有一句古话“真正的朋友是诤友”。阁下提的建议都很实际,是您亲自耳闻目睹、是直接观察到的。您观察到的这些问题触及到中国经济普遍性的问题,管理不善就是关键。我们现在也逐步认识到技术落后,设备落后需要改进。但现代化管理只有先进技术是不会发挥作用的,技术的改造,设备的运用固然重要,但在管理问题上更符合效益原则。这个更为迫切。这个问题涉及到经济问题,涉及到职工的素质问题,涉及到管理、人才训练。“六·五”计划今年结束,“七·五”计划将把这个问题摆在重要位置上。

赵紫阳说:中新两国除了经济贸易往来外,还应进一步探讨新的合作形式,开拓新的领域,让我们的合作进入新阶段。中新两国有许多便利条件,首先语言交流不成问题。我们可以派人到新加坡学习管理经验和建设经验,也欢迎新加坡推荐一些专家、顾问到中国的上层、企业、甚至车间。你们到中国来,比我们到新加坡更好一些。可以把新加坡的经验与中国面临的问题结合起来。我们派人去新加坡,学到了经验,但一回来就不一定能行得通。因为一个国家的体制不同。这两种办法可以同时并举。他希望贵国能鼓励企业家来中国投资。

赵紫阳强调,中国的对外开放、经济体制改革今后还要继续下去。接着,赵总理向客人介绍了中国的经济建设情况和柬埔寨问题。

他们的会谈持续了两个半小时。

天塌下来有人顶

1985年9月20日,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主任邓小平主任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李光耀。一开始就出现了一段幽默有趣的对话。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邓小平说:五年没见了。

李光耀说:您的身体神色很好。

邓小平说:过一年,长一岁。我81了。

李光耀说:您虽然80多了,精力充沛,思路敏捷,有很多黑头发。我们身体里有不同的基因。

邓小平说:天塌下来,有人顶。我们不在了,事情也有人安排。

李光耀说:我理解,您为什么比七年以前更轻松自如。您周围有很多人,那些有力的肩膀可以把天顶起来。

邓小平说:事情安排得顺当,就会无忧无虑。

邓小平指著胡启立问李光耀:您认识这位吗?他是常务书记,是领导成员中比较年轻的,55岁。现在我们正在开党代会,中共中央书记处有比较大的更新,政治局从24位中退下10位。中央委员会退六七十位。我的办法是尽量少做事情,到了完全不做事情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李光耀说:您五年前讲过。

邓小平说:我们这个年龄,随时听候马克思的召见。

不放弃对台湾使用武力

邓小平的思维跳跃,不用任何由头就说:“我们与蒋经国都有一个共同点,承认只有一个中国。”

李光耀感到奇怪,问:“怎么会呐?”

李光耀, 中国的诤友

邓小平说:“美国、台湾有一股支持台湾独立的势力。台湾是美国的一个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所谓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是指台湾是美国的军事基地。里根总统来北京时,我与他谈,美国不放弃这一点,我们的关系就搞不好。不只是这个母舰。台湾如果出现两种情况:一个是台湾永不与大陆谈判,怎么办?第二个是台湾出现独立,怎么办?因此,我们不能放弃承担不使用武力的义务,但我们力求用和平方式解决。中美关系的焦点是台湾问题。”

邓小平回忆起1926年,邓小平与蒋经国在莫斯科中山大学是同学时的情况。他说:“那时是国共合作时期。台湾的同学有七八十个,蒋经国是最小的。我22岁了。”邓小平说:“如果蒋经国从整个中华民族的利益出发,来接触这些问题,好处很多。请代我向他问好,希望同学之间能合作一下。”

会见的时候,邓小平与李光耀用很长的时间谈论越南、柬埔寨和中国与东盟各国的关系问题。最后,邓小平的口气很硬,他说:“这些年来,第一点,我们没有给东盟国家政府添麻烦,如马来西亚、泰国、缅甸等。第二点,如果让中国放弃对这些国家共产党道义上的支持,那是出卖灵魂的事情。中国永远不会这样做,共产党不支持共产党,怎么可能呢?那是信仰的背叛。有人对中国提出这样的要求没道理,而且不礼貌。请你告诉你的朋友我这些话。如果认为,中国这样做,就不能与中国交朋友,随他去!”

李光耀说:“今年11月,马来西亚总理访华,让他给印度尼西亚捎口信,比我起作用大。”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